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区有新瓶装旧酒之嫌

中国发生的事就像是历史一幕的再现。上周末上海自贸区的成立让人想起了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推行的改革开放,这位前中国领导人当时在深圳等地设立了经济特区。不过新瓶装旧酒的做法未必是一种好的决策办法。

上海自贸区不同于旧时深圳等地的经济特区。那些经济特区允许材料和零部件以免税方式进口,并允许这些材料和部件被加工为制成品用于出口。这些特区之所以取得了成功,主要是因为制造业具有极大的可延展性——大型工业中心纷纷涌现,以满足全球对低成本服装或玩具的需求,并使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

尽管上海自贸区的细节方案依旧不明朗,但该自贸区主要是将上海四个类似的现有经济区结合到了一起,并增加了一些对服务业的开放。但相关政策针对的服务业并不具备制造业那样的可延展性,而那些最具可延展性的服务业则仍处在政府的谨慎控制之下。

多个被开放的投资领域具有与生俱来的地方特性。例如,外资将被允许在自贸区开设医疗机构和娱乐场所;在自贸区注册的外资工程设计和建筑公司将能在整个上海承揽项目。肯定会有一些外国投资者能从这些领域中获利,但这类投资有限的规模意味着它们对经济的总体影响将很小。

扩大开放的服务业领域还包括金融业和信息服务业,这两个行业几乎具有无限的可延展性,比如银行业和网络社交服务。而中国在扩大这两个领域的对外开放时却极其谨慎,担心会释放出难以控制的力量。

毫不奇怪,截至目前所公布的上述领域的改革方案还没有太大意义。中国国务院表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将朝着利率市场化和取消资本管制的方向迈进。但目前仍不清楚国务院如何将这些改革限制在上海自贸区,而不会扩散到中国其他地区。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产生套利机会,破坏资本流出的稳定。相关规章细节可能需要至多三年的时间才能出台。

另外,中国决策层希望通过推出上海自贸区来彰显对改革的承诺,但同时也暴露出他们缺乏新思路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所采用的渐进式、区域性试验的老办法已不太适合应对当前的挑战,这些挑战涉及到如何使一个以制造业为支柱的经济体转型为以服务业和消费为支柱的经济体。现在需要进行更加大胆的改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