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你是谷开来们,还是夏俊峰们?

谷开来和夏俊峰都因为杀人而被法庭审判。谷开来从容不迫地、优雅地用毒药在重庆的一家豪华宾馆里谋杀了前商业伙伴;夏俊峰则是在被十来个城管一再殴打之后,在辽宁省会沈阳的一间戒备森严的拘留室里仓促和愤怒地用一把小刀刺向凶神恶煞的打手。

谷开来最终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这意味著她在若干年后会走出监狱,重新开始她的优裕生活;而夏俊峰则在上周被执行了死刑,当夏俊峰的妻子想与临死前的夏俊峰照最后一张合影的时候,被监狱当局断然拒绝。

谷开来犯的是谋杀罪,而且是利用其丈夫薄熙来作为太子党和执政党最高机构的成员所拥有的权力、利用其”家臣”兼”性伙伴”王立军的公安局长的”方便”所进行的有预谋的凶杀。夏俊峰犯的是杀人罪,官方否认他是在被殴打之后进行合法自卫而”过失杀人”,但是无法否认他是在被城管的暴力执法后愤怒反击。无论是按照中国的法律还是按照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法律,谋杀罪是重于杀人罪的。但是犯谋杀罪的谷开来的获刑却轻于犯因为被殴打而愤怒杀人的夏俊峰。

不少中国人都在思考这两个案件的判决,社会舆论中的大多数都在为夏俊峰的不平遭遇鸣不平。这不仅仅是这两个判决的时间相隔不远,具有明显的法律上的可比性;更是因为这两个既不符合法律又不符合情理的判决所表现出的一个被两极化的中国社会。这个对比提醒人们:这个社会里不同阶级的成员面对著完全不同的待遇。这种不同使得所有的中国人都不得不返身自问:你是谁?你是属于谷开来所属的那个享有政治、经济、教育、医疗、甚至法律的特权的精英阶级,还是属于夏俊峰所属的的那个被剥夺了合法权力的社会底层阶级。

当然,谷开来和夏俊峰分属社会两个极端:一个处在精英阶层的最高端;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最低端。在这两者中间势必还有一些中间阶层,其中一些人的权利可能多于另一些人。但是如果我们用法律的观点来衡量,就不难发现在中国始终有一些人具有高于法律的权利,他们在社会中是极少数;而另一些人则连法律文字所承诺的的权利也无法得到保障,尤其是当他们得罪了当权者的时候,任何印有中国国徽的法律条文都无法保护他们,这类人在中国占绝大多数。

谷开来免死,因为她是属于中国执政集团眼中的”我们”。这个集团要坚决地维持他们的特权,而绝对不容许他们的特权遭受到任何的挑战。他们不愿意因为杀了一个谷开来而导致统治集团内部的分裂,也不向通过处死谷开来而坏了”刑不上大夫”的规矩。在他们眼里,这个规矩一坏,就意味著他们特权的丧失,就会搞得特权精英集团的成员心有不安。

夏俊峰必死,是因为他的行为是在挑战中国统治者们的特权。那些在街头凶神恶煞的城管们或许不知道,他们其实并不属于谷开来所属的那个特权阶层,他们只不过是被那个阶层利用的工具而已。当他们在残暴地殴打为生活奔波的夏俊峰们的时候,他们的每一通拳脚所击打的都是他们自己所属的那个阶层的兄弟姐妹。夏俊峰被处死,决不是执政者们为了保护那些在他们眼中一纹不值的”城管”,而是在维护现有的不合理的社会结构和秩序,说到底是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特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匿名
    2013年9月28日13:17 | #1

