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腐败丑闻 中国多名企业大亨失踪

五年前,中国西南城市成都市政府要为一新区树立地标时,亿万富豪、开发商邓鸿以低价拿到了那块地,动工兴建了一座几乎是美国五角大楼三倍大的建筑。在该建筑旁边,吴兵铺了一条高速公路,刘汉建了几所学校。何燕让一座监狱实现了信息化,汪俊林的酒厂为政府慈善活动提供资金。

然而过去几个月,所有上述大亨都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而此时据说正好发生了一起腐败丑闻。该丑闻可能给成都这个西部门户城市的经济活力带来冲击,并且表明中国的政治内斗出现了一个新的前沿阵地。

那座或许是世界上建筑面积最大的建筑本月在成都开业,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装在玻璃盒子里的城市。不过,新世纪环球中心的拥有者和当初提出要建该中心的邓鸿自从今年2月以来就不见影踪。多家网站5月称,成都市政府计划拍卖从邓鸿等人那里查获的众多豪车,包括他那辆橙色的兰博基尼。

邓鸿的公司会展旅游集团(Exhibition & Travel Group China)说,公司照常运行,但没有关于老板的信息。无法联系到邓鸿或上述其他人置评。

对于这些失踪的企业老板,官方没有给出太多解释,而他们的员工和助理说,他们认为是中国司法部门和中共调查人员扣押了他们。对那些员工和助理的采访表明,中国目前正努力大范围地根除一伙通过政商关系联系在一起的人。正如六年前上海高官受调查,企业高管被拿下后新华社所说:每个贪官背后都潜伏着一个商业大亨。

成都市政府表示,该市前市委书记等政府官员和相关企业高管因涉嫌腐败目前被拘。有关部门没有回复记者询问邓鸿或其他大亨命运的传真和电话。

有关这些高管下落的谜团折射出中国其它地方已经上演的政治化打击行动。中共和司法机关通常会在官方未确认已经刑事立案的情况下,对嫌疑人进行连续数月的讯问。也有的时候,他们会放了嫌疑人,不提起上诉,也不向公众提供解释。

综合官方公告、企业信息披露、中国国内媒体报道和记者采访来看,似乎现在有几十人在成都接受调查。上月仅在一天当中,成都市政府就说已免去了超过35名高级官员和企业高管的职务,其中包括由中共任命的当地一家银行、该市地铁运营商和建筑承包商的多位高管。

视频:全球最大单体建筑背后的故事
成都新世纪环球中心本月开业,这座玻璃盒子几乎相当于美国五角大楼的三倍大,可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单体建筑。而在该建筑的背后,曝出了腐败丑闻。《华尔街日报》的简佩碧与James T. Areddy谈论了与这座建筑有关的中国多名企业大亨的失踪。
有关部门未就解除职务给出解释,也不清楚这些官员中是否有人在接受调查。

去年11月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几周后,中共解除了四川省第二把手李春城的职务。在截至2011年的10年中,李春城曾先后担任成都市长和市委书记。李春城的下台将四川省省会成都变成了新一轮反腐行动的震中。成都因一个大熊猫中心而远近闻名,人口约有1,400万。

中共说,李春城将因腐败而受到审判,但没有公布具体的腐败行为。记者无法联系到李春城置评。

据知情人士、公司声明和中国国内媒体报道说,很多今年被解除职务或失踪的人有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曾在李春城任职期间春风得意。

今年3月,中国公安部说,矿业及基础设施巨头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Sichuan Hanlong Group)董事局主席、被拘留的亿万富翁之一刘汉正在接受调查,原因是涉嫌窝藏一名逃犯。该公司一位接听电话的人说,她没有掌握任何信息。

据信息技术公司成都国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Chengdu GoldTel Industry Group)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声明说,该公司董事长何燕因涉嫌从事非法商业活动被拘留,但没有说明具体是什么非法活动。警方的一份声明说,她是在另外一省被拘留的。

中国媒体报道说,中共调查人员最近拘留了基础设施开发商吴兵。拘留的原因不得而知。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的公司中旭投资有限公司(Zhong Xu Investment Corp.)置评。

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另外一位巨头是亿万富翁、烈酒生产商汪俊林。汪俊林是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Sichuan Langjiu Group)董事长。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发言人置评。

