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完了 但重庆模式还活着

一年半之后,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薄熙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个自2012年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引发的风波,自此画上句点。但自2007年薄熙来入主重庆以来因「唱红打黑」所带来的政治争论,却仍在继续。

2007年中共十七大上,薄熙来当选政治局委员,事实上被排除了日后进入最高领导职务的序列,不仅并未获任其意中的国务院副总理,甚至也未获任诸如上海、广东等更为重要地区的一把手,而是赴重庆接任市委书记,汪洋则离开重庆接任广东省委书记,对于心高气傲的薄而言,这不啻是一种羞辱。基于此,其在重庆所展开的独具一格的施政实践,与其说是企图染指最高权力的图谋,不如说是负气之举,刻意展现自己的独特施政理念和个人魅力。

但是,仔细分析其施政实践,尤其是具有高度争议的「唱红打黑」等内容,就会发现,所谓重庆模式,其实仍是邓小平一手开创的「中国模式」,依旧坚持所谓的两手抓、两手硬。在一手发展经济、一手维持稳定上面,重庆与全国任何地方并无本质区别,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恶劣之举。自由派刻意放大重庆在打黑和任意劳教的许多举动,但是别忘了,2011年针对所谓「茉莉花革命」的全国性打压行动,无论在超越法制还是任意严酷方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表明,重庆模式最多也就是维稳体制的一个另类版本,而并未超出其范围。

同样,所谓唱红,既不是毛左派臆想的回归毛式正统路线,也不是改革派所担忧的那样文革重来,而只是一层红色表皮。所有与唱红相关的意识形态举动,都是沿着体制的轨道层层动员,而不是如同文革那样「踢开党委闹革命」,在其唱红期间,重庆并未出现如同文革似的社会动盪,相反,却在某种意识形态高压下,显得更加沉闷压抑。这表明,唱红与同时期的「五不搞」,以及最近的「七不讲」、反宪政一样,与其说是文革式的群众运动,不如说是体制本位的运动群众,试图为僵化强硬的维稳路线增添意识形态动力,而最终,也是沦为一种涂抹而已。

正因为重庆模式与邓小平式「中国模式」的高度同构,在其推行的四年多时间里,并没有遭到来自最高层的非议,相反,却得到了相当多的背书,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多位政治局常委都亲临重庆,对打黑以及其他动作表示支持,唱红之类甚至广为流传到了更多的地方,直到今天。

当然,薄熙来在重庆的另类表演,确实令当时的最高层尤其是胡、温有所不满,埋下了其最终被清算的伏笔,然而,这种不满更多是一种针对个人的厌恶,而不是政治性的分歧。也正是由于路线上的同构,针对薄熙来的审判完全迴避了「唱红打黑」等内容,并非一场针对重庆路线或模式的政治审判,而不过是一道将薄熙来个人彻底赶出政治舞台的手续。

薄熙来已矣,但所谓重庆模式的母体还活着。当下正在展开的政治路线,与所谓的重庆模式更像是一奶双胞,一方面,都坚持专政的压倒性存在;一方面,都坚持发展经济,在薄熙来那里,这通过「唱红打黑」赤裸裸地表示;而在习近平那里,则通过「两个互不否定」*曲折地加以肯定,总括而言,都是将毛泽东的专政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加以融合。因此,尽管薄熙来本人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但只要其试图注入其个人特点的「中国模式」还继续存在,没有薄熙来,类似薄熙来的路线也必将改头换面继续存在,甚至发扬光大。

作者:莫之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