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没有少数派(任何社会一旦僵化,就回天乏力了,日本已经是这样,天朝各种乱,但是这种乱也许正是潜力)

这二天《半泽直树》的讨论颇为热烈,chenzq55写了许多赞美日本的话。我是懒得理他,要反驳的话,可以从上到头皮都剥下来。
今天下午,本来想写一篇“管理学”有关的文章,后来想了,这篇写了,多半也是给俺LP删除的下场。
没有什么可写的话题,来剥日本人的皮吧。

一)一八四零

1840年的时候,没有一个中国人怀疑,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制度。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纲五常,天地方圆都可以在儒家学派的范畴内找到解释。内圣外王,理学和心学的发展也达到了顶峰。
英国人懂什么,一群蛮夷。在官方的文书上,英国人最初的翻译是,意思是西人不识王法,与禽兽无异。所以一律加上口字。当然,同样的受害者,还有。

当道光皇帝和他的大臣们,听到英国Victoria女王年方十八,尚未婚配。而且其国历史上有过三任女王,不由得哈哈大笑。纷纷说到:“西人愚昧,不知道其国已几易其手”。

皇权是严格地遵循男性血统的。象一国政治如此混乱,不由得被清朝皇帝们大大地看不起。在满清朝廷的眼中,“英国政治”充满了谬误,犯了无数个错误,当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后来的结果呢,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被英国人打得满地找牙。

二)日本人

1840年的时候,没有一个中国人怀疑,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制度。

我们相信政治应该是这样的。忠君爱国,志士成仁。“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臣闻天下大义,当混为一

当1840年,中国人看待远洋船渡而来的英国人时,眼光是这样的,一群蛮夷。他们既奉行着错误的政治制度,又做着禽兽猪狗不如的行径。士大夫还没有商人有政治地位。如此倒行逆施,又企能长久?

1840年时,“完美”的中国人看待英国人时,是充满了挑错和鄙视的。其态度,就和《半泽直树》看待2013年的中国人差不多。

什么,差不多?

是的,在“完美”的日本人眼中,他们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制度。严谨,求是,坚韧,忠诚,诚信、在五德俱全的日本人眼中,荒唐混乱的中国人简直浑身上下充满着错误。

和身满虱子的不列颠海盗也没什么二样。

好吧,那就让我们打得日本人满地找牙吧。

三)国制之殇

说到中国历史,一直有二个谜。

一个谜是,工业革命为何未发生在中国。宋代之际,中国的生产力就已经远远超过欧洲。1750年之际,当英国开始制造蒸汽机,中国仍拥有比英国更好的技术和工人。

第二个谜是,当工业革命传至亚洲时,中国的反应为何如此慢。

在所有国度中,日本是最幸运的。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摆脱了儒学的传统,“脱亚入欧”明治维新飞快地就成为了世界工业强国。

在所有国家中,学中国学得最象,其官僚系统最腐朽无可救药的垃圾娘炮国家,是韩国。可是棒子现在也腾飞了。

只有中国,历经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换了四个政体三个政权,耗了140年,一直到一九七八改革开放,才稍微看见了一线巨龙的曙光。

为什么,为什么当时1840年中国拥有全亚洲最好的人力资本,最多的受教育民众,最广泛的道路灌溉船坞等基础设施,最悠久的城市与缙绅自治传统,但是,最终中国却是最慢的一个。

为什么,这是《半泽直树》们该说的话。

四)完善

我们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太“完善”。

用历史教科书的说法,是“高度集中的中央集权”。中国的皇权已经长得太大,太宽,无所不在。

日本的西南夷,可以自由地和荷兰人做贸易。可以从荷兰进口武器,可以试点荷兰的社会管理体制,安装荷兰的机器。【注1】

但在1840年的中国王朝,这些事是绝对不允许的。

1840年的中国王朝,皇帝统治着一切。既不允许你尝试新的体制,也不允许你进口新的机器,不允许开电报局,同人馆,不允许办报纸文字狱。对海外的贸易,被严格地限制在广州“十三行”的手中。除此之外,片帆不得入海。