与此同时,能源设备供应商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Sichuan Mingxing Cable Co.)周三将网站变为黑白两色,悼念该公司高管、董事会成员何玉英的去世。该公司发布的声明没有说明何玉英的死因,但当地媒体广泛报道说,何玉英本周坠楼而亡。自今年7月以来,该公司陆续发表声明说,无法联系到三位高管,其中包括董事长李广元。

据信被拘留的亿万富翁之一、矿业及基础设施巨头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的一位合伙人说,从政治上讲,他们站错了队。这位合伙人说,此事在政治上过于敏感,不能公开讨论。

这位合伙人说,他还认识另外一位大亨邓鸿。他还说,他认为这些人之所以被拘留,可能是因为他们与比前市长李春城级别更高的官员有关系。

这位合伙人说,今年早些时候,调查人员曾对他进行过详细地讯问,并查封了邓鸿的办公室,搜查了邓鸿的家。

目前,成都的形势充满不确定。2011年和2012年,成都曾被位于华盛顿的城市土地学会(Urban Land Institute)评为最适宜买房的中国城市。今年,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成都的房价上涨了8%,但涨幅不及其他大城市。

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教授奥斯伯格(John Osburg)说,企业和政府之间存在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他的书《焦虑的财富》(Anxious Wealth)详细记述了他三年中采访并接触的成都房地产、矿业及汽车业巨头。奥斯伯格说,政府的保护伞对他们来说是关键。

社会、企业和政府关系的重叠在成都由来已久。大约1,000年前,成都成为世界上首个使用纸币的地方。这些关系长期以来根植于被称为“袍哥”的民间帮会团体中。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王笛说,“袍哥”的传统现在仍影响着社会。

李春城担任成都市长期间,成都的官员们提出协调发展,以便给该市增添国际色彩。政府将成都的中轴线向南移到了农田里,远离市中心。市中心有很多竹子围绕的茶社,还有一座巨大的毛泽东挥手雕像。

几乎没人比50岁的邓鸿从中轴线南移中获益更多。邓鸿这位亿万富翁在四川和西藏地区的上好地段拥有酒店资产,洲际酒店集团(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 Inc.)等品牌租用其场地进行经营。洲际酒店集团拒绝谈论其与邓鸿的关系。
AI-CD761_CMISSI_G_20130925130108
邓鸿在成都兴建了全球最庞大的地产项目之一,但自2月以来他一直不知去向。

邓鸿的新世纪环球中心(New Century Global Center)就建在成都市政府大楼旁,有着鸥翼屋顶和沙滩色调等海洋特色。它的酒店大堂非常宽敞,足以容下一架飞机;饭店提供卡拉OK服务;一家韩国零售商在此开了一个购物中心,这座如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大楼有200多部电梯,数千间办公室。一位销售人员说,这里的售价是上海的四分之一。

在一个玻璃罩住的圆顶下,游泳者可以穿过沙滩,进入一个造浪泳池。在那里,他们可以在一个长度为足球场1.6倍的LED屏幕上观看摇曳的棕榈树和鲨鱼的动画片。这里的门票约合28美元。水上乐园的经理说,这里每日运营费用约合2.4万美元。

一位首次来此的女士说,我非常骄傲中国人能够建像这样大的设施。

这个项目的建设花了多少钱不得而知。至于使用的土地,邓鸿达成了一项交易:据咨询公司搜房控股有限公司(Soufun Holdings Ltd.)的数据记录显示,五年前邓鸿以每平方米人民币633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地,是当时附近地块价格的约15%。成都市政府还通过隧道将项目前面的一条18条车道的大道改了道,以建造一个广场、音乐喷泉和一个拟建的美术馆。邓鸿将美术馆的设计工作委托给了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哈迪德(Zaha Hadid)。

房地产公司Savills PLC地区副董事总经理Eric Wo说,如果这是一个纯商业项目,那这是一个非常雄心勃勃的项目。

邓鸿在成都也是一位知名的艺术家资助者。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2月,当时他带着上海的官员参观了中心施工工地。

最近的一个晚上,邓鸿22岁的儿子朗朗(音)在成都他经营的一个室外啤酒店现身,但他拒绝回答记者的问题。他后来在短信中说,我不能对你讲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