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胡锡进披露六四纪念报道 回应如何被领导褒奖

【多维新闻】与南方系并峙而立的《环球时报》向来被视为中国左派舆论的代表,然而在其总编辑胡锡进看来,《环球时报》只是在报道一个复杂的中国。日前,胡锡进接受港媒采访,披露2009年《环球时报》(英文版)突破政治禁忌在头版刊登六四20周年纪念文章始末,并回应了《环球时报》多番蒙宣传部门褒奖的背后故事,称自己实际上经常需要写检查向上级表明心迹。

《环球时报》一直被冠以民族主义立场和官方声音代表的标签,遭到右派舆论的炮轰。在接受香港媒体凤凰网的采访时,胡锡进称自己对自由派的舆论战场南方报系很尊重。在回应左右之争时,他说实际上很多右派私下都是朋友,“他们公开场合骂环球显示自己的政治立场,我也理解”。

他说,自己赞成民主,支持自由,“我从第一天就喜欢西方的民主,我要是生在美国就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毕竟“屁股决定脑袋”,胡锡进坚持称,西方的民主也不是没有问题,“最重要的是什么制度对中国最适合,只有适合的才是好的”。

在外界看来,正因为《环球时报》总是能站到官方的立场说话,因此常常能受到官方宣传部门的青睐。比如今年初《南方周末》因为新年献词“惹祸上身”,当时《环球时报》刊发社论《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据称受到主管部门力推,各大媒体和地方报纸被指令必须转载。

当记者追问“《环球时报》常受到宣传部门褒奖”时,胡锡进反驳说“那你没看到我受批评”。

像中国所有的媒体一样,《环球时报》也会受到各种禁令,“当然也要执行”,胡锡进否认管理部门对其“网开一面的说法”。

他说,《环球时报》争取到今天的话题尺度,是一步步闯出来的。每天晚上都要作决定,这个能不能登,那个能不能报,压力多大啊。不是开玩笑的,一个个检查都得写,共产党这个体制,(出问题)不是我一人扛着,撤了我就完了,我还有领导呢。我不是当年那个跟领导指着鼻子吵架的男生,我有更多的责任感,不能连累我的上级跟着难受。

胡锡进透露,自己经常写检查,“写检查也是上级部门管理的一种方式,上面需要看到我们的态度”。

2009年6月4日“六四”20周年时,《环球时报》(英文版)破天荒地刊登了纪念文章。《环球时报》在头版和二版刊登长文,承认“六四”事件至今仍是敏感议题,网上搜寻不到、学者不愿评论,不过同时也称,不讨论“六四”、专注发展经济是对的,能换得今天的繁荣。

胡锡进透露说,我们英文版“六四”周年报道的时候,这是突破禁区的报道,之前严格保密的,不让任何人知道,当时要下多大的决心。等我们报纸登出来以后,有外国人过来握着我的手说,胡,祝贺你。我们之前完全悄悄地干。后来上头来调查我们的影响,这下我们写了说明递上去,这个事情就过去了。在这次报道中,第一,我们英文报道(Global Times)不面向国内,不回到中文世界,我们做到了中文一个字没有。第二,不能引起外界对中国的关于这一事件态度发生变化的猜测。不能因为我们的报道让人觉得中国对六四的政策发生了变化了,我们的报道不能给人提供这个理由,我们也做到了。后来评论人说,《环球时报》做了历史性的一次,一大篇这样的文章放在头版。

其实,类似的事例还有多个,也正因此《环球时报》被冠以精神分裂的名号。2010年异见人士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它以中国官方立场加以批驳,成为报道敏感事件的“窗口”;当北京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捕时,《环球时报》中文版连发多篇社评对其猛烈批评,英文版却刊出其专访,并引述他说“要有一个科学和民主的政治制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