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台湾人为什么不想统一?

台湾人已经习惯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里,而民主体制落实在茶米油盐的生活中,意思就是:他的政府大楼是开放的,门口没有卫兵检查他的证件。他进出政府大楼,犹如进出一个购物商场。他去办一个手续,申请一个文件,盖几个章,一路上通行无阻。拿了号码就等,不会有人插队。轮到他时,公务员不会给他脸色看或刁难他。办好了事情,他还可以在政府大楼里逛一下书店,喝一杯咖啡。咖啡和点心由智障的青年端来,政府规定每一个机关要聘足某一个比例的身心残障者。坐在中庭喝咖啡时,可能刚好看见市长走过,他可以奔过去,当场要一个签名。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四年后,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他要出版一本书,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他要找某些信息,网络和书店,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随他去找。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个单位的年度预算,公开在网上,让他查询。预算中,大至百亿元的工程,小至计算机的台数,都一览无余。如果他坚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请民意代表调查某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官员会被处分。

他习惯看到官员在离职后三个月内搬离官邸或宿舍,撤去所有的秘书和汽车,取消所有的福利和特支。他习惯看到官员为政策错误而被弹劾或鞠躬下台。他习惯读到报纸言论版对政府的抨击、对领导人的诘问,对违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踪。他习惯表达对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视。

如果他是个大学教师,他习惯于校长和系主任都是教授们选举产生,而不是和“上级长官”有什么特别关系;有特别关系的反而可能落选。他习惯于开会,所有的决策都透过教授会议讨论和辩论而做出。有时候,他甚至厌烦这民主的实践,因为参与公共事务占据太多的时间。

他不怕警察,因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权利。他敢买房子,因为私有财产受宪法规范。他需要病床,可以不经过贿赂。他发言批评,可以不担心被报复。他的儿女参加考试,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因为他不必怀疑考试的舞弊或不公。捐血或捐钱,他可以捐或不捐,没有人给他配额规定。

他按时缴税,税金被拿去救济贫童或孤苦老人,他不反对。他习惯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相对平均的社会里;走在街上看不见赤贫的乞丐,也很少看见顶级奢华的轿车。他习惯有很多很多的民间慈善组织,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大批义工出动,大批物资聚集,在政府到来之前,已经在苦痛的现场工作。

当然,我绝对可以同时举出一箩筐的例子来证明台湾人“进化”的不完全:他的政客如何操弄民粹,他的政治领袖如何欺骗选民,他的政府官员如何颟顸傲慢,他的民意代表如何粗劣不堪,他的贫富差距如何正在加大中……台湾人本来就还在现代化的半路上,走得跌跌撞撞。

海峡两岸,哪里是统一和独立的对决?哪里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相冲?哪里是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的矛盾?对大部分的台湾人而言,其实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选择,极其具体,实实在在,一点不抽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3年9月28日17:06 | #1

    轉一個因為愛中國、愛統一而被開除了公職的臺灣老公務員、老外交新聞官的文章吧。文章作者是前臺灣新聞局駐多倫多官員郭冠英以(筆名範蘭欽),他跟馬英九一樣一心只愛自己的祖國中國,對臺灣多有不敬,把臺灣叫做歹丸,把臺灣人民稱作是愚昧的魚丸,或者是台巴子。
    作者顯然對臺灣人心理把拿有些准,臺灣人想掙大陸權貴的錢,所以希望大陸人來台消費旅遊。臺灣人不想跟解放軍打仗、不想被解放,但又看不起中國大陸的共產黨專制及其治下的愚民,自認高中國人一頭。等等。
    可是哦,這個愛中國的老傢夥被臺灣開除了公職,連退休金都拿不到,幾番上訴也打不贏官司,晚景淒涼。這就是喜歡專政中國的下場。如今像這樣愛中國的臺灣人已經越來越少見咯,年輕的臺灣一代都是像龍應台說的那樣,只愛腳下的臺灣了,新住民的後代也是愛臺灣的。愛專政中國的只會越來越少,臺灣將呵中國漸行漸遠,最終走向徹底分家。說到底只是因為中國太專政樂。中國人民也太熱愛專政了,種族上臺灣人跟中國大陸有親緣,但意識形態分歧足以使臺灣跟大陸徹底分家,一邊一國。呵呵。

    以下是轉文:

    台巴子要專政

    作者:范蘭欽 (前台湾新聞局駐多倫多官員郭冠英)

