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签了冰岛签希腊,危机之后中国为什么总是出手?

现在欧洲混得最“危机”的,就属冰岛和希腊两国了。冰岛人不多,却大胆搞起“金融工程”,上其它国家高息揽储,瞎投资血本无归,捅出了天大的篓子。希腊人干活少享受多,编造财政数据混入欧盟,大发国债透支未来无以为继。两国先后爆炸,人人喊打。奇怪的是,中国近来却高调地与这两个“危机国家”签合作协议。

常委之一的贺国强6月9日访问冰岛参观地热发电供暖。央行和冰岛央行签了35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在希腊的动作就更大一些。副总理张德江见了希腊总统、总理。主要协议是长期租用重要港口比雷埃夫斯,14项商业协议签订,涉及多个领域。

根据协议,世界最大集装箱码头运营商之一中远(Cosco)将在希腊建造最多达15艘干散货船。09年,中远接管地中海东部最佳港口比雷埃夫斯,交易涉及经营权费为10亿美元,期限为35年。

中国建筑商北京建工集团(BCEGI)也签署一份在比雷埃夫斯开发宾馆和购物商场的协议,其价值为1亿欧元。

其他协议包括:中国华为科技(Huawei Technologies)与希腊电信公司(OTE)交换技术;希腊食品企业签订了4份合同,将向中国出口当地生产的橄榄油。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合同的具体金额。

中国还在考虑收购亏损的OSE铁路网股权;希腊政府已承诺对OSE实施私有化。此外,中国将在克里特岛建设1座机场、在雅典北部建立1处物流中心,并建立1座海洋主题公园。

中国交通部长李盛霖还与希腊经济、竞争力与海运部部长Louka Katseli签订了一份关于在船运领域展开合作的协议。船运也是希腊支柱产业之一,该国控制了全球商船队的接近20%。

而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经济体已经有不少了,

资料显示,此前中国央行已经与其他央行及货币当局签署了总计6500亿元人民币的六份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包括:2008年12月12日与韩国央行签署的 1800亿元框架协议,2009年1月20日与香港金管局签署的2000亿元正式协议,2月8日与马来西亚央行签署的800亿元正式协议,3月11日与白俄罗斯央行签署的200亿元正式协议,3月23日与印度尼西亚央行签署的1000亿元正式协议,以及3月29日与阿根廷中央银行签署的700亿元框架协议。

从时间点看,这些地区的央行签约时,多半也有应对危机的需求。

相关的发达国家和冰岛、希腊是谈什么呢?英国等债主让冰岛还钱,冰岛全民投票赖账。欧洲央行准备增发数千亿支持危机成员国的国债,但要求希腊减财赤,希腊全国罢工反对政府缩减开支的计划。也就说,基本是在谈钱的事。危机国要说清楚,还不还钱、啥时还钱、怎么还钱。救援计划,就谈的是谁出钱,怎么出钱。

按照这个“借钱还钱”的方法,两国都找过中国。冰岛当时真的找中国借过钱,先找了俄罗斯。按高盛的说法,希腊要找中国借200亿欧元。这是因为中国外汇储备多,能拿得出钱来,找中国“买单”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当然也就是没有下文的。这就和阿拉法特以前被以色列欺负得实在受不了,写信找江泽民“主持公道”一样,是病急乱投医。

对这类事情,中国其实有一套成体系的办法。以前主要是和非洲等落后国家合作,苏丹是榜样。后来不少经济发展水平高一些的国家也来合作了,印尼、马来西亚、阿根廷、韩国,都有需要。再后来,冰岛希腊这样的“发达国家”也有需求了,所以就签了合作协议。

中国的办法其实并不新鲜,就是看谁有需要,谁来合作都行。穷国行,不那么穷的也行,有没有危机都行,有没有钱都可以。总之这套办法适用性很强,并不只是出了危机去“抄底捞便宜”,而是对方有了需求。而且这套办法别的国家轻易搞不成,只有中国搞起来合适。那到底是什么办法?