    “那些在街头凶神恶煞的城管们或许不知道,他们其实并不属于谷开来所属的那个特权阶层,他们只不过是被那个阶层利用的工具而已。当他们在残暴地殴打为生活奔波的夏俊峰们的时候,他们的每一通拳脚所击打的都是他们自己所属的那个阶层的兄弟姐妹。”——这个道理用在“五毛”身上又何尝不是一样?!如果把文尾的这段里的“城管”都置换成“五毛”或“版主”或“小秘”,“小贩”都置换成底层“网民”,那道理也是一样!所谓“大V”或“自干五”不在底层网民之例,因为很多“大V”或“自干五”本身最少是中产阶级,靠网络轻松赚取广告费,动辄上千万计。很多“五毛”都是刚毕业就进了IT行业从事职业五毛工作,五毛对于他们只是饭碗、职业而已,他们冷血到要删除六、七十岁甚至八十多岁老年人抗议政府压迫的帖子,而且毫无恻隐怜悯之心,毫无半点人性可言,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砍杀删掉就无情删掉,毫不顾惜底层民众之苦!还振振有词是为了公司或网站的所谓“生存”,还拿中宣部或国新办等上级指令为由作搪塞,其实上级哪会管到那么具体细微到民间疾苦发出呼吁呢?就是五毛们自甘当太监,皇上想得到的他们帮忙,皇上想不到的他们也揣测皇上心理帮忙搞掂!真是一帮尽职尽责的好奴才,这就是当代大学毕业生五毛群体,一群最坏的人!跟城管一样坏!专坑老百姓!城管打的是百姓肉体,五毛则打的是百姓的灵魂!很多城管和拆迁队打手也是最底层百姓被当局或依附于当局的房地产商等大老板雇用的,所以就有恃无恐,心理上反倒认为一切有党来扛着,就往死里打百姓,认为反正打死了百姓也是共产党的事,多么缺德啊,还名曰是从反方向来促进中国进步,如此混帐道理,那么无论城管队员、拆迁队员、五毛、版主,打伤、打死、砍帖、封号得越严重,反倒是越在“促进进步”了?!如此混帐,底层害底层,同一阶级残害同一阶级,还找出了道貌盎然的理由,真是悲剧!

    最近四月网的五毛们被他们的五毛大佬饶谨坑害了,他们五毛集体抗议,似乎很值得同情,但四月网的五毛和自干五们你们从未反省过自己从事下贱害人职业的丑陋行为,从未忏悔、悔罪过!饶谨从李世默那里拉来了大笔投资,又把投资转为了个人房产或资产,剥削你们这些五毛员工替他卖命,而有中共背景的李世默的钱来的也不是正道,说到底这些大投资人、大红色资本家们轻松得来的巨额钱财还是来自盘剥压榨或巧取豪夺于底层老百姓!你们用民脂民膏来宣扬邪恶思想,替魔鬼作打手,难道就不知悔过吗?就半点都没人性复苏吗?现在你们四月网五毛们饭碗出了问题,你们知道抗争、“上访”、争取媒体支持、声援或同情,尤其是西方媒体的同情,但是当你们坑害、无情砍杀百姓网民的帖子时就没意识到或想到过自己是在作孽吗?!你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懂最基本的做人道理,这种肮脏的五毛思想打手职业你们怎么好理直气壮去从事,还当成什么“正义事业”?!那些都能做你们爷爷奶奶的贫苦底层百姓费时费力反应自己的悲惨遭遇和痛苦情形、怨怒情绪和真是思想的帖子,你们怎就狠心连眼都不带眨一眨就砍杀掉呢?希望你们城管、拆迁打手、五毛打手们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弃作恶,回头是岸!

  2. 匿名
    2013年9月29日12:05 | #2

    如草芥,如蝼蚁
    任尔予取予夺?

    草芥将燃起冲天大火,将蚀烂的红楼烧垮!
    蝼蚁会把早已枯朽蛀空的大树撼倒!
    等着瞧吧,夏俊峰们定会魂归梦还的,天上地下的烈火会射出复仇的凶焰的
    等着瞧吧,猪头习、大牙李们和为你们卖命的喽罗们!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