    我談歹丸之惡,有些對政府苦大仇深的人常來洩憤,說什麼大陸不敢打歹丸啦,歹丸透明啦,大陸內鬥啦,歹丸哪會回歸啦,歹富陸窮啦,我對此類憤人回答如下:

    你話不對,大陸三十年前或如此,這三十年鬥爭基本沒了,經濟好了,台巴子現在反羨大陸的錢,尤其是沿海的二億人,生活比台巴子不差,台巴子也有百多萬在沿海。臺北只等於大陸中等城市之規模。台巴子想大陸觀光客來,就是看錢,看香港受益,眼紅。但又不改那貶中怕窮親戚的心理,又把大陸人當賊防,來歹丸仍麻煩,故大陸人少來,少來這鬼島。本來大陸人當之寶島(其時沒什麼寶,倒是「很寶、很渾」),現知其那麼恨中,當然也厭台了,但台巴子看人來少了,又怪馬英九開門政策沒效,賺不到賊的錢。這就是台巴子最可惡、最爛的地方,不但占了便宜就賣乖,沒佔便宜還喊冤,偷不到東西還怪客人不上門,皮包鎖太緊。賊喊捉賊,歹丸向來如此。

    對,大陸是求臺灣不要獨立,因為不想動武,現在不要與美國打,現在。打歹丸?浙江一省力量就夠了。但不想動武,想求和平,並不是就是歹丸有理,什麼歹丸政治多透明等屁話。歹丸不管好或壞,善或凶,這是中國之土,若不離婚,你們過著可以,若要離要獨,那你就得捲舖蓋走人,把房子留下來。你不離婚,可以做個最牛的釘子戶,拖著不闔家,但要離就得搬。還要牛,就要用武。歹丸是要獨,但她最不敢動武,最膽小。這不像蔣介石時代,蔣是日夜想打回家鄉,不管他是否幻想,至少他是認真的。他敢生死以之,當時的蔣軍也有士氣,他們敢戰,願為求統一死。現在的爛獨,則是一點沒勇氣,故才每次吹他多透明、民主,說什麼大家應尊重「臺灣主權」啦,歹丸前途要兩千萬魚丸決定啦。臺灣只是中國叛離的一省,哪來「主權」?其實根本沒臺灣這個東西,她不是省,自廢了,她不是縣,更不是國,只是個鬼島,如李敖所言。

    要逼攤牌,那只有逼著用槍桿子,逼著大陸「止辱求全」,照「反分裂法」辦。

    臺灣透明?怎會有李、扁貪成那樣?壞到那樣還有那麼多獨貉挺他?說什麼臺灣不能走回頭路?算了吧,走回頭到蔣家統治反而好,經濟發展都是那時代打的基礎。當時有國家認同,歹丸二十年前的生活比現在好得多,這二十年倒是在走文革,想革中國的命,又難革,故焦擾不堪。

    歹丸現在走的是死路,根本沒資格回歸,只有武力解放後實行專政。歹丸鬧的從不是民主,而是民族問題。故不是什麼五毛黨的起哄,反是五毛黨真在憂國。看歹丸之惡,就知主國改革開放一定要慢,西方惡勢惡識一定要先排除,武力保台後也不能談任何政治開放,一定要鎮反肅反很多年,做好思想改造,徹底根除癌細胞。陳儀就是在台行仁政,結果給了倭寇造反之機,起了二二八。記取此教訓,不能放鬆槍桿子。就算乖乖回歸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必要嚴打無赦。

    大陸是要堅決走改革的道路,但若腳上一直有根芒刺,必要時還是要停下來拔刺剔肉。脫下鞋子,難免有點臭氣。

  2. 嘿嘿
    2013年9月29日22:41 | #2

    原大陆人,坚决支持台湾独立,坚决支持台湾人剔除潜藏在内部的五毛。

  3. fish
    2013年9月29日23:45 | #3

    这答案简单得很:谁愿意跟专制国家统一,然后弄得自己不自由和受尽压榨呢?

  4. 匿名
    2013年9月30日12:33 | #4

    爷辈引狼入室,如果给生活在大陆的我们选择权,现在谁还会选择共产邪教呢!?

    “六四”时反抗过,奈何它有长枪大炮,人民手无寸铁!

    个人观点,坚决拥护中华民国宪法,支持中华民国解救沦陷区公民。

    但中华民国就像南宋一样,偏安江南(台湾)一隅,不思复国,可能到头来还是会被蛮族给灭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