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吴兵通吃政商两道黑幕

【多维新闻】中共反贪随着中石油4名高管的齐声落马而愈演愈烈。9月初,据称周永康财富“白手套”的四川商人吴兵也被发掘出来,成为隐秘贪腐模式的又一例证和注脚。经中国国内媒体报道,吴兵再次进入中国大陆公众视野,其照片也首次被曝光。9月23日,中国国内媒体对吴兵通吃政商两道的黑幕进行了全面曝光,揭露吴兵如何从“屌丝”变“传奇”的发迹史。

2013092306582800024121

吴兵

“中旭系”日落

成都万富大厦,位于市中心人民中路三段与新华大道拐角处,一楼是成都银行华兴支行,12楼为花样年实业发展(成都)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成都),物业主人在15楼办公,以成都祥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名义示人。

大厦低调的业主四川富商吴兵,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2013年5月22日至23日。在“港澳企业四川行”活动中,他向雅安地震灾区捐款1,000万港元(约合129万美元),并随团获得了四川省主要领导的接见。

多个信源显示,仅仅两个多月后的8月1日,他已于北京被有关部门控制。

祖籍川东安岳县的吴兵,曾用名吴永富、李若尘。他曾在房地产与高速公路行业发力,近年来活跃于水电、石油、文娱领域,建立了一个以“中旭”为名的隐秘公司系。

在四川,吴兵可谓政商两道通吃的传奇人物,以高层人脉广阔著称。“说起人脉,这个规模的商人多少都会有,但是吴兵能量极其巨大。”一位接近四川省高层的商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甚至可通过关系安排与省领导见面。

与吴兵有接触的法律界人士确认,吴兵与业已被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过从甚密。在这位人士的印象中,吴兵手腕凌厉,擅于揽取土地与各类项目,或自行开发,或以高溢价转卖给国企。

走高层路线的另一面是作风低调。显然是不希望自己得到过分的关注,除了早期成立的公司,吴兵从来不出任自己控制的公司股东,而是惯于借用员工、职业经理人和亲属的身份证代持股份。

在早期注册的公司中,吴兵以本名吴永富示人。他生于1963年,17岁在成都锦江中学毕业后,即进入中铁二局房地产管理局任干事,此后在四川青年实业开发总公司任办公室副主任。1993年1月,吴进入金融行业,在海南港澳信托成都信托投资部任经理。1995年6月,他出任成都建测商贸中心总经理。

1996年6月,吴兵成立成都万富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万富),开发文殊芳苑小区和万富大厦。此后,他成立成都新红苑项目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新红苑),开发了红星路的新红苑项目。但“由于经营困难,竞争激烈,市场销路不景气”,这两家公司后被注销。

早期的房地产试水,为其积累了第一桶金,却难言成功。“他在成都的房地产圈子里排不上号。”前述法律界人士说。此后,吴兵及时改变了战略,在调整房地产开发思路的同时,进军高速公路、水电、石油行业以及文娱产业。

进退高速公路

作为吴兵中前期的旗舰企业,中旭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旭投资)成立于2001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吴兵的岳母罗林惠。其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1人民币合0.16美元),成都新红苑、成都万富分别持股40%、30%,另两位自然人吴拥军、毛希平持股20%、10%。

当年8月,毛希平将10%股权转让给吴永富。四个月后,成都万富将股权转让给四川蕴和水利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四川蕴和)。2003年6月,成都新红苑将所持40%股权分别转让给吴拥军、吴永富,股权变为:吴永富40%、吴拥军30%、四川蕴和30%。

2005年10月,由蕴和水利更名而来的四川天蕴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天蕴),增资5000万元,公司注册资本增至1亿元,股权变为天蕴投资65%、吴永富20%、吴拥军15%。同月,天蕴投资的股权被转让给北京冠恒投资有限公司。

该部分股权又于2009年1月被转让给四川嘉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嘉仁)。8月,吴永富将所持股权转让给四川嘉仁。12月,吴拥军也将股权转让给四川嘉仁,中旭投资变为独资公司。2012年2月,四川嘉仁被注销,被中旭盛世风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旭盛世风华)整体吸并,后者成为中旭投资的独资股东。

