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中国道路”能走多远?

这里说的“中国道路”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什么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社会主义制度跟市场经济相结合,即中共十四大确定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改革开放以前的官方解释,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有几个特点:生产资料公有制,计划经济,生活资料按劳分配。苏联、东欧和中国的实践证明这几条行不通。1992年,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从此就不搞计划经济了。他同时强调:“过去行之有效的东西我们必须坚持,特别是根本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那是不能动摇的。”他说的“根本制度”就是共产党的领导的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

这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包括三个要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公有制,市场经济。这三个要素能不能和谐地组合成一个稳定的制度体系,就决定了中国道路能走多远。

公有制和市场经济能否结合?

市场经济是以私有经济为基础的。公有制能不能跟市场经济相结合呢?这是中国人的一个重要探索。“结合点”就在国有企业上,即将国有企业改造为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产权明晰,责权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 这16个字是1993年提出的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其中有制度意义的是8个字:“产权明晰,政企分开”。“产权明晰”就是每一家国有企业都是独立的经济法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不可侵犯的财产权利(针对过去“大锅饭”的弊端)。

经过改革,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不仅可以随意支配企业资产,还可以自主决定企业的利润分配。国有企业向国家上交的利润比政府向它的投入还要少。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比普通员工高几百倍,他们的公务消费更是惊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平均每天的公务消费4万元,相当于当时普通工人两年的工资。这样一来,国有企业就不是“国有”,而为独立的利益集团有。“政企分开”也很难,国有企业不愿放弃政府的权力资源,政府官员也不能舍弃国有企业的利益。政府官员为国有企业提供优惠政策,国有企业为政府官员输送利益。国有企业这个利益集团的成员包括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政府官员和与他们关系密切的群体。

大型国有企业的高管和政府官员是互相对调的:今天他是政府部长,明天是企业董事长。他们直接由中共中央组织部调动,不需要通过“旋转门”。依靠政府的行政权力,国有企业成了垄断企业,中央直属企业成了巨型垄断企业。中央垄断企业代替原有的政府工业部门进行垄断。它们获得优质资源的垄断权,如石油、电信、烟草、煤炭.航空、铁路、电力、金融、保险等。政府限制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进入这些行业,以保持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国有企业在金融、财政、税收上获得政府最大的支持。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国有企业退出不赚钱的领域,大规模进入房地产这一类的高盈利的领域。尽管如此,国有企业的效率还是很低,它占有全国60%以上的资源,对GDP增长的贡献不足3%,对就业岗位的贡献不足20%。一些国有大型企业出现了巨额亏损。国有大型垄断企业快速扩张,挤压了民有经济,也扭曲了市场。在巨型国有企业里,挥霍公款,贪污腐败的情况十分严重。

证明,公有制和市场经济的结合是不成功的。

市场经济和专制政治能否结合?

市场经济应当和民主政治相配套的,中国不是这样。邓小平只搞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三十年经济改革使得政治制度比毛时代宽松一些,但没有触动毛时代制度的根本,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这个制度最大的问题是行政权力不受制衡,权力高于一切,掌握权力的人为所欲为。这样,名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际是“权力市场经济”。

权力市场经济就是国家行政权力控制市场运行、主导经济发展、参与市场交易的政治经济体制。权力市场经济也可以说是政府主导的、扭曲的市场经济。权力是由官僚掌握的,所以,权力市场经济也就是官僚市场经济。

在权力市场经济制度下,经营活动、行业进入、经营资源(资金、土地、项目等)都必须由官员审批。官员的审批权不受法律约束,有很大的随意性。谁得到官员的审批,谁就得到了发财的机会。在权力市场经济制度下,权力越大,越容易发财。而没有权力的人们很难通过诚实的劳动获得财富。

由于权力不受制衡,一些官员公权私用,权力本身成了进入市场交换的商品,而且是一种十分稀缺商品。因为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权钱交换、权权交换、权色交换在中国很盛行。权力交换从经济领域发展到教育、人事、法律等各个领域。和有权力的人建立关系是社会生活、企业经营不可缺少的,权力关系网在资源配置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当代中国,你能把一件事情办成功,不在于你有多少才能,而在于你是否和掌权的人物有关系。与官员关系密切的人,如官员子女、秘书、司机、情人,都是权力关系网上的重要角色。

在权力中心周围有一批由官员的子女、情妇、朋友、秘书、司机组成的“权力掮客”(即帮助公司老板介绍权力关系的中间人)。例如,一家政府机关需要购买一套价值亿元计算机软件系统,“权力掮客”把这个项目拿到手,多家开发计算机软件的公司从他那里分包一些项目。这位掮客什么也没有做,凭空得到8000万,而辛辛苦苦开发软件的多家公司只能得到2000万。各行各业的项目招标都有权力掮客的作用。中国建设高铁的投入以万亿计,很多企业通过权力掮客丁书苗从铁道部长刘志军那里取得项目,丁书苗也就成了大富翁。

