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钢:“舆论斗争”是一个危险信号

(联合早报网专稿)中共正宣传贯彻习近平“8.19”讲话。一个刺目的关键词——“舆论斗争”,在媒体上升温。有媒体甚至用“正面宣传,舆论斗争”八字概括习的讲话。这是危险信号。它的出现也存疑点。

最初官方报道没有“舆论斗争”

笔者检索了一个月来中国传媒上对学习贯彻习近平讲话的报道,发现奇怪现象。

习近平的讲话,8月20日晚由新华社首发。中共对领导人讲话的报道,有极严格审定程序。报道“8.19”讲话的电讯,决非新华社自己可以签发,而只能由分管宣传的政治局委员乃至更高领导拍板。

笔者当时从电视收看这条新闻的印象,似较温和,这和后来的杀气腾腾调子不同。当时报道的大标题是“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 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努力把宣传思想工作做好”。导语是“他强调宣传思想工作一定要把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作为基本职责,胸怀大局、把握大势、着眼大事,找准工作切入点和着力点,做到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重看全文,发现和后来报道最大的区别,是没有“舆论斗争”一语。

这当然不是疏漏。自8月21日至9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8篇评论员文章,论学习“8.19”讲话精神。人民日报署名“本报评论员”的文章,规格极高(仅次于社论),这个系列评论具权威性,然而8篇文章均未使用“舆论斗争”的提法。还有 8月23日人民网发布的“解读习近平总书记8.19重要讲话精神”,5个标题,14则提要,都无“舆论斗争”。这样的“解读”,当然也不可能随意拟定。

“舆论斗争”是怎样升温的?

虽然作为“规定动作”的上述报道未含“舆论斗争”,但早在8月21日,解放军总政治部就发出学习贯彻“8.19讲话”的通知,称习近平总书记阐述了一系列重大问题,其中包括“正面宣传和舆论斗争”(解放军报8月22日)。8月23日,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秦宜智传达习近平讲话,也提出“一手抓思想引导,一手抓舆论斗争”(中国青年报8月26日)。

与同时段人民日报、人民网的调子不同,环球时报8月24日刊出评论《舆论斗争,不能回避只能迎接的挑战》。此文似暗指有人回避“舆论斗争”,但刊出不久就遭反驳。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8月27日在腾讯网撰文《“舆论斗争”是一个让人不安的字眼》,认为“用‘舆论斗争’描述当下的思想交锋,让人恍若隔世。”

8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人民日报编委会”的学习“8.19”讲话文章《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的科学指南》(这种署名方式是该报自1946年创刊以来首次),文章提出“有效引导舆论、积极开展舆论斗争”。让人不安的字眼,在人民日报阐述“8.19”讲话的长文中出现了。

此类长文接踵而至。9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社长李从军的文章《牢牢掌握舆论工作主动权》,该文的观点“理直气壮正面宣传,旗帜鲜明舆论斗争”成为一些网站转载时的标题。9月16日,人民日报社长张研农发表《坚持党性与人民性相统一》,他在强调“对敌对势力开展舆论斗争不能丝毫松懈”的同时,就“党性、人民性”问题,重申80年代“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时对该报老社长胡绩伟的批判。文章发表之日,恰是胡绩伟逝世周年忌日。

人民日报上,1980年始有“舆论斗争”一语。从1980年到 今年“8.19”,33年,总共只在全文中出现23次,且几乎全部用于“国际舆论斗争”、“反邪教”舆论斗争,仅有一篇短文,所用的语义与当今相同。而今年“8.19”后,一个月内,“舆论斗争”在人民日报上已经出现了4次,其语义,完全针对国内思想领域。

这波舆论潮中,必须提到北京日报9月2日的文章《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意识形态斗争”,是“舆论斗争”的同义语。此文一出,“亮剑”之声四起。

9月4日,解放军报发文:《夺取网络舆论斗争的主动权》。9月6日法制日报报道,中央政法委提出“敢于舆论斗争”。9月10日起,新华网、人民网陆续刊发31位省级宣传部长学习“8.19”讲话的体会。这31位部长,至少有16位使用了“舆论斗争”或“意识形态斗争”的提法。其中措辞最为激烈的是湖北省委宣传部长尹汉宁。他在求是杂志称宪政民主、普世价值都是“美丽的谎言”。

官员们纷纷表态,要强起来,不要“爱惜羽毛”,不当“开明绅士”。“8.19”后的一个月内,各省(自治区)的书记,至少有5位,或公开讲话,或主持会议,表态支持“舆论斗争”,包括张春贤(新疆)、袁纯清(山西)、王三运(甘肃)、骆惠宁(青海)、王儒林(吉林)。一些中央机关部门领导也群起发声。