中旭投资的早期手笔之一是投资成温邛高速公路。

1998年9月,经成都市经委、外经贸委批复,成都蓉港成温邛(成温段)公路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总投资2.25亿元,甲方成都成温邛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代表政府,以其拥有的价值2.25亿元的318国道成温段经营权入股,乙方中国路桥(集团)总公司和丙方中国基础建设(成温)有限公司分别向其支付4,500万元、5,625万元。而在股权分配方面,合资公司注册资本9,000万元,其中三方分别为5,850万元、900万元、2,250万元,分别占股65%、10%、25%。

成温邛公路于1995年改建成功并通车,为二级公路,全长76.74公里,其中成温段约为28公里,以成都市区二环路为起点,途经青羊、温江、崇州、大邑、邛崃五区市县。

由于当时这条公路的日均车流量已达极限,不能满足需要,成都市决定引资修建高等级的成温邛高速。

2002年10月,吴兵控制的中旭投资入场。甲方将占注册资本金16%的股份、乙丙双方将合计35%的股份悉数转让给中旭投资。股权转让价格以当时的评估净资产9,000万元为基础,以1∶1的比例转让,即获取51%股权的中旭投资支付的对价为4,590万元。

改组后新公司更名成都成温邛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下称成温邛高速公司),董事长由中旭投资代表王志强出任。

吴兵的职业经理人王志强毕业于抚顺水电学院,曾在水电部七局成都、北京办事处工作,2000年进入中旭投资。

同时,经过吸并相关公司与增资,新公司的注册资金增至46,480万元,双方股权比例不变。其中增资部分,中旭投资以现金形式投入14,524.8万元。

投资高速公路有两大好处,一是通过收费获得不错的现金流,二是通过抵押拿到巨额贷款,前提是要有足够资金腾挪。入主后,成温邛高速公司以收费立项批文为质押担保,借道成都市交通局向国开行贷款8.6亿元用于成温邛高速的建设。

成温邛高速全长66.1公里,省交通厅批复成温邛高速的概算为12.12亿元,其中资本金4.64亿元,银行贷款7.48亿元。

建成的成温邛高速在2005年1月开始试收费,但被不断质疑收费太贵。为了发展沿线青羊、温江、崇州、大邑、邛崃等五地市民的出行,并带动沿线的经济发展,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要求免费。沿线四县区甚至自愿每年共出资1亿元补偿投资方。

为此,成都市政府不得不清退中旭投资。2008年3月,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2.8亿元的价格接收中旭投资所持的51%股权。表面上看,中旭投资在这笔股权交易中获利约为9,000万元左右。其中三年的收费巨大,此外,中旭投资还按比例获得了提前分配的利润,该部分利润有多大,不得而知。

布局水电

几乎是在参与投资高速公路的同时,2002年12月,吴兵在雅安市石棉县开始了对水电项目的投资。

当时,石棉县正掀起水电开发第二轮高潮,鼓励包括民间资本在内的一切资本参与水电投资,在省内率先实行水电资源有偿转让。川投、国电、中旭投资等企业,竞相进入开发。

吴兵注册成立四川蕴和、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天丰),后者的其中两位股东为詹敏利、朱莉萍,日后在吴兵诸多其他公司任股东。中旭投资与这两家公司一起投资组建了四川大渡河龙头石水力发电有限公司,开始在大渡河流域建设龙头石水电站。

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之际,国务院颁发5号文件对全国大江大河进行了划分,提出“一条江以一家公司为开发主体”,鼓励梯级开发,其中大渡河归国电公司。但文件并未对流域上具体电源点的划分做出更细致安排。因此各发电企业争相将触角延伸至“他人地盘”争抢电源点。

