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基地組織捲土重來

恐怖主義的新面貌: 西方以為它對伊斯蘭聖戰恐怖主義的戰爭勝券在握。它應該好好再想一想。

原文:Al-Qaeda returns—The new face of terror: The West thought it was winning the battle against jihadist terrorism. It should think again

日期:2013年9月28日

***本譯文版權歸作者/刊登機構所有,轉載請保留此聲明。***

幾個月前,巴拉克奧巴馬宣布,基地組織(al-Qaeda)已經“走上了敗亡之路”,該組織餘下成員的心思主要放在自身安全上,而不是策劃對西方發動襲擊。他又說,日後的恐怖襲擊會比較像1990年代的那些—地區性的,而不是跨國的,它們會集中攻擊“軟目標”。奧巴馬的意思是,現在是時候開始結束喬治·布什的全球反恐戰爭了。

奧巴馬先生可能會說,基地組織的索馬里分支青年軍(al-Shabab) 在內羅畢西門購物中心發動的襲擊正正就是像他說的那樣:致命而令人震驚的襲擊,在距離美國很遠的地點發生。然而,令人不想面對的真相是,儘管在過去18個月裡受到無情打擊,而且遭到一些失敗,基地組織及其聖戰盟友很了不起的捲土重來了。現在,恐怖網絡主宰了更多地方,招募到的戰士是它成立25年來最多的(見報導)。奧巴馬先生必須重新想想。

兩年前的情況並不一樣。即使在本·拉登於2011年被殺之前,在巴基斯坦北瓦濟里斯坦匿藏的基地組織中央領導便已經被迫到死角了,無人戰機的襲擊使它無力支配其網絡,要和網絡聯繫既困難,又要冒很大風險。阿拉伯半島基地(al-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 AQAP),最有能力攻擊西方的基地組織分支,在當時被無人戰機襲擊,加上也門軍隊圍追堵截,受到重創。在索馬里的青年黨也面臨類似的壓力,西方支持的非洲聯盟部隊把他們趕出主要城市。最重要的是,“阿拉伯之春”推倒了蓋達組織的核心主張:西方支持的腐敗政權只有暴力才能推翻。

起死回生

所有這些得著現在看來都有疑問。青年軍比以往任何時候招募到更多的外國武裝分子(其中有一些人似乎參與了對西門的攻擊)。阿拉伯半島基地則引起了恐慌,導致區內19間個美國大使館關閉,以及美國在八月初頒布全球旅行警告。同時,基地組織看準西方軍隊會在2014年後從阿富汗撤出,其核心已經搬回該國東部的野外。

最重要的是,“阿拉伯之春”的幻滅為基地組織及其盟友提供了以前所未有的良機。在埃及,推翻溫和伊斯蘭民選政府的政變對基地組織恢復意識形態權力幫了個忙。從利比亞湧出的武器散佈在整個中東北非地區,敘利亞的內戰則復興了基地網絡內最暴力最難控制的其中一個分支,伊拉克基地。那分支現在隆重更名為伊拉克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of Iraq)和戰士(al-Sham)。

推翻阿薩德政權的戰鬥吸引了整個穆斯林世界以及歐洲和北美穆斯林社區中數以千計想成為聖戰者的人。敘利亞自由軍原先溫和而世俗化的主體已經逐步被組織得更好,得到更多資助,和基地組織有直接聯繫的資助聖戰組織所取代。西方情報部門估計,這些團體現在佔了高達80%的有效反對派戰鬥力量。即使他們未能從目前在敘利亞東部和北部的據點向外大幅度推進,他們最終也會控制和伊拉克接壤的廣大地區。在伊拉克,基地組織目前每個月殺害多達1000個平民。這是一個可怕的前景。

不要再抱持一廂情願的想法了

這個驚人復興有多應該歸咎西方的自滿?頗多。奧巴馬太急於從伊拉克削軍和撤走。他面臨重重犯在阿富汗那種錯誤的風險。美國一直過分依賴無人戰機打擊來把基地組織的轄下機構“斬首”;前國防部長帕內塔甚至愚蠢到說出把該組織10-20個在巴基斯坦,也門和索馬里的領導人殺死,便能打敗那個網絡。美國民眾普遍對介入中東事務的意願日益減弱,奧巴馬不願意用任何方式支持敘利亞的溫和反對派突顯這種情緒,而這種不作為同樣造成了損害。

第二個問題是,復甦的蓋達組織現在對西方的威脅有多大。最近流行的概念是,當地古怪的“落單之狼”,即今天的暴力聖戰者,他們真正感興趣的大概只有本地的戰役戰鬥。現在看來,這看法是錯的。一些外國戰士會在敘利亞戰死。另一些人將高興地返回歐洲或美國,重過安靜的生活。但是,當中相當大比例的人會把將他們的訓練,經驗和聯絡帶回家,熱切期待在有新召命時把三者都派上用場,而新召命是必然會出現的。毫無疑問,在聖戰主義盛行的地區工作、生活的西方人面對的風險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高。

最後的問題是,有沒有什麼行動能夠再次扭轉局面。答案無疑是肯定的。當布什總統宣布“反恐戰爭”時,他的目標是去除贊助恐怖主義的政權。今天,重點應該是支持也門,索馬里,伊拉克,利比亞,馬里,尼日爾和其他地方脆弱(有時令人討厭)政府對打擊基地組織的嘗試。有更多幫助的話,就是肯尼亞和尼日利亞也能做到這個。這些支持並不意味著要派出地面部隊,而可以提供情報,後勤的的援助,甚至是特種部隊和空中的支援。最重要的是,幫助訓練當地的安全部隊,使政府變得現代化和穩定它們往往脆弱的經濟用處更大。

基地組織復興最令人沮喪的是,得益於“阿拉伯之春”的失敗,它的有害思想通過宗教學校、清真寺和伊斯蘭聖戰者的網站及電視頻道繼續蔓延的程度。按說應該是西方朋友的富裕海灣阿拉伯人依舊資助這些活動和更壞的事。應該向他們的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使這些資助停止。儘管西方有那個所謂的巨大軟實力,它在拉攏溫和派穆斯林的思想之戰—比別的什麼都重要的戰役中所做的一直顯得軟弱無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