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薄熙来把宝押在未来五到十年

薄熙来案一审结果出炉。薄熙来被控犯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济南中级法院三罪并罚,一审判处薄熙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不少舆论认为,薄熙来被判终身监禁是重判。在北京的历史学家章立凡和知名律师刘晓原别有见解。章立凡认为,当局重判薄熙来是要为新政权立威,不给薄熙来东山再起的机会。然而,薄熙来在法庭上微笑聆听的姿态表示他相信未来五到十年中国政局会发生巨大变化。对刘晓原来说,以中国目前的司法体制而言,对薄熙来作出这样的判决完全在预料之中。

法广:薄熙来被判终身监禁,对这样一个结果有无特别的感觉?

章立凡:此前,我的预测是以二十年作一个基准线,或者上浮,或者下调。但是我认为量刑的时候会取上线。不超过刘志军,也不低于王立军。取上线是因为他翻供,推翻了原来的认罪协议。这样他就冒犯了权威,需要晓以颜色。他们这样的判法,我个人并没有感到吃惊。我想可能有一点逻辑上的原因。如果是判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也应该是有年限的;如果是判无期徒刑,那么就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样就是彻底宣布他的政治生命的结束。我觉得这样做比较具有象征意义。但是,从实质上看,判长刑和判无期对薄熙来来讲没有太大的区别。判二十年,他也是84岁了。但是,我也注意到薄熙来一直面带微笑在聆听审判。我想说明的是,他这种表示就是他不相信会在监狱里呆那么多年。他相信自己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实际上是表现出一种轻蔑。他之所以敢冒重判的风险来翻供,也是他把宝压在未来五到十年中国政局可能发生的巨变上。他在等待这个机会。

法广:对北京新的领导班子而言,对薄熙来这样重判,也是在巩固他们这个政权的基础,有立威的意思吧?

章立凡:我想恰恰可能会加剧权力斗争。这也是薄熙来所希望看到的。而且,事实上近一时期官方媒体各种纷乱的表达也表现出这一点:

刘晓原:我认为判得适中,不轻不重。我实际上一直预测,他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为什么我会这样预测?因为陈希同当年是55.5万,数罪并罚,执行16年;陈良宇239万,我印象中陈良宇受贿被判了14年,数罪并罚,总共18年。薄熙来受贿金额指控是2170多万,但最后减了130多万,总共受贿2044万多。这个数额非常巨大,这样对比,我分析他会被判无期徒刑。而且他的贪腐金额也很高,500多万。否则的话他不好量刑。贪污和受贿在法律上的量刑是一样的。单一罪有期徒刑最高15年,如果受贿2000多万量刑15年,那贪污500万怎么量刑?所以综合起来分析,只能是无期徒刑。

法广:不少评论认为还是判得很重?

刘晓原:我认为不重。你看怎么比。如果你和当年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比,他贪污500多万被判了死刑,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郑筱萸贪污600多万被判死刑比,那你会认为判轻了;如果你和刘志军比,他贪污6000多万,被判了死缓,中石化原董事长秦东海贪污1.9个亿,被判了死缓。这样对比起来,他的就显得也不重。以前,其他的官员获得轻判的,或者因中纪委或检察机关介入案件后,把纪检或检查机关原来没有掌握的一些受贿的金额做了主动交代;或者有些会积极地退赃;或者个别的还有立功表现等等。薄熙来没有做这些。

法广:您觉得这场审判有没有政治审判的味道呢?

刘晓原:原本涉及好多问题,但薄熙来的审判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那么,现在的高层官员,你只要被抓了,你说自己没有经济问题而被错抓的,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抓他,查他的经济账,基本上都是有问题的。薄熙来的案子有没有政治因素?大家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在重庆“唱红打黑”,但审判中没有涉及“唱红打黑”的问题。其实,薄熙来问题的曝光,还是因为王立军的出逃,如果王立军不出逃,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

法广:谈到这次的薄案审判,在关于是否依法审判上有很大的分歧,有些人觉得谈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幼稚。您是怎么看的?

刘晓原:是不是依法?如果你看走法律程序,那它是走了正常的法律程序。因为中国的司法体制比较特殊,不是独立的。包括查这些高级官员,还要中纪委去查。中国的政治体制,司法体制大家都知道,你说这样的案件没有带政治性吗?没有政治因素的影响吗?这是一个不问自明的问题。

法广:您认为薄熙来会不会上诉呢?

刘晓原:我分析会。因为从薄熙来的风格来看会。我记得当年陈希同是上诉了,陈良宇没有。不过,上诉的结果还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