2003年1月12日,大渡河公司高层与四川省政府签订大渡河开发战略协议。仅过半年,大唐、华电、中旭投资就在大渡河争夺电源点,后者将龙头石水电站揽入怀中。

能从央企口中抢食,显非一般民企所能做到。一位当地业内人士透露,吴兵在做好前期规划之后,最初并不想自己开发,欲转手卖掉,而且当时有人前往接洽询价。“根据当时状态下的市场行情,吴兵转手可以获得10亿元。”这位业内人士回忆,“但是水电开发国家有严格规定,不允许拿到项目就转手卖掉,必须自己开发。所以当时没有转让成功。”

“当然这跟四川省对于水电的发展思路调整有关,他们可能不愿意国企进来一家独大。”上述当地业内人士称,水电项目因为投资巨大,建设周期很长,一般都由实力雄厚的国企进行开发,这个项目能够最终被私企斩获,与吴兵的能量“有很大关系”。

龙头石电站于2008年投产发电。据公开资料,多年平均发电量31.21亿千瓦时,而四川省物价局批复的电价为当时的标杆电价0.288元/千瓦时,以此估算,电站每年的发电收入为8.99亿元。

国务院“一条江以一家公司为开发主体”的原则自有道理。一旦不同投资主体抢滩、腰斩江河后,由于不同季节不同时段的电价各异,各家为追求最大经济效益,就会强行按自身要求发电,全流域水能的利用效果将大打折扣,资源利用效率会变得低下。

“我们也制定了梯级、滚动开发战略,预备先难后易。”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人士曾于2011年表示,“无奈其他集团利用时间差,将优势资源抢了去。”该公司大岗山电站就面临与龙头石电站的水头(任意断面处单位重量水的利用效果,影响发电量)矛盾,后者多占3米,却因装机容量过小无法达到最佳发电效果,国电只能望水兴叹。

2012年,四川省电监办批复了龙头石水电站增容项目。四台17.5千瓦的机组分别增容至18千瓦,改建完成后,其装机由70万千瓦增至72万千瓦。

在大渡河的支流松林河,中旭投资还与四川天丰、花样年成都联合注册成立四川松林河流域开发有限公司。

2004年8月,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下属的阿坝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水电五局、水电十局以1.3亿元收购上述三方的股权,此项收购获在建和待建的水电资源约28万千瓦。

2010年5月,国电电力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拟收购中旭投资持有的四川革什扎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40%股权,双方协商确定收购价格为1.97亿元。

这两笔交易的溢价情况不太清楚。前述接近吴兵的四川法律界人士分析,投资水电站所需的资金量非常大,平均每万千瓦时耗资达1亿元,很难想象吴兵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同时开发如此多的项目。“不过,可以先拿到项目,做几年再卖给国企,按照行内规矩,一般都能有可观的溢价。”

再战房地产

在早期不算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后,中旭投资改变了策略,由独立开发变为合作开发,其合作者是花样年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投资),该公司为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花样年控股)的全资附属公司。

2001年,开始逐步实施“花开中国”发展战略的花样年控股,从深圳进入成都。当年7月,中旭投资与深圳星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花样年投资联合成立花样年成都,中旭投资占股10%。

花样年成都早期在成都中心城区开发了“锦上花” “艺墅·花乡”两个量小质精的楼盘后,在成都新城南的双流县推出“花样年·别样城”,占地面积200余亩(1亩等于667平方米),开发面积20万平方米;在城东万年场推出了“花样年·花郡”,占地面积108亩,开发面积30万平方米。

此后数年,花样年成都又在温江区的金马镇推出占地190亩的花样城项目;在成都中央商业区外围的东大街,建有一幢49层高的楼宇和一幢32层高的楼宇组成的大型城市综合体项目喜年广场;在武侯区武青南路,建有住宅兼商业小区花好园;在高新区府河附近,建有大型城市综合体美年国际广场;在新津县永商镇的一处著名旅游胜地,建有大型低密度住宅小区“花样年·君山”;在国家级生态示范县蒲江县,建有大型住宅综合体“花样年·大溪谷”。

2011年5月,中旭投资将持有的10%股权作价1,000万元,转让给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

