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许:敢把皇帝拉下马 —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血性却最爱造反

中国人缺乏血性,似乎可以从历史和日常生活中随处找到无数例子,但如果拉长视野,从大历史的角度,中国人似乎又是最爱造反的群体,造反次数之多,频次之密,为世界历史所仅见。绝大多数王朝的覆灭,都与各类大规模起义直接相关,陈胜吴广、赤眉绿林、黄巾张角、瓦岗寨、黄巢、红巾军、李自成……这些名字的后面,正是一个个被埋葬的王朝。

规模较小、频次更密的造反起义,就不胜枚举了。据统计,“东汉从安帝永初二年(公元108年)至灵帝光和三年(公元180年),七十二年中爆发了三十六次农民起义,差不多两年就有一次。北宋、南宋共统治三百一十六年,农民起义共有三百五十八次(参见何竹淇:《两宋农民起义史料汇编》中华书局1976年版),平均每年一点一二次。清代初年至太平天国革命爆发之前的二百多年间,散见于《清实录》的农民起义在三百次以上,每年平均逾一次半。”(上述数字,引自季维龙“中国古代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次数多、规模大的原因”一文)。凡此种种,皆令人困惑:何以一个平时看上去缺乏血性,忍辱偷生的族群,却如此轻易地冲冠一怒,走上造反的不归路?要知道,在大一统专制之下,造反可属于十恶不赦,株连九族之罪。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民众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图注:武昌起义的新军。图片来自网络。)

对比世界历史,中国的造反传统更加显得特别。日本战国时期的“下克上”、欧洲如德国闵采尔起义之类的事件,在其漫长的历史进城中,都是极为稀少的事件。在我的理解,这需要从中国独特的历史尤其是政治传统中去理解,中国是最早建立起中央集权帝国的国家,此后2000余年,虽有战乱与分裂,这一统治形态一直得以延续,“千年之狱”,长夜难明,应是解读造反频仍的关键。

欧洲与日本封建体制下小国林立,欧洲还有教会权力的存在,君主或藩主的统治并不具备至高无上的特性,同时,在日常生活中,各级领主与臣民之间尽管有着上下之分,但也因各自承担不同的社会角色,而形成了某种类似共同体的结构。领主固然从臣民中榨取经济资源,索取包括劳役在内的各种奉献,但也承担着诸如战争、治安、裁判等职能,这不仅使得政治统治披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也在事实上限制了领主对臣民的无限剥夺。

中国的大一统中央集权体制则不然,经由军事征服建立的大一统体制,在其顶端是以军事力量为根本的皇权集团,其下则是严密组织的行政官僚体系,不仅在政治上严格禁止挑战,即使在日常治理中,也赋予行政官僚体系无限的权力,于官员则称“大人”,民众则无不为“草民”。一边是高度集中、高严密组织的中央集权官僚制度,一边则是分散、孤立、低生产水平的亿兆草民。

官民之间不仅在统治关系上呈现悬殊对立的态势,更形成了一种单向的经济攫取。专制体制以少制众,为了维持统治,多依靠专横、独断乃至残酷的统治手段,以压制民众反抗,而为了维持体制运行,又需要在经济上持续地从民众身上进行攫取。两者结合之下,大一统专制体制成为了一部集压制和攫取于一身的超级机器。

在大一统专制帝国下,这种政治悬殊对立和经济攫取的运行,也就为民众的造反埋下了种子。大一统专制体制的独大,使得官家恒大,草民恒弱,治人与治于人之间不仅泾渭分明,而且悬隔殊甚,体制可以任意作为,草民却不能有所抗争。官僚集团具有自我繁殖和持续膨胀的本能,随着朝代建立的时间推移,官僚体制越发膨胀,平时的万马齐喑,又进一步刺激放大了各级官僚的贪欲,对民众的盘剥也就越发严重,所谓“生之者寡、食之者众”,加上依附于官僚集团的各种人员的侵渔,最终必然会威胁到民众的基本生存,最终,这种扩张连同不期而遇的自然灾害、战争等因素,将民众逼入到了生存的绝境的时候,造反也就成为了民众最后的选择。

在这个意义上,所谓没有血性与频繁造反,只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其共同根源都是大一统专制体制的独大。因其独大而具有压倒性优势,民众在日常生活中孤立无援,无从反抗,显得没有所谓的血性,也正是因其独大而具有压倒性优势,专制政体对民众的经济攫取就不会遇到任何可见的抵制,就不会受到约束,而是持续扩张,最终,就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大一统帝国的权力无远弗届,令草民无所逃于天地之间,官民实力如此天壤之别,专制统治又异常残酷,但是,已到绝处,草民依旧不得不反。吊诡的是,大一统专制平时的强大,也同时也注定了其覆灭的命运。首先,大一统帝国自上而下的严密组织,将其统治推行到了其治下的每一层土地,同时也将其攫取和压榨送到了每一个臣民头上,这一统治的均质化,在平时有效地压制了民众,使其甘作太平犬,也使得各级官僚得以无所忌惮地放大贪欲,肆行压榨,而将绝大多数民众一步步地推向生存的底线,而一旦有人揭竿而起,各地的民众就会因其共同的处境和命运从沉睡中惊醒,所谓天下景从也就不期而至。纵观历代形成规模的造反,无不是起于一点,而迅速蔓延,即可为证。可见,专制统治越彻底、越完备,其造成的苦难就越普遍,后果就越具有爆炸性。大一统专制帝国与生俱来,就携带了这种自我毁灭的基因。

