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中共心魔是不放心任何組織力量

蘋論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9月28日

無論發起佔中者如何一再強調「愛與和平」,在中共指揮棒下,梁振英、中聯 辦、北京傳媒、香港左派喉舌、「幫港出聲」的所謂學者與名嘴,都一迭連聲地說佔中是「暴力」,是「動亂」。中聯辦郝鐵川寫一篇反佔中文章,官媒《環球時 報》即引用港媒一篇「解讀」,指駐港部隊隨時準備應付反對派佔領中環。渾忘了《中英聯合聲明》明文規定駐港部隊是「不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的。

再怎麼講和平,都被解釋為暴力,於是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就撰文提出參與和平佔中者「自綁」的建議:「由全體簽名參與『佔中』的人士逐一繫住雙腳、反綁雙手,然後才進場,被捕之後,始由警方鬆綁」。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表示會考慮練乙錚建議,認為可以顯示參加者自我約束抗拒暴力的信念。

參與者「自綁」,總不能說是暴力了吧。但中共及其應聲蟲既發出抹黑佔中為「暴力動亂」之令,是不講邏輯都要把這種話說下去的。講到底,中共並非怕「動亂」,怕影響經濟民生,而是藉動亂之名,目的在反佔中。

英 國外次和美國駐港總領事支持香港在《基本法》之下實現真普選,美總領事讚賞北京決心推動2017年普選特首和2020年普選立法會,認為政改「能加強香港 政府的執政能力」。這些難道不是北京的目標嗎?倘若這種支持《基本法》所定普選目標的話,在中共剛公佈《基本法》的時候說,中共豈會不拍爛手掌?當年中共 還把《中英聯合聲明》拿到聯合國註冊,廣邀世界各國講好話呢。但今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卻一再指摘英美官員「說三道四」,左報及中共應聲蟲說英美干預香港 內政。這種反應,只能說明中共不同意英外次所說:「任何方案應予香港人一個真正的選擇」,也就是說,中共腹稿的方案不是給香港人真正的選擇了。對於佔中, 夏千福表示不會支持任何組織,但會支持言論、集會和示威自由等原則,認為社會保持上述自由會運作得更好。中共指夏說三道四,莫非認為社會沒有這些自由反而 運作得更好?中共要否定《基本法》所定的這些人民權利嗎?

回顧當年中英開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中共一直最堅持的是直接與英國當局對話,而 最反對的是所謂「三腳凳」。「三腳凳」的說法是當時輿論提出來的,就是認為香港前途問題,如只由英國和中國去談判解決的話,那是站不穩的兩腳凳;必須加入 最受影響的香港人這隻腳,才是立得穩的三腳凳。但中共反對「三腳凳」,鄧小平在84年6月會見鍾士元、鄧蓮如、利國偉三議員時,劈頭就說:「所謂三腳凳, 沒有三腳,只有兩腳」。

這反映了中共最根本的權力觀,就是要獨掌權力,不容許民間形成有組織的力量。談判只同執掌權力的英國當局談,不承 認當時被指為代表香港民意的兩局議員的地位。1986年,香港市民反對建大亞灣核電廠,滙集了過百萬簽名,送上北京,中共連簡單答覆都欠奉,完全漠視香港 滙集起來的民意。在制訂《基本法》時,定明特首不能有政黨背景,目的是不容許香港形成有組織的力量。中共永遠要用有組織去對付人民的無組織。

中共對公投極敏感,因為公投意味着制度化的民意,是被公眾確認的數量化意見,它與民意調查的抽樣意見不一樣。

中 共對佔中的敏感,不在於他們自己都不會相信的「暴力」、「動亂」,影響經濟民生。中共掌權以來何時擔心過這些?佔中最讓北京擔心的是組織性,也就是一次商 討、二次商討凝聚出組織性的對真普選共識,這是中共最不想見到的組織性的力量。一百萬人上街都是鬆散的,一萬人有組織地佔領中環卻是一股具凝聚力的力量。

中 共並不願給香港人一個真正的普選,因為一旦特首有香港民意授權,即使選出的是目前的建制派,中共也認為會形成與中央對抗的力量。中共設計的所謂普選,必須 是中共能控制提名權、即在中共掌握中的普選。因此,英美支持的普及平等的普選,和佔中標舉的真普選,當前受廣泛討論的公民提名權,都直接挑戰中共要貫徹 「有中國特色的普選」的構想,也就是挑戰中共的牢牢控制香港的權力。

曾鈺成認為中央對香港政改的「心魔」是要篩走中央不喜歡的人選。他的想法稍嫌簡單了些。筆者認為,中共的心魔是對於掌絕對權力的堅持,以及對任何不受中共控制而形成的政治力量決不放心。反佔中的要害是滅絕有組織的政治力量。從近來中共對佔中、對英美的反應,香港人真是除了抗爭,沒有別的出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