《南方周末》最难翻的校墙 澳门大学珠海校区开学之后

1
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全貌。远处围墙外是珠海横琴岛民居。

澳大师生主要担心学术自由、学校传统延续以及生活习惯差异等。“听说内地公安挺严的。”

横琴准备争取中央部门的支持,为横琴打通信息特别通道。如果获批,横琴岛未来将有望浏览推特和脸书等境外网站。

内地学者建议澳门大学应禁止横琴校区范围内的游行、示威,因为这些活动都会给周边珠海居民带来影响。

“也算来了次澳门。”2013年9月12日,广东珠海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围墙外,来自广东顺德的农民工廖成辉拍下了一张自拍照。身后三百米,是澳门特区氹仔岛金碧辉煌的赌场。

自7月20日起,廖成辉特意拜访的这片原为果林的1.0926平方公里土地,已正式由澳门特别行政区管理并实施其法律。他眼前这堵矮矮的围墙和铁丝网,已被媒体称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新边界”。

如今,从地理空间上踏足澳门最便捷的方法是在校墙上架一个梯子,然后向前爬上3步。而在新校区移交澳门尚不足一周里,已经有7名内地人这样尝试了,还有好奇的珠海市民试图走进尚留有开口的铁丝网内游览。当地边防支队不得不挂出横幅——“翻越澳门大学围墙属偷渡行为”,这被网民笑称为“全球最难翻的校墙”。

横琴这个南陲小岛开始了“一岛两制”时代。“这只是第一步,”澳门大学法律系教授骆伟建说,“真正的融合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听说内地公安挺严的”

新学期,澳门大学横琴校区迎来了首批学生。他们离开氹仔岛逼仄的老澳大,乘坐公交驶过赌场林立的公路,穿越约500米长的海底隧道,约2分钟后,就进入了新校区——这里是老校区的20倍大。

澳门大学可能是中国最小的大学,九千多师生共享不到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校园。层层叠叠的教学楼如空中楼阁般搭建在一起,校内最普遍的交通工具是电梯,实验都得在宿舍里进行。“一根烟绕三圈。”澳门大学电脑及电机工程系博士王雷这样形容。

2009年6月27日,中央在横琴岛上划予澳门大学发展新地,并授权澳门特区政府在其内实施澳门法律和行政体系。初期的施工则由珠海方面负责。

“以前吐口痰没事,后来就不行了。”在横琴9月12日的烈日下,湛江人林沛生一边吃着从澳门氹仔岛运来的30块一份的盒饭一边回忆着自己的工地光景。他在这里一年了。

林沛生记得,刚到横琴校区时一切和内地的工地并无区别,工人们随地抽烟吐痰,随便穿越现在的校墙吃每餐10元钱的盒饭。这捧旺了几家快餐店,“工人们喊一声就把东西送过去了。”老板陈先生说。

但变化发生于2013年7月20日,从这一天起,完成基本建设的横琴校区正式由澳门政府接管并实施澳门法律。林沛生和工友一觉醒来,包工头就跑来再三叮嘱:“要注意影响了。”

由于脚下的工地一夜间成了特区,林沛生和工友们被带回珠海统一办了劳工证,进入工地时的防护措施也随之加强,楼体建筑工作必须佩戴安全帽。“不仅安全标准比之前高多了”。建筑工王成利说,“澳方还给了我们全新的设计图纸。”

更让林沛生高兴的是,工资水平也一夜之间比照澳门标准发放了。180元每天的工资涨到了280元每天。休息的时候林沛生会通过海底隧道步行到对面的氹仔岛上观光拍照,还给家人打电话——“我在澳门打工了”。

但代价也是有的,一是再也吃不到10元的盒饭,“每餐至少要30块”;再是担心抽烟会被抓,好几次烟瘾来了林沛生都跑到铁丝网外抽。

感到变化的不止是工人,澳大学生们也同样关注着两种制度的直接碰撞。

“搬到珠海的澳门大学还能叫澳门大学吗?”这成为学生们普遍的质疑。师生主要担心学术自由、学校传统延续以及生活习惯差异等。“听说内地公安挺严的。”一名澳门学生说。

2
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围墙外悬挂了警示横幅。翻越围墙被视作偷渡,因而被网民笑称“全球最难翻的校墙”。

为此,澳门大学从学校建设期间便多次组织师生考察团前往新校区参观建设情况。“解开不少疑虑。”澳大学生会理事长陈嘉敏说。

移交后,边防支队在澳门大学围墙外挂上了“翻越澳门大学围墙属偷渡行为”的条幅,还引起了澳大学生强烈的关注,有新生还特意从横琴出关,专程绕道去看校墙外悬挂的横幅,并拍照在QQ新生群里和大家分享。

进入宿舍要查学生卡,中文系研二的学生冯佳航一直以为这也是边检,“我还是觉得我到了珠海”。

“反而是我们保守了”

珠海横琴岛与澳门氹仔岛仅相隔一条最窄不足200米的水道。“游个泳衣服都没湿就到了”,当地人这样形容两地位置之近。

但在珠三角经济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横琴这个面积足有澳门3倍的小岛似乎被遗忘了,直至近年才作为珠三角地区最后一块“黄金处女地”而被不断提起。空间发展受限的澳门大学更是在2007年便曾提出过租借横琴作为新校区。

2009年1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澳门,并宣布中央决定开发横琴岛。澳门大学得知有机会在那建新校区,随即开了21场咨询会,并正式向特区政府递交建议书。

在横琴校区之前,“一国两制”延伸出特别行政区之外的土地上实施便已有先例。深圳湾西部通道港方口岸区,便于2006年由港方管理并实施香港法律。“但因为是全封闭管理,仍有许多被禁止的事情,如游行示威等。”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教授仇国平说。

澳门大学法律系教授骆伟建作为法律专家参与了全部咨询会,在咨询会召开之初曾有人质疑迁移到珠海的澳门大学是否还能称之为澳门大学,另外对学术自由的担心也很普遍。

让骆伟建关心的是一些具体的法律问题,例如由于内地与澳门法律存在差异,“如果出现有人违反了内地法律,但澳门法律中并不违法,这个人从内地跑到了横琴校区怎么办?”

