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國殤日兼港殤日兼愚人節的10.1

昨天是中共國慶,曾是許多中國人認同的新中國誕生的日子。1949年人民共和國剛成立時,我們看到進入廣州城毫不擾民的解放軍,以及建政初期的新氣象,曾認為這是告別貪污腐敗的國民黨政府的新國家的起始。年輕時讀過為中國革命而犧牲的烈士夏明翰的就義詩:「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後來人。」64年過去,夏明翰以頭顱換來的中共政權,比之國民黨時代,更要腐敗千倍。昨天是瀋陽小販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的「頭七」,大陸網民號召民眾發聲,「道路以目,連石頭都要發聲了。頭七的日子,讓我們為他擊鼓鳴冤!所有在中國遭受過冤屈的人們,舉起家裏的鍋碗瓢盆,敲起來吧!哀悼被中共殺害的小販夏俊峰。」夏明翰的就義詩被改換成:「殺了夏俊峰,還有後來人。」在網絡瘋傳。

去年,艾未未在英國雜誌《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的中文版中國特刊上問他的十七萬推特粉絲:中國的未來如何?排在第一的回答推文說:「在中共國還在的時候,中國的未來就像且戰且跌的股市K線圖。她每一次救市回升,都將消耗巨大的社會資源,但管理者的獲利從未停止。最終資源耗盡,所有的價值觀崩塌,連美好的詞彙都將消耗殆盡。」這是一個宏觀的概括。以「中共國」來描述現狀,告訴我們10.1不是國慶,而只是一次改朝換代。另一段回答推文說:「中國社會將不再會單純停留在改革層面,單純的改革或漸進的改革已經不能從僵化腐朽的體制中誕生。相信在廣大民眾的推動下,未來政治革命將會是必然的。」期待的是另一次改朝換代。

國慶日在大陸已被民間稱為「國殤日」,前夕的9月30日,廣州街頭有人拉起橫幅:「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

海難是冥冥中的安排嗎?去年在疑似中共黨員騙取特首之位後的「國殤日」終於成為真正的「港殤日」。回歸後每年的國慶煙花匯演,於去年舉行前大半小時發生了南丫島海難。特首在已知海難發生的情況下,煙花匯演卻如期舉行。海難與煙花匯演是有關連的,如果沒有煙花,就不會實行海面管制,造成擁擠;如果沒有煙花,海難船就不須趕回去。如果不是適逢10.1,今年的海難日特區政府就不會刻意淡化事件。梁振英果如海難家屬所言:「只顧出席國慶活動,不悼念死者,是對死者一種侮辱!」實際上,這不僅是對39名死者及其家屬的侮辱,而且是對香港所有市民的侮辱,對他作為香港特首這身份的侮辱。今年4月民政事務局還就今年國慶煙花匯演徵求贊助,被網民狠批罔顧死難家屬感受,在facebook開設「10月1日,香港不再需要放煙花!」群組,促請政府取消國慶煙花,並以悼念儀式代替。結果是煙花停放一年,但幻彩詠香江如常公演,特首高官忙於參加各種國慶活動,而對港殤日的任何官方悼念活動則欠奉。中共國的國慶凌駕了港殤。我們試想,若美國有人在911紀念日這一天大搞甚麼慶祝活動,他們一定被視為美國的敵人。港殤日的特府也可作如是觀。

回歸後的10.1,對香港人來說,雖沒有慶祝的心情,但至少有一天假期可以逛逛街。但大陸黃金周開始,大批自由行旅客湧港消費,名店林立的地區擁擠不堪,離島和郊區也有內地客身影和高分貝的普通話聲。昨天是港人假日被困家中的日子。何處有港人港地?

昨晨《明報》網在報道升旗禮時寫道:「特區政府稍後還將在會展舉行國慶酒會,特首稍後將辭職。」其後更正為「特首稍後將致辭」。打錯字不奇怪,但網民留言卻反映了民心:有人說本擬開香檳慶祝,有人說空歡喜一場,有人說心情被送上雲霄又跌回谷底。其中一留言說:「10.1成為香港另一個愚人節」,則最為貼切,不過那不只是愚弄香港,而且是愚弄中國和愚弄世界的節日。

《三國演義》「諸葛罵死王朗」中說:「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行之輩,滾滾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這是今日中國?今日香港?

在回答艾未未關於中國未來的推文中,有大陸人說:「中國的未來跟我沒半毛錢關係!」「我幹嘛非要一輩子和中國耗在一起?中國,離我遠點。」

在國殤日兼港殤日兼愚人節的10.1,香港人要自救,要能夠自主地為海難者哀悼,共同努力的目標,就是使中國,不,是中共國,離我們遠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