笔者9月5日曾在联合早报撰文《“宪政”依然生死未卜》,指人民日报和求是杂志尚未批宪政,现在他们的批判开始了。除了前面引述的湖北宣传部长在求是杂志的文章,9月24日,人民日报发表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领导干部必须增强政治定力》一文,也将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普世价值”、西方宪政民主统统归入“要使中国脱离社会主义轨道,脱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错误思潮” 。

9月16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出席四总部抓基层协调会,会议主题是落实习近平指示、将强军目标落实到基层。但许其亮讲话引人注目地指示“要积极抢占网络这一意识形态斗争的新阵地”、“筑牢防范敌对势力渗透破坏的防线”。9月18日解放军报发表文章,提出要像朝鲜战争坚守上甘岭那样,“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上”。

高压态势超过江、胡

“8.19”讲话一个月来,从最初官方正式解读回避“舆论斗争”,到“舆论斗争”杀到前台,再到军方“亮剑”,控制舆论的高压态势已十分清楚。笔者通过“慧科搜索”,发现关键词“舆论斗争 or意识形态斗争 or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在这一个月中国媒体上的使用量,接近中共18大后至“8.19”之前8个多月的总量(前者为56,后者为64)。

中共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并不多见。江泽民任总书记期间,1994年1月召开过一次(另有1996年10月14届6中全会,以“精神文明建设”为主题)。胡锦涛任内,2003年12月和2008年1月各开过一次。可以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是最高领导人宣示舆论工作总方针的契机。

笔者检视了江、胡在上述会议的讲话。江时期,舆论工作的核心口号是“舆论导向”。江曾就“反西化、分化”等,说过许多狠话。但1994年初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值14届3中全会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他紧跟邓小平改革理论,号召“必须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还提出“群众??在改革中由于利益关系调整而出现的思想认识问题,需要疏导和解决”。这个讲话不算强硬,看得出邓小平当时“要警惕右,但主要是反左”的指示对他的制约。江执政时,确定了融入国际的大方向,若非他当年决策发展互联网,中国互联网不会有后来的爆炸性增长。

胡锦涛时期,舆论工作的核心口号是“舆论引导”。16大后,2003年12月他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号召创新,“既要坚持教育人、引导人、鼓舞人、鞭策人,又要做到尊重人、理解人、关心人、 帮助人”。在他第一个任期,中共强调“三贴近”即宣传工作要“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制定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17大后,2008年1月的讲话,他提出“提高舆论引导能力”,还呼吁保障人民文化权益,“尊重差异、包容多样”。

这年6月20日,胡锦涛视察人民日报,强调“按照新闻传播规律办事”,“健全突发公共事件新闻报道机制,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提高时效性,增加透明度”,“要充分认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的社会影响力,高度重视互联网的建设、运用、管理”。胡的“舆论引导”与江的“舆论导向”有微妙不同。“舆论导向”明言严控,而“舆论引导”则试图以柔性手段掌握话语权。在胡锦涛第二任期内,以微博为代表的中国大陆社交媒体,迅猛发展。

江、胡无疑都坚持“党管媒体”,他们在任时期,媒体之灾屡见不鲜。不过他们提出的方针,至少有包装,顾及国际观瞻,未轻言“斗争”,他们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讲话,未成为反右宣言书。

习近平上任之初,看到他轻车简从重走邓小平南巡之路,看到对中央领导的报道和会议报道一度少了些可憎面目,人们以为政改就在眼前。但事与愿违,“舆论斗争”来了。

事实上,公众至今都未见过“8.19”讲话全文。单看党媒最初的报道和解读,习的讲话与江、胡大同小异。报道中引述他所说的“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和“在事关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并不能直接转述为“舆论斗争”。然而,从军委副主席、团中央书记的传达到各省的表态,联系到“8.19”之后对互联网和公民运动活跃人物的严打,可以相信,继“舆论导向”和“舆论引导”之后,“舆论斗争”已成为当前中共的舆论控制总方针。“舆论斗争”的剑锋,已从过去主要指向西方、邪教、民族分裂势力,扩大到指向国内知识界和普通网民。

这使本届中共领导的政治高压态势,有超过江、胡时期,并有冲击经济工作(特别是18届3中全会将启动的经济改革)这个“中心”,使中国政治重蹈毛时代覆辙的危险。不知中共高层是否意识到,当他们信誓旦旦要反腐打虎的时候,“舆论斗争”却先期剿灭了大批武松,大大削弱了反腐的社会支持力量。

学者陈子明在德国之声撰文称:“有人说,现在中国思想与意识形态领域的形势很像1980年代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和‘反自由化’运动。我说,这个比喻不确切。我在一条微博中写道:清污、反自由化和反和平演变,都是在80年代底色上的斑点。最近层峰打通了前30年与后30年,官方就可以在50年代的底色上泼墨了。”这是发人深省的警告。

作者是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

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9月27日21:21 | #1

    快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