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当国庆周年纪念撞上敏感数字

一般国家的64周年国庆通常没什么特别的,短暂庆祝一下,很快就会被遗忘。但本周二中国的64周年国庆是个例外,电视以及广告牌上随处可见的“64”让许多人有种不和谐的感觉。

在中国,这个数字高度敏感,因为它与后毛泽东时代众所周知的一个事件有关,那就是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对抗议者的镇压活动。数十年来,这个数字一直被视作这个中共最黑暗时刻的代名词,事实上这个数字现在是一个禁词,通常在网络搜索中被禁,报纸上也不会出现。

但在周二国庆日当天早晨中国最高领导层在雨中向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鞠躬之际,审查者别无选择,只能放松他们的控制。网上中国政府的批评者也迅速利用了这个机会。

在新浪微博上,一位用户写到,对某党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应对的国庆日,这个数字这么敏感,可又不可避免,坐等看小秘书们有多忙。

新浪微博通常会对“64”的搜索结果进行重度过滤,有时甚至直接屏蔽这个数字,但周二在微博上搜索这个数字能显示逾4,300万条带有这个数字的微博。

其中许多微博都附带一张64周年纪念插花的照片,照片上还有“难忘”两个字,表面上看是经过了Photoshop处理。

中国国庆日是纪念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上正式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的日子。

一位新浪微博用户在这张照片的评论中写道,我们国家不是世界公认的有5000年文明历史吗?为什么一些组织说中国只有64岁呢?谣言,肯定是谣言。他暗示这种谣言也应当根据新规受到惩罚。根据中国的新规,互联网用户发布的谣言如果被转发了500次及以上,则将面临入狱等惩罚。

他说,请转发这条微博500次。

没有多少微博用户直接将国庆64周年与天安门事件联系起来,这种做法肯定会吸引审查者的注意。他们选择隐晦的表达,一些人只是写下这个数字,然后加上一个用于表达哀悼的蜡烛图案。

一位微博用户写到,在这个敏感的日子里,热烈庆祝我们伟大祖国的生日,同时缅怀在那天离开我们的尊敬的校友们。

知名报纸专栏作家姚博指出,周二是因杀死两名城管而被执行死刑的小贩(他自称是出于自卫)的“头七”。这一死刑判决引发了巨大争议。他写到,一个政府建立了64年,它不该让自己的人民相互为敌。

与此同时,改革派法律学者徐昕在微博上贴出一张中国宪法的封面图片,并写道“64周年”。实际上,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直到1954年才获得通过,但近来改革派一直在与新毛派进行有关意识形态的斗争,双方的争议在于中国是否应当更好地保护宪法中提到的个人权利,包括言论自由。

尽管审查者可能解禁了这个数字,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在忙着控制相关讨论。比如“沦陷日”就被新浪微博禁止搜索,因为一些微博用户用这个词来暗指那次事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