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鬼佬搵食

我不知道誰是馬斐森,我不知道盧寵茂和程介明反對他接任港大校長的確切理由,我也不知道那些支持他就位的原因說不說得過去,因為我就和大部份人一樣,只能在新聞裏頭看到一些零零碎碎的材料,沒有更多足以做出合理判斷的充份憑據。然而,我可以大膽地評論其他人的評論,尤其是那些集中在他族裔身份上的評論。

劉細良兄在《主場新聞》上頭確切肯定「港大揀對了人」,因為「一個抱住『做好呢份工』心態嘅洋人校長,比熟悉國情,希望將港大貢獻俾祖國嘅華人校長強得多」。表面上看,這話說得沒錯,華人的身份確實容易惹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就算外籍華人,只要懂點中文,有一丁點「血濃於水」的族裔情感,人家肯定就會搬出一套套的「中國夢」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類的說詞來弄得你暈頭轉向。在普洱茶與茅台酒的交替灌溉之下,讓你更深切地體認到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的做人藝術,比方說國家領導人應該坐在台上的什麼位置。

但話說回來,難道一個只想「做好呢份工」嘅鬼佬就一定不會被我們的「特殊國情」同化嗎?我的經驗判斷,有些老外恰恰是因為太想做好呢份工,最後反而變得比中國人還像中國人。我們自己人都看不過眼的人權問題、政治壓迫,乃至於無孔不入的後門關係,他們全都可以當成是不同文化的特殊習慣,不只寬容尊重,還要學習活用。說到底,他們又不是同你有親,只不過是到此一遊搵真銀罷了。什麼原則價值,全都得讓位給靈活多變的謀利手段。

先別說上海外灘天台酒吧上頭那些樂不思蜀的叩頭洋人,只要看看知識界學術界的狀況,便能明白天朝的厲害。有些跑遍全球一場演講幾十萬的知名學者何以出書唱好中國模式?不妨瞧瞧他們攜眷來回搭頭等艙幾十次的費用是誰出的。為什麼有些國際第一流大學的中國碩士生連英文都寫不好?不妨看看他們就讀的系所是誰來出錢資助?更別忘記薄瓜瓜,吃喝玩樂成績差,你說他的牛津哈佛是怎麼混進去的呢?

可見非我族類未必就不能學會我族的政治菁華,鍾逸傑豈不就是最佳人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