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评中国公审公判:法院褪去面纱 法庭朦胧依旧

忽如一夜春风来,众所周知封闭和不透明的中国法院向社会媒体敞开胸怀,公开了案件审理程序。公众对国家司法系统原本满腹狐疑——因为党妈妈一手遮天。如今,大家的信心有所提升。
将近1000个中国法院设立了微博账户。上周,华中一家法庭的微博公布了一起杀人案件上诉的详尽信息,附以一张罪犯戴着手铐在判决书上签名的照片。
在西南,另一个法院自五月以来向媒体公开了39起案件的记录。因为某起焦点弓虽女干案,北京一家法院上周罕见地举办了一次在线互动问答。最令人吃惊的可能是万众瞩目的薄熙来案,其审判过程通过微博直播。这位落马的前政治局委员在八月受审。
中国的法院纷纷在网上公开信息,建立起了透明公开的形象,颇显平易近人。法律学者和律师对此持肯定态度,但他们也警告,称这些动作不过是出自宣传需要。
开庭时的旁听人选依然受到严格控制,法庭通过微博(类似推特)公开信息时,也能轻而易举地过滤掉敏感信息。涉案律师严禁在网上议论案情。
“如果真心想搞好,审理时为什么不遵循先来后到的原则?为什么审理后不公开备审案件明细?”上海律师吴鹏兵质疑:“为什么要挖空心思搞微博直播?”
法律专家也声称,没理由相信这些变化会通向司法独立,因为党对法庭的控制依旧牢不可破。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的何斌教授说:“如果禁忌尽开,那确实是革命性的,司法不公也就变得无处容身了。不过,当权者和腐败份子会处处设碍,免得自己贪赃枉法的行为遭到曝光。”
依照中国法律,不涉及国家安全和未成年人的案件应当公开,但实际上,审判程序和卷宗往往对公众隐瞒,有时连当事人和代理人都蒙在鼓里。
公众对焦点审判的参与度被严格控制着,法庭只为“信得过”的人提供座位,记者和公众成员一概被挡在门外,理由是法庭地方太局促。
这种不透明性,加上独立性的欠缺,导致中国法庭的公信力严重受损,上层对此已经关注。去年,人大通过最高法年度工作报告时,反对和弃权票数创了令人尴尬的新高,这也是不满的信号。
何斌教授称,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受到上层指示,要求改善法院的社会声誉。通过提升公开性,这项工作已经有了突破。薄熙来案在新浪微博的直播尤受好评。
“公开是公正的先决条件”,何斌教授说,“不管是党还是社会上,对这些动作都持欢迎态度。”
据国家媒体报道,周强敦促地方法院的资深法官和新闻官要努力去适应“新媒体”,法院不仅要及时公开信息,还要对网上的提问甚至谣言作出有效应对。据国家媒体报道,九月份之前,全国大小各级法院一共在新浪微博设了955个账号。
地处西南的广西省梧州市法院有一个三人工作组,负责在新浪微博公开庭审记录,这项工作从五月份开始,已经公开了39份记录,涵盖医疗纠纷、离婚案和借贷纠纷。工作小组的小领导陈女士(她不愿提供全名)称,法官在选择公开哪些案件的时候,会考虑案件是否有借鉴意义,或者是否涉及公众利益。
梧州市人民法院的微博只有5600个粉丝,不算太出名。济南市人民法院的微博有57万粉丝。北京市人民法院审理了“掷婴案”和“丁书苗行贿案”,审理过程均在微博直播,有47万个粉丝。
国家媒体早已蠢蠢欲动,准备发动机器大吹大擂。上周五,党的喉舌《人民日报》称赞了“反应积极的新型司法制度”,并称此举甚得民心。
“很明显,现今法庭审理已经从过去那种相对略显封闭的系统转变为更加公开,反应更为积极,这称得上民主议事的模板。”社论称,“这样的司法制度是法律法令和一个民主社会的共同需求。”
中央财经大学法律教授李轩称,任何程度的公开透明他都欢迎。
“有选择的透明总比不透明好。”李轩教授说,“它给予公众知情权,也使舆论扮演好监督者的角色。我们肯定希望今后终有一天彻底公开,彻底透明,这需要思想不断进步。”
不过李轩教授也提到了最近国家最高法的一项法律诠释:禁止律师在个人微博上透露案件审理过程。他说:“法院用微博发送审理进程与之有悖,而且这也就剥夺了律师用微博发送审理进程的权利。”
李轩教授说:”我们担心的是,法院只公开对他们有利的案件。”教授也说了,法院可以审查微博上的细节。
济南中级人民法院用几乎是即时直播的方式,在微博上公开了大量薄熙来案的庭审记录,内容包括一环接一环的审理陈诉记录,关键证人的音视频证据,还有庭审现场照片。
不过,法院方面很小心地抹掉了其中的政治要素。薄熙来告诉法庭,他在处理一起核心幕僚失败逃亡事件时,按照某高层的指示进行掩盖——这个细节起先包含在庭审记录中,后来被删除了。根据一位身处庭审现场的线人描述,薄熙来听到自己贪污罪成立、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时候,大吼着抗议不公——这些内容也没有在微博上出现。
批评者称,法院的所谓公开透明不过是表面文章,目的仅仅是替一个政治事件穿上一条法理遮羞布。在这之前,最高层已经下达了判决。
“彻头彻尾的暗箱操作!”,人权律师蒲志强说:“微博压根不能算司法透明的信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