说起来也没有啥。发达国家是谈“钱”,欠钱还钱筹钱给钱。中国就是谈“生意”(business),找到双方可以合作双赢的生意,就操作起来。挖矿可以,造厂可以,基建可以,服务可以。啥都可以,只要是可以双赢的“生意”。重点在于双赢,而双赢的基础在于有“生意”。你光钱来钱往,财技再高,包装得天花乱缀,没有靠得住的“生意”,那等于是炒来炒去,迟早会出事。

为什么和中国就容易找到双赢的“生意”?这是因为中国现在具备了条件。首先,做生意要本钱。先别和哥提钱,哥这都有,不是问题。只要生意是可以做成的,这本钱哥就先出了。第二,做生意成本高了不行,成本高了会亏本。这也别和哥提,控制成本是哥的强项。第三,做生意要市场,没市场就白折腾了。这统统不要和哥提,哥这市场需求大着呢。第四,做生意要有执行能力,搞基建办厂子动作要快,别拖太久事情拖黄了。这更不要和哥提了,哥保证没别人干得更快。第五,合伙做生意要稳定,别弄到一半改朝换代换人了。这也不是哥的事,哥这政权之稳固,政策之连续性没别人比得上。这几条一合计,只有中国有这条件了,全球确实是没别人了。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别人基本不敢往这条路上想。

有这么几条独特的优势,所以无论你那国家多么水深火热了,中国都可以找到合作的空间。基本上只要有个“政府”,哪怕条件再差,中国也能找到双赢的生意。伊拉克、阿富汉、朝鲜,这都是毛病不小的主,照样能合作。除非你闭关锁国,或者看不上中国,或者防着中国,有双赢的好事也不要。甚至敌视也不要紧,再防着中国,一般也没印度那么神经,中国还是印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只要有那么点子意愿,事情就能成。

冰岛、希腊出事了,在英国德国等相关发达国家看来,它们就成了滚刀肉一样的赖子。英国人给冰岛银行黑了钱,痛骂一通。德国人说希腊人太懒,出钱给它的国债包底很不情愿。但在中国看来,哪怕是冰岛希腊这种没谱的主,也能找到合作双赢的生意。光借钱当然不行,所以回绝了买国债的要求。但是一起做生意,那却大有可为。冰岛的地热,中国也有,把地热电站、供暖系统弄起来,是不错的生意。希腊比雷埃夫斯是良港,中国船队在那放个基地看着不错。

为了把事情做成,光有条件不行,还要一套做事的机制。比如它光问你借钱,这是不行的。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就是一个好机制。本币互换,是说互相买商品的时候,支付起来方便,也能化解各种货币风险。其实质在于有商品为根基,相当于“专款专用”,这就不怕出事。它缺钱了,可以根据协议,做生意挣钱,就有来活钱的路数,比光着急要好。这是“授人以渔”,有可扩展性,生意可以越做越大,再穷的人都可以干。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的钱数,就差不多与贸易规模相当。光借钱,不知啥时还不上,后面就搞不下去了。

因为有了这个双赢合作的机制,我也对中国的贸易增长更加看好。一般的分析容易忽略这个主动操作的空间,总说别人没钱买了,中国产能过剩了,没有可持续性。中国需要进口的东西总不会少,别人没钱,只要还有些东西可卖就做得起来。中国的办法是“做市场”,不是“挣钱”。如果没有双赢机制,人家的钱迟早挣光搞不下去了。有了双赢,人家也能从生意里挣钱,就越做越大了。

这个双赢机制的潜力还很大,现在人们认识得不够深。越是危机就越会发现,还是中国的这套办法有得玩。发达国家的全球化贸易,搞的是单赢,或者透支消费,确实搞到一定程度就不行了。中国的双赢多边贸易机制,在这种情况下会显出优势,能够支撑中国贸易继续发展一段时间。

加入WTO帮助中国的贸易规模增长了好几倍,已经成了世界最大。现在WTO框架问题也不少,推动力小了。而且基于WTO统一框架的贸易也可能没啥好处,卖东西给注定破产的国家,可能确实只是挣白条。办个展销会,不知从哪跑来的商人拿着不知哪来的美元签了单子。中国落下的只是美元,已经太多了,收到一定程度不想收了,实在的东西却交出去了,没捞到别的。这种情况下,发展双边合作,精细化地操作可以双赢的“生意”,是一个好办法。我认为这个机制的生命力强于大而化之的WTO组织协议。

(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