在与花样年控股合作期间,吴兵自己的地产生意也在低调进行。从2005年起,吴兵在成都市区以西23公里的温江区开始了大手笔拿地,这些地块主要在连接成温的主干道光华大道附近。

2006年9月,吴兵控制的天蕴投资分立为三个公司,其中之一的四川天姿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天姿置业)继承了温江区光华大道侧约225亩的房地产开发用地,当时的账面价值约为1.41亿元。

从此,中旭投资将自己的总部办公基地迁往温江,该基地总占地为80余亩,集办公大楼(天蕴中心)、星级会所、住宅别墅为一体。

院内草木青葱、曲径通幽,与温江区行政中心仅一条街道之隔。该项目的保安称,“近两年中旭投资的领导很少来这里办公。”附近居民则表示,此处平日少有人顾,但每俟节假日,会所外都会张灯结彩,豪车如云。

另一分设公司四川天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继承了天蕴中心办公楼的房产,当时的账面价值为6,795.11万元。

天姿置业的前述225亩土地,被用作开发高端住宅项目“佳兆业·丽晶港”,该项目系与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佳兆业集团)下属的四川佳兆业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佳兆业)合作。

2007年6月,吴兵将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天姿置业40%的股权以400万元价格转让给四川佳兆业,又于7月将剩余60%股权以600万元价格转让给自己实际控制的香港安信亚太有限公司(下称安信亚太)。安信亚太当时的唯一股东为吴兵的助理侯颖。

2011年4月,安信亚太和四川佳兆业将所持天姿置业全部股权质押给中诚信托,以专项信托形式融资2.9亿元,用于开发“佳兆业·丽晶港项目二期二标段”的建设。但安信亚太的股权已于一年前被佳兆业集团主席兼执行董事郭英成接手,价格不明。

这些土地可能并非吴兵在温江的全部所获。据四川天蕴自称,其在成都西部拥有上千亩土地的开发使用权。

在成都,吴兵还将产业触角延伸至金融领域。2008年的公开报道显示,2007年8月,成都银行以3元/股的价格增资扩股20亿股,引入60亿元资金。2008年12月交易完成,成都银行总股本由12.51亿股增至32.51亿股,其中中旭投资认购7,000万股。

中旭投资与成都银行素有渊源,早在2002年公司注册成立之时,中旭投资的注册资本即存放于成都银行的前身。成都银行华兴支行则位于万富大厦一层。

豪揽石油业务

作为吴兵的石油信息产业实体,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旭能科)成立于2004年4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其业务范围是石油天然气领域信息化服务。

中旭能科的初始注册资本500万元,赵明和詹敏利分别出资100万元、400万元。赵明在2003年曾与四川天丰的股东詹敏利合组北京广隆嘉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广隆嘉润)。此后,北京广隆嘉润增资1,500万元。

后经一系列股权转换,至2010年2月,董事会成员为周滨、赵明、黄渝生、闫咏、朱莉萍,其中朱莉萍则曾任四川天丰法人代表。同时,公司通过改制,注册资本增至3,000万元。10月,黄婉代替周滨出任公司董事长。最新的股权结构为,周滨80%、南辛20%。

中旭能科提供的产品主要为石油天然气勘探、生产、销售领域的系统集成,如石油勘探开发综合管理平台、成品油供应链管理系统、加油站管理系统。

除了系统集成项目,吴兵曾一度打算进军石油系统的特种领域。2005年4月28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特种作业服务有限公司成立,由赵明出任法人代表。“特种作业服务”是指石油钻采设备的维修及技术服务,由于经营状况不理想,该公司于2007年4月被清算注销。

此时,中石油正在力推加油站零售管理系统项目,该项目的业务范围涉及中国石油加油站物流、仓储、销售、财务等核心领域,组织范围包括中国石油各销售公司及其所属资产型加油站共计1.6万余座。

于2007年5月加入分羹战团的中旭能科,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争取到了其中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工作与实施管理工作,客户包括中石油辽、黑、吉、鲁、川、陕等十余省公司。