中国历史上造反频仍、王朝更迭的现象,也被总结为所谓的王朝周期律,早就为历代儒生们所熟知,为统治者建言献策的儒生们绞尽脑汁,试图为此开出矫正的药方,但细究其药方,不外道德性的劝诫,试图在统治阶层的内心植入约束的训令,尤其是通过最高统治者皇帝的垂范,上行下效,阻止或者至少减少毫无节制的压榨攫取,以避免造反所带来的社稷倾覆。

不用说,儒生们的努力是没有效果的,这不仅因为道德的训诫在人性的贪欲面前往往是无效的,更因为儒生们没有认识到,这种王朝周期律的背后,是一种由特定统治方式所造就的正反馈机制,没有反向的制约,只有犹如癌细胞一般的单向扩张。而要结束这种正反馈,不可能仅仅依赖道德的力量,而是必须在制度运行中引入反向的力量,也就是通过社会集团之间的制度性博弈,形成约束机制,这一恶性循环才能够得以结束。用今天的术语而言,也就是以权利为基础的宪政体制。而只要没有能够有此种制度上的安排,只要权力依旧是无约束的运行,看似没有血性的芸芸众生,转眼之间就会发出怒吼,所谓的王朝周期律,也就将再度降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3年9月25日14:27 | #1

    作者似乎振振有词,但都不着边际,事实上中国人包括中国农民最该反抗的是天底下最残暴的共产政权,尤其是毛泽东时代的共产专制政权,但是请问作者莫之许无论你如何影射也好,如何以古喻今也罢,你文中说的“七十二年中爆发了三十六次农民起义,差不多两年就有一次”等等史例,请问你敢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有过吗?有过吗?真的有过吗?哪怕仅仅有过算点模样、上点规模档次的哪怕仅仅一次也行!请来给俺较较真,哪怕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曾有过一次上了规模的、沉重打击了共产专制政权的起义也好哇,六四算吗,六四算是红朝历史上第一次民众不再在领袖号召下的群众聚集,但根本算不上“起义”,就连那些逃亡海外的所谓学运领袖也要惺惺作态表示他们的目的不是要颠覆和反抗当局的政权,连女学生被武警摸了下奶子激愤之下喊了句“打倒共产党”,王丹之流都要制止并批评教育该名“过激”的女生,只有群众聚集请愿,不算起义造反是吧?我来帮你无知的莫之许来想想吧,只能想起很有血性的回鹘人民和回族人民在红朝的造反事迹,还连带算上不疼不痒的图博人民的打水漂式造反史迹,1962年大跃进导致饥荒下的新疆伊犁、塔城、阿尔泰、博尔塔的维吾尔人民在毛所谓的苏修策动下,反了,集体逃路到苏联以赢得苏联的黑面包,有饭吃总比饿死强吧,这点维吾尔的血性确比汉人要强,汉族农民饿死了数千万都悄无声息,差不多同一时刻在广东省发生了很大规模的逃港事件,汉族人也算不上任何反抗了,就纯是逃荒跑路了,以躲避陶铸、赵紫阳的残酷政策,免得饿死。再能想起的,就是1975年云南回族人民忍无可忍起而造反的沙甸事件了,最终还是被毛泽东以及手下四人帮派的军队给镇压下去了。这是我帮你使劲想,想破头壳才想起的两起。至于新疆7.5事件也算是起义吗?怎么看都不像啊,针对的是杀戮汉族平民,没有杀戮共产党的官啊。其他像北京大兴大屠杀、内蒙内人党大屠杀、湖南道县大屠杀、共产党全国规模的土改剿匪镇反杀地主杀国民党残余,杀了数百万所谓“反动派”,大多都是引颈待戮,连带杀资本家,陈毅在上海戏称资本家主动自杀是“空降兵”,都算不上是起义反抗,文革死了那么多精英,其中自杀,就是“自决于人民”的占了很大比例,虽说是以死明志,也算一种抗争,但终究不是起义。至于林昭、遇罗克、张志新等受难者,只能说是个人性质的反抗,而且这样的事例在红朝屈指可数、寥寥无几!因此更显可贵! 你莫之许来说说吧,红朝至今已六十余年了,只见他对人民的利用,把人民绑在它斗争的战车上共同犯罪,从未见过像模像样点的大规模的群起反抗和起义,哪怕一次也好!不是吗?!如果你不服气,请给我一个信服的实例,我愿洗耳恭听,相信你也找不出这样的史例,因为根本就没有!可以说红朝与历朝历代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思想控制术做的过于严密,懂得利用群众做工具来使唤,洗脑术是史所罕有的,是天下无双的,所以才会如此。才会六十多年把人民搞的服服贴贴的,使民都忙于挣钱又都挣不到大钱,空耗其一生,浪费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和创造活力,却没人敢于起而反抗它,天下无人敢反抗,遂使共产竖子成就了维稳大业,红色江山固若金汤,权贵横行肆无忌惮。不是吗?!如果不服气,你莫之许请给出反例来,我愿洗耳恭听。

  2. 匿名
    2013年9月25日17:59 | #2

    西朝鲜跟其他朝代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善于转移/制造矛盾,反日反美仇富都是拿来转移国内矛盾的,要说下的起义也有很多,只不过现在科技发达,他们能在最短时间内调集力量扑杀并且在网络上屏蔽消息

  3. 匿名
    2013年9月25日18:23 | #3

    作者应该读中国书不多吧。当年朱元璋为什么要把孟子从孔庙中搬出去,又为什么没办法只能搬回来?要仔细研究学习一下。中国的这种朝代更迭是中国文化所决定,形成了中国的进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