教授们也曾担心搬迁到内地后,教学大纲是否要按照教育部统一规定进行更改,教科书是否也要改成内地统一标准。

3

澳门大学内的讨论尚未完全结束,2009年6月全国人大便通过决定批准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完全实施澳门法律。之前争论的教科书、教学大纲、逃犯等案例一下子都没有意义了。“从结果来看反而是我们保守了。”骆伟建告诉南方周末。

但在校区建设中,澳大又得依赖于“内地优势”。只用了3个月时间,管委会便完成了收地。“这在澳门是根本不可能的。”

骆伟建说。

有望上推特?

在澳大新校区项目如火如荼地进展的同时,横琴新区也开始了自己的发展规划。2009年,国务院正式将横琴岛纳入珠海经济特区范围,提出要逐步把横琴建设成为“一国两制”下探索粤港澳合作新模式的示范区。

资本也对横琴投来了青睐的目光。截至2013年上半年,横琴新区共引进和在谈世界500强企业33家,中国500强投资企业19家,总投资2263亿元的56个重点落地项目加紧建设。

房价成为横琴新区受追捧程度的最佳体现。2013年8月开盘的横琴新区的首个住宅项目均价超过珠海市区房价近一倍,三年来横琴地区二手房价则增长了4倍。对面的澳门人也看中了这块曾经只有吃生蚝时才会来的“生态岛”,目前横琴新区的购房者中约40%为澳门居民。

横琴新区包括税收、企业注册在内的一系列“类自贸区”政策的获批,使得具有“横琴概念”的股票也随之走红。每当横琴新区出现新的政策利好,具有“横琴概念”的股票便会飙红甚至涨停。

感受到压力的横琴新区也开始尝试再迈出一步。在横琴新区的发展规划中,未来建成“智能岛”的定位中便对信息技术的开放性提出了要求。而吸引港澳以及境外企业的过程中,横琴信息化的开放程度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2013年7月,横琴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叶真在接受采访时坦陈了资本涌入后的发展新压力。“港澳、境外的工作人员原来是通过境外网站进行联络和工作,”他说,“如果这里没有这个互联网的通道,就没有这种生产、生活和工作的环境。”

目前,横琴准备争取工信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支持,为横琴打通信息特别通道。这意味着,如果获批,横琴岛未来将有望浏览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等境外网站。

“暂时还没有时间表。”叶真对媒体说,“我们希望越快越好。”而这一尝试的基础是国内先例。重庆“云特区”是国内唯一特批的特别管理区,区内网络通过专用光纤,不经防火长城直接接通国际互联网。

“不那么激进了”

“隔着铁丝网把东西递进去都不可以。”2013年7月20日交接后,横琴岛小卖店老板陈先生像往常一样带着烟酒副食前往工地,结果被告知要有通行证才能进入。在陈先生这样的墙外的居民看来,被铁丝网团团包围的大学难免有些奇怪。

为了减弱“封闭感”,澳门大学利用原有的溪流开挖出河道,形成“护城河”环绕在围墙之下,又在设有铁丝网和围墙的地段利用植物进行修饰。

但即便是这样,师生的疑虑也始终未能打消。2010年5月26日,澳门大学传媒学院《有机报》上刊登了学生来稿。在文中,作者不仅对横琴新校项目前期未向学生征询意见表达了不满,也对澳门大学能否真正实现学术自由表达了担忧。

教师方面,在2010年也曾有过一次针对迁校的抗议活动。但在后来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由于反对人数过少还是不了了之了。

不仅是澳门大学,内地学者对于横琴校区这一独特的“一国两制”施行方式也有着不同见解。中山大学法律系教授郭天武便曾撰文称,由于横琴校区位置特殊,必然会遇到在“两制”下合法而“一国”条件下违法的内容。

郭天武认为中央的支持并不意味横琴与氹仔、路环等澳门本地区域完全相同,因此应该充分考虑横琴校区对周边的影响。郭天武建议澳门大学应禁止横琴校区范围内的游行、示威,因为这些活动都会给周边珠海居民带来影响。

澳门大学的教授们也曾设想过一些特殊情况,比如学生在宿舍里张贴符合澳门法律,但违法内地法律的标语怎么办,有人在校园内向外抛撒传单怎么办,甚至有可能各地的访民会利用横琴校区在周边实行上访。

从上海到澳门已有十余年的骆伟建认为类似游行示威、张贴标语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澳门学生很少受不良影响,并不关心这些”。

而随着横琴校区的投入使用,未来澳门大学也将进一步扩招内地生源。香港人仇国平则对澳门大学整体对时政的淡漠有些失望,“学校已经在内地了,到时候大部分学生又都是内地生,培养氛围就更难了。”让仇国平略感欣慰的是,新的校区将采取寄宿制,师生之间的交流时间将会大幅增加,“多少能让学生们知道得更多吧”。

学生会理事长陈嘉敏介绍,对于新校区大家关心最多的是交通和食堂问题,“其他的有了问题再说”。博士生Jonney也认为目前担心能不能上facebook是没有意义的,他更关心的是宿舍会不会存在有毒气体残留,“我们相信学校”。

“到那边肯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了,不那么激进了。”仇国平拍着办公室门上贴着的示威游行照片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