在权力市场经济制度下,权力可以变成商品,资本也可以收买公共权力。权力和资本共同垄断和霸占了重要社会资源和社会的财富。权力的滥用和资本的贪婪恶性结合,酿成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权力市场经济的后果是社会失去公正。在权力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公平交易,没有平等竞争。财富向有权的人和与权力有关系的人集中。权力具有强大的吸金优势,权力中心是填不满的吸金黑洞。由于权力不受制衡,权力腐败越来越严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权贵集团固守自己的利益,使社会阶层固化。权力世袭、财富世袭,中下阶层的人很难有提高社会地位的机会。社会不公正的现象使人难以容忍。“仇官”和“仇富”的社会心理不断积累。数量日益增多、规模日益扩大的群体事件,正是社会矛盾不断在激化的表现。

在经济发展方面,权力市场经济也走到了尽头:这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靠三条,一是廉价劳动力,二是廉价资源,三是牺牲环境。依靠这三个条件制造出低价产品,使中国成为最大的产品输出国,在国际市场上占有11%的份额。现在这三条都不能持续。当局企图通过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来走出困境。但是,这个目标提出了十多年,至今还停留在口号上没有进展,这是因为政治体制的障碍。

走出困境之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64年,中国的道路大体可以分为两个三十年。第一个三十年走的是极权政治加统制经济的道路(毛泽东时代)。这条路走不下去,不得不改革开放。 第二个三十年走的是威权政治加不完善的市场经济的道路(邓时代及后邓时代),即权力市场经济道路。从上面介绍的情况看,这条路也很难走下去。

宪政民主是是走出困境之路。中国已经走上了市场经济之路,由于政府主导,不可能建成完善的市场经济。宪政民主既可以解决权力腐败问题,也可以消除市场经济进一步完善的障碍。我期待:再用三十年时间,实现宪政民主加完善的市场经济。

我说的宪政民主包括以下几个因素: 一,主权在民。执政者的权力为民众所授,通过公正的选举实现授权,确保权力来源的合法性;二,用宪法对政府权力加以限制,防止行政权力进入不应该进入的领域,防止滥用权力;三,实行分权制衡;四,建立宪法审查制度,确保宪法落实;五,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六,保障公民的个人权利。

中国知识界早就提出了实现宪政民主的要求,最近几年呼声更高。习近平先生前几年提出“权为民所赋”,去年提出要“全面贯彻实施宪法”,“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些话给主张宪政民主的人以新的希望。今年春天,宪政成了热门的话题。但是,入夏以后,出现了反对宪政的小浪潮,从而引发了关于宪政民主的大争论。中国人民大学杨晓青副教授提出的反对宪政的理论我不敢苟同,但她说的如果实行宪政就“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宪政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和公有制为基础不相容,宪政“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也就是说,宪政和共产党一党专政相冲突,和公有制相冲突,和现存共产党领导下的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相冲突。她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也就是说,要搞宪政,就必做改变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改变高度集中的政治制度,改变公有制为基础。要这样做,必然面临强大的阻力。这个阻力有三个方面:

一是利益集团的抵抗。权力市场经济体制造就了庞大的利益集团,他们从这个制度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还继续获得利益,他们当然不愿意改变现状。他们掌握着绝对优势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只要他们不愿意,中国现状就很难改变。二是全社会没有形成宪政的共识。当前,老左派、新左派、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法西斯主义、自由主义等都在登台表演,都想按自己的理论来改造中国,宪政民主没有成为主流认识。三是对出现社会混乱的担忧。从专制到民主的过渡过程是充满社会风险的过程,搞不好会出现持久的社会动荡。 “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的结果不是新秩序,而是动乱,这样的参照物增强了中国人的忧虑。

宪政民主是中国的目标。但是,由于阻力重重,实现这个目标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我估计还得三十年。但是,我们不能消积等待,要积极做好宪政民主的准备工作:大力发展私有经济,国有经济退出经营领域,积极培育公民社会,提高执政集团政治改革的自觉性等。争取实行自上而下的、自觉的平稳的社会转型。

然而,中国社会矛盾的严重程度和积累速度是很难估计的,近二十年来,群体事件的数量增加了十倍!一旦社会矛盾积累的速度超过了临界点,就有可能爆发社会失控危机。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前景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fish
    2013年9月26日18:05 | #1

    “与民争利”的自利型政府注定都走不长远,共匪政权现在已危机四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