在1840年的中国,如果你想出头,你只有读八股考科举一条路。除此之外,经商,务农,分分钟被贪官恶霸搞死。

读书,你则只能依附于朝廷。并且分同乡,同榜,同科,束成一股股派系,在政治上党争不息。

换言之,“体制”的力量太强。

1840年的满清中国,“体制”无所不在。做什么事都要经过体制,只有体制内才能飞黄腾达。日本的丰田,铃木,基本是靠民间的力量自发成长起来的。而中国则没有这个可能。

【注1】:著名的“铁枪的故事”,就是指鹿儿岛岛主卖掉了女儿,换回了荷兰人第一台蒸汽机。

五)半泽

看《半泽直树》这部片子,我们看到的不是希望和坚韧,而是恐怖。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半泽直树》里面的日本社会,则是织网社会,体制力量无所不在。

在日本,你首先要读一所像样的大学,然后要进一家像样的公司。

我们可以看见,半泽这种算是课长级骨干人物,但却是住在公司的集体宿舍。

看到这一节时,我们看到的不是关怀,而是恐惧。

住集体宿舍,如果公司刁难你,不让你住了怎么办。

住集体宿舍,如果你被降职外放,工资下降怎么办。

住集体宿舍,如果你得罪了上司,给你穿小鞋怎么办。

在日本的社会中,“半泽”这类人工资十分低,以至于他们不能获得人身意义上的独立。

铅笔社说,没有财产权就没有人权。

经历过中国旧历史的人都知道,人民公社里的大队长,会怎样对待你。

当居委会干部掌握了分配房屋权力后,他会怎样刁难你。

80年代最初的那批人,他们咬牙狠心下海,公家不给你租房怎么办?

日本的“一元”势力太强大。每一个日本人踏上社会,首先要读一个大学,没有庆兴社的学长们关怀,以后你在职场中几乎就没有战友。

这和中国封建社会“同榜,同乡”又有什么区别。

进了日本公司以后,公司又有太大的权力,他既控制着你的工资,又控制着你的宿舍,最关键的你还不能跳槽。

在片中,曾有一段渡真利忍想跳槽去欧美的外资银行。因为任何一家日本银行,一只会重用自己培养的人,二不会录用叛徒。

经历过中国国有企业的人都知道,在这样的制度下,进棉纺厂就棉纺厂做一辈子,进纺织厂就纺织厂做一辈子,哪还会有什么前途,哪还会有什么创新。

看《半泽直树》只能让人看得窒息。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体制”的力量太太强大。每个人只能想方设法,在体制中找到一个螺丝钉的位置,然后你就一辈子不能移动。

美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人前一分钟是个家庭主妇,下一分钟就可以去应聘电视主播,再过一阵子可以去做体育经理人。

在美国,存在一个职业经理人阶层。IBM的高级经理,明天可以去Intel上班,后天可以去Cisco上班。

所以美国经济,永远都充满了创新,21世纪领导世界的发明基本上都出在美国。每一份资源都可以重新配置,而且人们拼搏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士气。

至于日本,片子中戏剧性的设计了半泽的领导浅野是个贪污犯,所以一扳即倒。

但他如果不是个贪污犯呢。

如果他仅仅是老朽昏庸,保守糊涂,“齐心服侍山大王”呢。

我们设想一下,现实生活中,半泽的老板并不是一个贪污犯,他仅仅是个庸官。

无论什么样的业务,他总是说“有风险,有风险,再想想”。

无论什么样的创新,他总是说“不妥,太新,有风险”。

任人唯亲,官僚拖沓,简直就是个生产力的破坏器。但是,但是,他绝对不贪污!

对于这样的领导,欧美制度很容易辞职了事,可是半泽他们怎么办?