该公司官网显示,中石油是其“合作伙伴”,其官网提供的17个成功业务案例中,有15个客户都是中石油下属的各大油田、天然气公司与加油站,项目涉及加油站管理系统、成品油物流调度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系统、企业信息管理系统、LNG加气站IC卡收费系统、地震处理解释系统、信息规划咨询等。

9月6日下午,财经网披露中旭能科与吴兵之间的关联后不久,该公司的官网随即关闭,至今未恢复。位于北苑路的办公地址,也将公司招牌悄悄摘下。

在中石油“能源一号”网站2011年供应商交易排名中,中旭能科位居“电子工业产品”类供应商之首。自2001年投入使用的能源一号网,占据了中石油整体采购的相当份额,中石油各公司的招标工作必须通过该网进行,能够“入网”则意味着拿到了中石油的采购门票。

北京荣之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荣之联)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应收账款排名第一的公司即中旭能科。2011年起,中旭能科成为其客户,北京荣之联销售给中旭能科的,是面向石油行业最终客户的计算机系统、存储系统、网络和管理等软硬件产品,以及系统集成和运维等技术服务。

难言巧合的是,在该网“电工材料”产品的诸多供应商中,排名首位的为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603333,SH下称明星电缆)。明星电缆在中石油2010年、2011年度采购量排名第一,还在2013年再次成为该网“信号电缆集中采购项目”排名第一的甲级供应商。而在2013年7月,该公司董事长李广元已被有关部门控制,9月1日,公司通告与总经理沈卢东、财务总监杨萍失去联系。

据多家媒体报道,与曾分管水利的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的仕途存在密切联系的都江堰紫坪铺水利枢纽工程,即由明星电缆提供所需的特种电缆。郭永祥与李广元往来密切,在业内亦非秘密。

前述与吴兵有接触的法律界人士证实,吴与郭永祥同样过从甚密。这位人士还曾听闻,除了信息产业,吴兵还涉足石油勘探等利润丰厚的上游领域。中旭能科的一份改制文件显示,其与塔里木油田、吉林油田、长庆油田、辽河油田等存在业务往来。

文娱助力

旗下的文娱产业,成为吴兵拓展人脉资源的一大利器。在相关石油、房地产业务领域,都可见吴兵的文化投资平台的身影。

仅从公开信息看,吴兵与出身石油系统的郭永祥的关联,系通过文娱渠道对接。在出任四川省文联主席后,郭永祥热衷于组织、参与各类文艺活动。

2010年,郭永祥发起成立“四川省巴蜀文艺发展基金会”,中旭投资与中石油川庆钻探有限公司和中石油四川销售总公司参与其中。

2011年12月30日,由四川省文联下辖的省摄影家协会主办的《“花椒欲望——管窥四川摄影30年”摄影艺术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郭永祥亲自到场并宣布开幕。中旭盛世风华,即为该展会的支持方之一。

进入文化产业并非临时起意,早在11年前,吴兵即已对文化投资有了充分认识。

2002年9月20日、21日,由中华文化城有限公司(下称中华文化城)策划主办的“香江中秋夜”大型晚会,郁钧剑、孙楠、孙悦、赵薇等歌手放歌香港维多利亚港畔,中旭投资即与中华文化城、央视、香港无线电视跻身联合主办方之一。

或许是看到了商业演出的产业前景,抑或是不同凡响的人脉拓展,2009年2月,吴兵成立中旭盛世风华,从事文化投资。

2011年11月,该公司吸收合并四川嘉仁,公司实收的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飙升至3,000万元。该公司在全资控股中旭投资后,取代后者成为吴兵的对外投资平台,在文化投资以外也从事能源等基础设施建设、金融股权投资。

此后,在由江苏省文联主办的“绿叶增春覃志刚、姜昆、徐沛东、郁钧剑四人书画联展”、“宋祖英、郎朗、波切利、周杰伦迎世博上海音乐会”、“花样年·财富之夜格莱美巨星音乐会”等活动中,其与中华文化城的合作得到延续。

该公司还与中影集团合作拍摄了电影《绝录求生》,以及由演员徐峥出演的话剧《资本·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