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会”爆炸性”改革内容曝光

•反贪腐机构中央直属

•法院或脱离地方管辖

•地方政府激烈反弹

中共18届三中全会,将于11月在北京举行。这将是习李上台站稳脚跟之后,第一次最高权力部门全面政策规划宣示。

来自北京的消息说,三中全会上将强调继续改革,其主要涉及设立新型反腐机制和机构、经济改革方案(核心为调整中央地方分税制),以及地方政府职能转变方案。

而作为三中全会之前已经出台的上海自贸区,在三中全会上只会作为一个中央的”样板”,作为推动各地的经济转型政策进行介绍。

三万字提要已经下发省市讨论

中共18届三中全会在即,来自北京某核心部门的消息说,三中全会改革方案内容提要,9月中已经下发部委和省(市)讨论,全文大约有三万字。一位北京消息人士说,三中全会改革主要方案已经研究起草了五个多月,形成大约15万字的一个总报告,下发的文件提要精简提炼到三万字,当局花了不少心思。

该文件起草由李克强直接负责,主要助手为马凯和汪洋。

一位北京的经济专家对《新纪元》说,这次三中全会推出的改革方案力度”非常大,将超过很多人的预计”。不过他也承认,8月底一次对各地主要官员的吹风会上,有关的方案受到了巨大质疑和反对,一位中部省分的省长甚至提出辞职,因此后来作出了修改。但这次有关提要下发之后最初的反应,各地政府仍然存在极大疑议。

他也表示,李克强在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壮士断腕”的讲话并非无所指,因为他知道三中全会将掀起巨大波澜,无法避免地触及很多利益集团的特权。

三中全会主要改革方案内容

三中全会将提出新型的反腐机制,包括了三个主要内容。

一是各地法院独立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由北京通过最高法直接领导,拨款、人事都由最高法院决定。

二是把监察局和反贪局从行政序列中独立出来,参照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模式,变成一个独立的由上至下的独立机构,不受地方政府和党委领导。中纪委直接管理反腐败局,各省市分支机构直接由总局领导,拨款和人事由总局决定。各地方反贪腐局官员采取三年任期,定期调换。

三是加强人大的作用。加强人大代表豁免权,使人大代表真正作为人民代表,代表人民对官员实行监督,并立法赋予更大的弹劾权力。

第二个内容是经济继续改革开放。其中也有三大重点,一是降低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规范地方政府发债行为。二是农村集体土地进入市场流转,使乡村居民最大程度享受集体土地增值带来的利益。三是重新调整分税制,中央、省、市、县、乡镇五级财政,调整为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地方政府自主事权必须和财政收入基本匹配。在适当时机开征遗产税和房地产税,补充地方收入。

第三个内容是地方政府职能转变。主要精神是减少政府干预权力,对各级政府事权进行大幅度调整。其中包括精简机构和人员,减少对经济和社会事务的直接管理,通过大的政策对社会及宏观经济进行管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

未来九年内,地方政府需要精简五分之一的机构人员。减少经济事务和社会事务的政府机构,地方政府官员业绩,与GDP脱钩。

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社会事务,放宽对非政府组织建立的审批,并逐步过渡到登记制度。鼓励社区组织、行业同业组织、社会服务组织等的发展。

减少地方政府对市场干预程度,禁止采取地方市场区隔,杜绝地方企业垄断地方行业现象。

重新调整省市政府的职权划分。

中央政府上收部分事权,提要中建议可上收的事权包括司法、社保、教育、医疗(包括全民医疗保险)、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等方面。

地方政府改革最关键

国家行政学院的一位教授分析说,18届三中全会对地方政府职能权力的调整,将”极具突破性”,是”最近四十年以来最大”的动作,也是目前争议最大的问题。

中国以往采取由上至下的条块管理体制,上级指定政策,下级政府则负责实施。未来中低层政府部门的决策权力将大大增加,但对其的限制也将会有明确的条文规定。这位教授认为,各地政府官员如果不转变观念,这次调整对他们会产生很大挑战。

地方政府事权的调整,其实和财政权调整关系密切,这也是许多地方政府官员极为担忧的问题。

河南省一位官员对《新纪元》说,”营改增”的税改,已经让地方失去了一大块收入,而如果集体土地流转进入市场,等于再次剥夺了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大部分利益。”地方没钱,等于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四川省一位税务官员表示,原来的分税制下,地方税种难收难管,征收成本高,而地方又没有开征新税种的权力,财政收入没有保障,地方将会很难运作。

对于事权和财权的不匹配问题,中国财政部的一位官员表示,中央将采取”上收事权”的方式解决。中央直接管理一些牵涉范围广泛的问题,比如社保和医疗,以及司法。

法院将独立于地方政府

事实上,《新纪元》周刊曾在去年报导过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乔石关于调整政法委权力的建议,其中一点就是法院独立于政法委。这次北京藉助上收事权将法院系统剥离出地方政府的管辖,实际上是更进了一步。

某省高院的一位法官表示,这种做法可以大大减少地方政府,尤其是地方政法委对司法审判的行政干预,这对减少中国各地的冤假错案相当重要。

他也认为,目前中国法官队伍素质低下颇受质疑,很多法官没有受过专业的法律训练,有些甚至没有在司法系统中工作过的人,也被直接任命为法官,司法程序和法律条文使用不当的审判大量存在,因此急需对法官队伍进行”大规模换血”。这位比较认同西方法律制度的法官也认为,这种做法是”向司法独立迈进了一步”。

不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律师认为,地方法院即使不受地方政府和中共地方党委的领导,但仍然受到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控制,在一些中共认为涉及损害自己利益的官司上,比如有关异议人士和信仰团体的案件审判,法院仍然将遵从中共的指示,因此只是”换汤不换药”。

用收权进行放权改革?

广东省一位官员私下表示,三中全会将要求政府放权,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但具体的内容却是中央收权,这种以收权进行放权的改革最让地方政府官员们不满。”这不是南辕北辙吗?”他质疑说,”这种改革可能只是为了北京高层的利益”。

一位相当熟悉北京政情内幕的分析人士认为,三中全会的改革方案,是过去两年中国大陆热议的所谓”顶层设计”的一个结果。中共高层认为,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已经达到极限,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石头已经摸不着了”,必须设计更为可靠的桥梁,才能引导中国改革走向成功。

他透露说,北京原来还想要对省级地域进行重新行政划分,彻底打破过去存在的地域界限,但考虑到一次推出太多冲击性大的措施,可能对整体改革不利而延缓。据说北京可能会在未来两年宣布更多的省级”直辖市”,以剥离目前过大的地方权力。深圳、青岛、大连、温州和厦门等市,都可能在第一批直辖市名单之中。

不过,北京某高校一位教授认为,中国幅员广大,各地发展极为不平衡,中央的统一政策在各地形成的治理效果极为不同,如果要全面发展,北京反而应该下放更多社会和经济长远发展的决策权力,使得不同地区和地域发展出和当地水平适应的长期策略,甚至可以包括不同的税收政策。

但他也认为,在大一统的惯性思维之下,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