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堂吉诃德做了皇帝――价值观与想像力

最近的几条重要新闻,都让我想到了想像力。

第一条新闻,就是叙利亚的化武危机。这个重大的突破若没有普京的想像力,美国打叙利亚就成了定局。果真如此,不仅叙利亚的危机更加看不到出路,伊朗核武问题的僵局也难以像现在这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二条新闻,就是习近平到河北,花了四天时间亲自督导河北省级高官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我相信许多人会和我一样,看到习近平这样做,不免感到意外。那么,他这样做究竟算有想像力,还是没有想像力,颇让我感到犹疑。还有一条重要的国内新闻,也让我有同感,那就是李克强坚持在上海搞的自由贸易区,29日正式挂牌了。我有点拿不准,李克强为了显示自己改革开放决心的这个举措,算是有想像力,还是没有。

普京提出让叙利亚交出化学武器来换取美国停止空袭,看来很可能取得成功,并且进而推动中东和平的新进展。果真如此,是世界的大幸,因为天知道美国打叙利亚会带来什么后果。普京此计一出,全球齐声叫好,奥巴马大概最高兴,因为普京帮了他一个大忙。

中国那句老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但是各种政治的较量,既是价值的较量,也是智慧的较量。价值正确的一方若没有智慧,也不一定就会多助,因此,不一定就会赢。

那么,习近平让中共高官互相揭短的治官新招,究竟会不会成功呢?我和一些朋友交换了意见,看法很分歧。有人认为此举很高明,至少比薄熙来重庆高压治官办法要高明。薄熙来在重庆,重用王立军这样的酷吏,让官吏人人自危,确实一时有效,但事实证明,无法阻止自以为有靠山的人违法乱纪,根本不可持续。薄熙来用唱红来虚张声势,实际上不敢发动群众来治官。习近平也知道,现在官民势如水火,不能像毛泽东那样挑动群众斗官来治官,于是才想到了这个挑动”官斗官”的办法。有外电评论说,此举说明习近平知道真问题所在,就是要管住官。问题是,这个办法灵吗?

我的一位朋友认为,不可能灵,因为整个内外环境和政治生态,和毛泽东时代,甚至和改革之初,已经完全不一样。这些省级高官,个个腰缠万贯,都是千万甚至亿万富翁,让他们演延安整风的戏,滑天下之大稽,完全不会有积极的效果。

我想到的问题是,习近平浸淫官场这么多年,他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他对于中共官僚的现状和心理,应该了如指掌。如果这个办法一点用都没有,他为甚么要用?

一种解读,就是这个办法至少在现在可以镇住整个高官阶层,让他们感到恐惧,同时互相戒备,因而不易勾结起来对付中央,对付习近平。但这个逻辑并不能让我感到很信服。我感到习近平此举,不能完全从权谋和策略来解读,这样解读不符合他的性格。因此,我不能完全排除这样一种可能,逼著高官们进行毛式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习近平又一桩堂吉诃德式的”壮举”。我记得在小说中,塞万提斯让堂吉诃德做了几天总督。我们现在有可能在现实中看到这样一场大戏:堂吉诃德做了皇帝。

李克强绝对不是一个有想像力的人,因此,我认为上海自贸区完全是没有想像力的产物,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搞特区的拙劣模仿。当时的深圳特区是有想像力的,而今天的自贸区是没有想像力的。深圳特区给想创业的人以自由,上海自贸区给有特权的人,制造了另外一个靠特权套利的机会。但是,中国今天的套利机会还少吗?今天中国的问题恰恰就在于没有公平竞争的机会,而遍地都是以权力来套利的机会。自贸区只不过在层层特权套利的阶梯上,又加了一层而已,他不能改变中国是全球投机资本的取款机这个基本事实,只不过让他们取款更加方便。

习近平的治官新招和李克强的上海自贸区,都是为了维护一种不公正的价值观,维护一种压榨性的政治和经济秩序。这样的价值观最终会输给公平正义的价值观。当一种价值观要输的时候,最明显的徵兆就是想像力的枯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