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红二代的共产党DNA

吴稼祥先生在接受《亚洲周刊》江迅采访时谈到,习近平近期释放部分左倾政治信号,是一种假动作,他不可能违逆父亲习仲勋的改革思想,父子一致是中国的传统。笔者对此有不同看法。

吴稼祥以邓力群和他儿子邓英淘的关系为例,证明太子党都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父亲。他说老邓向左转,上大学期间一直活跃的小邓从此哑炮了。这个例子其实难以证明习近平和习仲勋的父子关系,因为邓英淘后来提出的”卷旗不缴枪”和父亲的政治理念,并无二致,谈不上背叛。”卷旗不缴枪”被认为是对改革开放的经典概括,在太子党中很有影响力,刘源等人就很买这个账。其基本意思是,无论中共改什么,根本信仰不能改,一党执政不能变,红色江山不能倒。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提到,”有些不改的,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这不能说不改革。”这种说法和”卷旗不缴枪”有异曲同工之妙。

和邓力群相比,习仲勋在政治理念和思想谱系上,处于不同的两端。如果说邓力群”左”,习仲勋就是”右”。而习仲勋的”右”正是邓小平和党内保守派所不能容忍的。据高新披露,1985年,胡乔木和邓力群等党内左派向邓小平汇集胡耀邦黑材料时,曾特别引述习仲勋在书记处讨论学潮和自由化问题的讲话,指习仲勋有时甚至比胡耀邦还右;习曾以政治局委员身份主导过立法工作,和胡耀邦讨论是否允许人大系统设立独立监察机构,胡耀邦下台后,习仲勋曾托杨尚昆就这个问题的可行性试探邓小平的口风,邓小平很不高兴地问杨尚昆,习仲勋提这种问题是政治天真还是别有用心?

这两个例子证明,在党的政治思想路线上,习仲勋因”政治天真”没有和党保持一致,因此后来被邓小平早早地褫夺了他在党内的实权地位。习近平会不会重蹈父亲”政治天真”的覆辙呢?在父亲的理念和党的原则发生冲突的时候,孝子习近平,是遵循”父子一致的中国传统”,遵从改革派父亲及其政治理念呢,还是坚持共产党信仰,恪守”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历史使命?

李光耀对习近平的观察,可能部分回答了这些问题。2007年,李会见习近平之后称赞说,习”有强大的感情自制力,不会让个人的不幸和苦难影响其判断。”现在看来,父亲习仲勋的遭遇,并没有影响习近平对共产党和造成这种遭遇的共产党领导人及体制的”判断”。毛泽东曾以他的独断专行,让习家受尽苦难,父亲还差点丧命,但他仍然不能否定毛泽东,因为否定毛,就是否定党。

效忠于毛泽东和共产党,确保父辈打下的江山,永远掌握在他们手里,这就是红二代的共产党DNA。共产党DNA,在红二代中普遍存在,而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有过认真反思的红二代,则凤毛麟角。正是因为这个共产党DNA,尽管父亲刘少奇被毛泽东打为”叛徒、内奸、工贼”,匿名惨死在不明之地,刘源和母亲王光美仍愿意继续作”毛主席的好学生”。也是因为这个共产党DNA,薄熙来称,他还是要照毛泽东的方法行事,尽管父亲薄一波在文革时被毛泽东打入”六十一人叛徒集团”的冷宫。

从”父子一致的传统”看,很多人都想不通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像刘源、薄熙来和习近平这样的红二代,父亲被毛泽东整得死去活来,经历了那么多惨痛的变故,依然对毛泽东怀有深厚的感情?关于这一点,李伟东和姚监复有类似的回答。他们说,毛泽东是红二代共同的教父,既是精神教父,又是真正的衣食父母;父母给他们肉体生命,党和毛泽东给他们政治生命,而对他们来说,政治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们对毛泽东的感情是分不开的,他们的地位和共产党的存在也是分不开的。

这些红二代,首先是”红旗下的蛋”,是党的儿子,然后才是父亲的儿子。当父亲与党有冲突时,共产党DNA使他们忠孝不能两全。保江山、保政权是他们的共同历史使命,如今这一使命落在习近平身上。习近平在孝顺父亲还是效忠党的问题上,其实没有选择。红二代已经替他作了选择,扶他上台的政治势力和政治派系已经替他作了选择。习近平如果走父亲的路,就是和整个红二代作对,也是和扶他上台的政治势力和政治派系作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