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再遭整肃 多方打击齐至

3月22日,凤凰卫视主持人闾丘露薇在twitter上说:”光明日报要换新领导了,据说是冲着新京报去的”。预言很快成为现实。3月30 日,光明日报总编辑、副总编辑易人。新任总编辑,恰与新京报刚发生过摩擦。

2010年1月,新京报《评论周刊》全文转载《检察日报》综述 “2009年度十大影响性宪法事例”,其中第8条事例为”广电总局大规模关闭视听网站事件”。此事激怒了广电总局,直接上告到中宣部,严厉申斥了新京报。 而此次调任光明日报总编辑的,便是广电总局副局长。

在中国大陆,整肃一张报纸的办法有很多。自2005年罢工事件后成为新京报唯一主管单位的 光明日报,要”冲着新京报去”,无需亲自动手,只要在需保护时不保护即可。南方报系诸多报纸一纸风行,其重要原因便是主管单位的广东省委呵护有加。主管单位不伸手,在利益丛生的中国社会,等待一张报纸的命运是什么,不言而喻。

对新京报的打击很快开始。4月15日,青海玉树强震。一张消防员从废墟中抱出一具童尸的图片被京城和外地诸多媒体用作封面,新京报仅仅将之作为内版普通图片。中宣部却单单就这张图片点名批评了新京报。某高层”拍案震怒”。
在中国媒体最为敏感的6月4日,新京报也难以避免”被关注”。当日的新京报A40版封底,”城市表情”的图片拍摄菜市场鱼贩收摊,有菊花、杀鱼的血手套等内容。经过引申、解读,图片的内容与”不能提名字的日子”联系在一起,再次被点名批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9日,新京报刊出对湖北 “土炮抗拆迁”的杨友德的专访。此前,已有其他媒体报道此事,新京报并非独家、首发此文,并且,作为尺度一向大胆锐利的新京报,该专访文章严格遵循采访原则,内容比起其他维权类稿件也并无突破。但该文引起中宣部和光明日报强烈不满。光明日报由某副总编带队组成审阅组入驻新京报,在每日出版前审稿、评议。目前,审稿组每日在新京报四层审稿,众目睽睽下,并不避讳,在实质上限制了新京报的独立采编工作。

无巧不巧,国家机器也开始对新京报发难。6月11日,国家发改委网站显著位置发文,指新京报”炒蒜高手掷千万买走百斤金条”报道不实。该报道在采访和编辑上确实存在问题,但新京报同样并非独家首发, 由于出版周期差异,已有京城其他媒体提前或同期刊出该报道。发改委在辟谣文中单点新京报的名字,而新华社”恰好”立即将该文作为通稿,全文转发至全国媒体,事实上完成了对新京报的污名扩大化。

以上各事,若孤立发生,报纸可能通过沟通交流消除影响;即使连续发生,主管单位与报纸领导若能充分沟通,及时应对,也不致伤筋动骨。但作为主管单位,光明日报却没有出手相救,反而如2005年新京报地震时一样,趁机出手夺取控制权。在审稿组入驻后,光明日报提出,鉴于新京报”事故”频发,应尝试将审稿组常设化。

新京报的成立,经中共最高宣传主管部门特许,由南方报业跨地与光明日报合作开办。 2005年,两岁的新京报经历”父母离婚”,南方报业事实撤资,光明日报独揽管理权,由此引发人事地震,大批采编精英出走。2010年,在管制日渐收紧之时,打击骤然接踵而至,新京报可能面临二次震荡。与其所代表的媒体改革尝试方向一样,新京报的前途,也渐渐模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