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强试验田”落子:上海自贸区外汇自由兑换须关联实体业务

上海自贸区可先行先试利率市场化

摘要: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级“试验田”的起航,所带来的效应显然不会只是为了“短线炒作”。

本报记者 胡金华 袁益 上海报道

罗马非一日建成。

对于期盼上海自贸区挂牌伊始就会实现金融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的人来说,恐怕要让他们有点失望了。因为9月29日挂牌之日,并不意味着其就已经成为完善的国家级自由贸易区。

“上海自贸区改革政策,包含贸易、投资、金融、行政管理四个领域;但有意思的是,目前市场焦点几乎清一色地集中在金融改革领域,如实现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尤其是资本项目可兑换在区内可以先行先试等。”上海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仅从上海市政府9月26日举行的人大常委会议审议的草案来看,修改相关地方法律法规还都是围绕贸易投资,涉及到金融改革的,上海地方政府无权决定,只有静待国家出台政策。”

靴子终于落地。9月27日下午,国务院正式印发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通知,要求在风险可控条件下,可在试验区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方面先行先试,在试验区内实现金融机构资产方价格实行市场化定价。通知附件中提及的服务业扩大开放措施中,涵盖了金融、航运、商贸等六大类18项措施;其中,金融业开放中允许设立外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等。而在其它领域,基本和上海的草案相似。

资本市场选择用脚投票,上海自贸区挂牌前的最后两个交易日,板块个股全线回调:9月26日,上海板块跌幅4.61%位列第一,199只股票中跌幅超过5%的达到87只;9月27日,上海板块跌幅仍居各板块前列。

不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级“试验田”的起航,所带来的效应显然不会只是为了“短线炒作”。记者观察到,与资本市场反应截然不同的是,尽管金融创新细则未出,国内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却已经纷纷进驻自贸区抢占先机,波罗的海交易所也赶在自贸区挂牌前在上海成立办公室。

好戏才刚刚开始。

挂牌前夜

黄浦江静静入海,江畔却正掀起改革的巨浪。

《华夏时报》记者9月26日在浦东新区杨高北路上看到,原来矗立在此的“外高桥保税区2号门”的牌子,已被“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新牌子取代;而整个浦东新区围绕28平方公里的主干道上,也都出现了“上海自贸区”字样的指示标。

颇受关注的是,在上海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关上海自贸区首批改革政策细则披露的内容有55项,主要围绕境外投资管理制度,涉及制度创新、扩大开放、功能扩展和政策保障等方面,其余43项则预计在年底前出台。

记者采访了解到,为使上海自贸区在贸易、投资领域更快推进,上海地方性法律法规也在挂牌前紧急作出修改。

9月26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从10月1日起,《上海市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条例》停止在上海自贸区内实施,而凡是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在上海自贸区调整实施有关内容的,上海市有关地方性法规均作相应调整实施,包括《国际海运条例》、《征信业管理条例》、《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等。

对此,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丁伟介绍称,作出自贸区内暂时调整实施上海市有关地方性法规规定的决定,主要基于两个考虑,一是对接国家层面法制保障的举措,保持国家法制统一;二是依法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方面的先行先试。

不仅如此,地方修法的举动更直接的作用是,为引进各路资本和企业扫除了障碍。

躁动的资本

9月17日,拥有269年历史的波罗的海交易所首次在中国设实体办公地点,而其落户地址就在上海浦东。

国泰君安期货及金融衍生品研究院首席分析师陶金峰对此分析称,波罗的海交易所显然是在为进一步开发中国市场做前期铺垫,由于有自贸区的优惠政策,波罗的海交易所会更加重视上海的“桥头堡”辐射作用。

9月20日,上海第二十三批共38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集体获颁认定证书,这其中包括上海惠普有限公司、沃尔沃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英国石油公司、美国默沙东公司、英国阿斯利康公司和德国伍尔特公司等。

“公司地区总部就在外高桥保税区,我们有专人负责研究细则,一旦自贸区挂牌,将很可能提升该公司从德国进口货物的通关效率。”伍尔特公司副总裁李岩受访时告诉本报记者。

9月24日,方大特钢发布公告,公司拟在上海市设立控股子公司上海水波祥龙餐饮有限公司。同日,保诺科技也宣布其上海实验室落户自贸区,实验室将主要服务于上海本地及跨国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为它们提供药物发现、开发、生命周期管理和实验室服务等。

此外,一些大宗商品企业也对自贸区展现了极其浓厚的兴趣。本报记者获悉,国内最大的铜生产商江西铜业,自去年传出消息上海将建立自贸区以来,公司就带领团队研究政策,准备在自贸区设立子公司。

“现在由于受到外汇管制、金融成本等各方面影响,离岸业务很难做大;而成立自由贸易区以后,园区内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利率的市场化等便利因素,就可以支撑企业把离岸业务迅速做大。”江西铜业国际贸易公司总经理苏黎告诉本报记者。

而就在不久前,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也对外称,港交所旗下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不排除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仓储交收。

本报记者了解到,国务院27日通知中提到,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与外资金融机构共同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在条件具备时,适时在试验区内试点设立有限牌照银行;在完善相关管理办法,加强有效监管的前提下,允许试验区内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开办离岸业务。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包括五大国有银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十余家国内银行和汇丰、渣打、东亚、恒生、星展等多家外资银行,向监管部门递交了设立自贸区分行的申请,中国太保和大众保险则在自贸区设立了分公司。

金改仍在路上

资本已然先行,而金融改革却依然在路上。

“资本市场的反应,可以理解为对新细则至关重要的条例未如期出炉,不过自贸区板块本身在一个月内涨幅超过一倍之多,有些股票涨幅都已经超过四倍,现在的回调在情理之中。”9月27日,上海一家私募机构投资人丁凌对本报记者称。

丁凌分析认为,金融创新政策出不出,与这些大涨大跌的股票并没有多大联系,无论是外高桥还是上海物贸、浦东建设等,没有一家上市公司与金融创新有实质联系,主力和游资无非也是借机出逃。

上海交大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费方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国务院通知提出先设立机构和开办离岸业务,但是并没有具体涉及到人民币汇率、利率方面的措施,提到了开办离岸业务,这也就意味着金融创新试点节奏放缓,先从离岸业务着手,若放得太快,内地银行能不能经受得起这么大的冲击,金融监管机构是否来得及适应这种新的监管环境,都是一个考量。

“比如外汇,会允许一定额度内的自由兑换,我个人强调的是必须与实体业务相关,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总量控制,不太可能出现大额波动。”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陈波称。

相比之前市场期望金融创新步伐在上海自贸区内一举实行的热切,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的观点则更显理性,朱海斌称,对于自贸区金融改革的过度关注和对其推进速度不切实际的预期,更像是一种画饼充饥式的市场炒作,或使市场在短期的兴奋之后陷入失望和困惑,如同此前某些地区掀起的“金改热”。

朱海斌表示,在几乎所有自由贸易区中,上海可能是惟一一个金融改革相对严重滞后的个例,但是上海自贸区在金融领域不太可能一步走得很远。从近期看,先在自贸区内设立金融机构,其门槛难度或可能降低,然后再放开部分离岸金融业务,最后逐步放开到人民币可兑换、跨境投资等,在利率自由化方面,市场期待的利率完全放开短期内不会成为现实。

而就在9月27日,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成立暨第一次工作会议上指出,利率市场化一定会推进,但不是现在,也不是一步到位。

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上海自贸区的挂牌,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当所有细则一项一项出炉完毕并付诸实践,直至人民币自由流通、利率汇率完全开放,至少也要等到三五年之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