天天服侍着一个猪一样的领导,而且这样的工作你要做一辈子,一辈子没有别的拐弯,没有别的出路。

你还别惊讶。

真的现实生活企业界,绝对的黑,绝对的白都是很少的。更多的是灰色。

也就是说,猪头领导是占99%的。

他并没有错,任何新业务都有风险的。所以你无法从公司内部制度上扳倒他。但这样一个老朽昏庸的白痴,是多伤害士气的你知道么。

日本企业无法克服这样的顽疾。

所以日本企业一塌糊涂。

日本的体制太强大,太完善,就象1840年的中国。

六)日本沉没

政治信仰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体制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大清朝并不缺乏勇士,在面对面投掷炸弹的游戏中,僧格林沁的骑兵震惊了英军,无法想象这是人类军队能够承受的牺牲。

但是总体而言,清朝输掉了这场战争,而且毫无阻滞的沉沦到底。

日本人不缺努力勤奋工作的半泽们。

但日本的制度有问题。

半泽越是努力的工作,越是维护这个体制,越是“神圣,尊重,坚守”这个体制,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越远。从第一集老头子哭着跪下坚持手工,我就知道这个民族完了,越是坚持越是完蛋。

当半泽在公司里上班时,事实上并没有力量可以约束他的高层领导为所欲为。如果他不受贿,事实上半泽并不能扳倒任何一个。

在社会层面,日本的产经关系不受约束。《半泽》剧中,任何日本的公司,离开了银行的合作,都很难生存和发展。而银行本身挑剔的目光,就形成了一种筛选和垄断。

相反的,如果看多韩剧,无论《朱丽叶的男朋友》《钱的战争》,韩国的地下,有一股非常大的力量私债业。这股民间的力量支撑,使韩国经济有更多的活力。

而在中国,温州地区,高利贷非常盛行。民间集资以及走私,吃撑起了福建,广东等大省的经济。

我将这篇文章取名叫做“日本没有少数派”,并不是指的日本政坛上没有反对党。

事实上,正如美国人嘲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其实这是同一个党。无论谁的上台,小渊和小泽的政见也是差不多的。

我们真正在意的,其实是体制之外“草根”的力量。

美国天天强调的,美国需要的“草根”的活血。只有体制外的血统,才能修正和改良体制的腐朽。

美国一直强调他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尤其关注“草根”出头的机会。这是一个全方位的系统工程。他包括到;

普通人有没有体制外生存的机会
普通人有没有体制外创业的机会
普通人有没有体制外借力的机会
普通人有没有体制外转为主流的机会

以上这些机会日本都没有,日本就是个“一元”社会。至少有一事我是千万确认的,在日本,是不会产生“水库论坛”,不会产生水库这批人的。

去死吧,日本陆沉。后清帝国万万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10月7日01:56 | #1

    贬日奉美,挑拨离间!再贬低也阻止不了在美国倾斜政策下日本的重新崛起,你天朝的廉价奴隶都老了,末日黄花闹不了几闹了,别看这次亚太会议奥没出席,人家那是务实真人不露相,表面的风光掩盖不了内里的虚弱,走着瞧,不出两年就露底了

  2. Youyou
    2013年10月7日05:45 | #2

    一个奉行多党制,并且保障民众言论自由的国家还没有少数派的声音?20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的有识者一直都在批判日本传统制度的僵化,加上学历社会导致日本产生许多在官办国公立大学、研究机构之外的所谓“体制外”谋生的自由学人,他们使日本不缺乏反思自身缺陷的能力。这一点上,天朝学界完全被御用、奴化的状态与之如何比较?

  3. 嘿嘿
    2013年10月7日06:15 | #3

    尽管去说日本蛮夷、一潭死水好了。这不同于意淫,因为问题的确存在,我也不看好倭国。但就算日本以后被人揍,也轮不到后清腐朽帝国。说后清因为乱而有后发优势,是真正的意淫。

  4. Mobile Guest
    2013年10月7日00:22 | #4

    除了丫丫,还是丫丫,折腾了一百年又回到了原点,不信走着瞧

  5. Mobile Guest
    2013年10月7日00:36 | #5

    朋友,这乱要真闹起来了,哪可是上千万人的死亡,现在的P民恨不得将所有的官员都杀了,呵呵

  6. 匿名
    2013年10月7日22:50 | #6

    这个作者写得好像中国就有少数派似的,中国的少数派连头都不敢露、露头就抓起来。
    中国的体制不强大?充满活力?底层人民不靠关系有出头之日?大家都不求稳定?
    日本确实有严重问题,但中国的问题比日本严重多了。

  7. 匿名
    2013年10月7日23:19 | #7

    只能说作者对日本社会,日本的公司的认识十分肤浅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