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宏斌:关于夏俊峰案知情人士的爆料 他真的是悲情英雄吗?

老端注: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的内幕?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向我报料的知情人士太多了,下面就是一位沈阳当地市民qsn999告诉我的信息,看完之后你自有结论。

————————————————————

作为一个沈阳人,我们都讨厌夏俊峰这个人,可笑有些外地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好人说成坏人,把行霸说成好人,在那瞎参合。

夏俊峰摆摊违规是毋庸致意的,夏本身也知道,因为他也曾做过城管。在沈阳,城市管理规定,摆摊必须接受政府部门管理,必须要有许可,必须要有固定位置,很多马路市场一天只交几元钱,像我家附近这个市场,已经存在6年了,以前堵路,影响市民上班通行,但经过城关管理,摊贩都从马路中间上到马路牙子上面,把道路让出来了,秩序很好,生意极好,既照顾了摊贩,有兼顾照顾了市民,两全,摊贩与城关相处非常好,互相关照,和气生财,已经6年多了,没有矛盾纠纷。

城管为什么与夏有纠纷?原因是夏属于最为典型的违规摆摊,没有许可,不接受任何管理,满城市乱串,把城市当作自家炕头,喜欢去哪里摆摊就去哪里摆摊,特别是推个煤气罐专去人多的地方,要知道,对于煤气罐,属于危险品,对于烧烤,属于污染,城市限制更多。但夏推个煤气罐,专门去人多的学校门口、学生中间去卖,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人们又会指责政府监管不力。

夏摆摊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儿子上培训班。沈阳摆摊并不贵,但夏违规摆摊就是想要一分钱不交,同时想不受限制随便去人多的地方摆摊。对于违规,夏比你明白,但是他就是欺负城管执法软弱,所以敢于违规长达半年。这期间,城管告诫他无数次,但没有丝毫用处,他就是置之不理,而与城管打游击战和持久战。这种情况,在任何国家,都要被处罚或抓起来。所有文明执法在夏身上都用了,道理夏更明白,但就是不理睬,长达半年,你让城管怎么办?

依据城市管理规定,告诫多次不听的,可以没收摆摊工具,所以城管依法没收违规半年者的摆摊工具,这没有丝毫毛病。但夏暴力抗法,抢夺工具,不服从处罚,并主动去城管办公室索要,这在国外是重罪。最不可饶恕的,是带刀去的。

是个人都明白,空手与拿凶器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城管赤手空拳,夏拿刀行凶,这个刀不是城管的,也不是夏随手捡起来的,而是自身携带的,这个性质是最重的,说明他行凶是有企图的。而他杀人,刀刀致命,下手狠到极点,特别是背后杀人,说明不是防卫问题,而是追杀,特别是杀掉与其没有丝毫纠葛关系的人员,与防卫没有丝毫关系。

而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夏本身几乎没有伤痕,根本无法证明其生命受到侵害必须动刀杀人。生活中,纠纷每时每刻都在发生,骂人打架是家常便饭,你孩子如果在幼儿园或学校与同学纠纷,难道必须要被对方以防卫之名拿刀杀死?如果这样合法,那么我们14亿人口,一年之内就会减少一半。

小贩夏俊峰真的是悲情英雄吗?

文/端宏斌

在上一篇文章《关于夏俊峰案,你所不知道的》发表之后,我收到了近万条评论回复。该文在各大网站引发了广泛热议,我也被某些人戴上了“知名五毛狗”的帽子,以前就有人说我是“五毛狗”,现在终于变得“知名”了,一步就跨入名人的行列,让我诚惶诚恐。因此我决定再写一篇文章,把“知名五毛狗”的名头给坐实了,虽然我至今还没拿到一毛钱。

夏俊峰案本是很普通的刑事案件,他杀了俩人,重伤了一人,死刑的判决是非常合理的,但问题就在于他们的身份,杀人者是小贩,被杀者是城管。在现在的网络语境中,前者是可怜的受压迫者,后者是邪恶的压迫者。于是公知媒体就把夏俊峰包装成了一个悲情的英雄,还暗示你,他是孤胆一人对抗万恶的体制,夏俊峰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据说,现在捐给夏家的善款已经有百万元之多。一个杀人犯能拿到这么多善款,夏俊峰可能是古今第一人。

本文的目的是剥离“小贩”和“城管”的身份,就事论事的还原案件的本来面目,告诉你案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俊峰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本文所有资料全部来自媒体报道以及法院的材料,欢迎理性的读者自行去求实查证。

关于案情,夏俊峰自己是这么描述的:以前在五爱市场摆摊。城管打他,拿凳子和水壶往他脑袋上砸,他兜里正好有切香肠的小刀,就掏出来捅,就捅死俩,还重伤一个。

看完以上的描述,你脑海中一定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邪恶的城管在市场里公开殴打小贩,小贩被狠狠的往死里打,小贩求饶不成,最后发狂,掏出一把刀,把打他的城管整死了。

如果你这么想,那么恭喜你,你被骗了。因为杀人地点并不在市场里,而是在城管的办公室。另外,夏俊峰被抓之后并没有申请验伤,因为他身上没有伤,想验伤也验不出来。夏俊峰跑去城管队还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因为他和城管司机在2006年就认识,是同事关系。

下面我们来谈谈法医常识。

被害人申凯(死亡)左胸部刺创刺破心包后刺破左心室前壁,尔后于后壁刺出,创道长达12厘米。
被害人张旭东(死亡)左胸部上方刺创刺破左肺上叶后刺破心包,尔后刺破左心室侧壁,创道长达11厘米,左胸部下方刺创亦长达9.5厘米,刺破心包。

以上两刀是致命伤,他们每个人都被刺了数刀。申凯创道长达12厘米,基本上是前后捅穿了。光创道就有12厘米,这把刀肯定不是小刀了。夏俊峰主动跑去找城管,为什么要带这样一把刀?当年药家鑫拿刀捅死路人,你会质疑他为何随身带刀,现在你怎么就不质疑了呢?

更重要的是下面这条:

经法医鉴定,二被害人所受刀伤均为静态扎刺伤,并无划伤,这与夏俊峰辩解在遭到二被害人殴打后用刀乱划拉的供述完全不符。如按其辩解双方应是在动态下形成创伤,但在被害人身上并无运动伤。被害人申凯背部、被害人张旭东背部均有多处刀伤刺创。

我们来设想一下,假如夏俊峰被一群城管围殴,他被逼无奈,掏出小刀,此时第一反应是用刀逼退城管,必定是用刀胡乱挥舞,如果城管受伤,那么伤口一定很长,但很浅,而且全部在被害人正面。可是这样的伤口在死者身上竟然找不到!

在死者身上找到的伤,都是伤口很小,但创道很深的静态穿刺伤。我们来设想另一种情况,夏俊峰跟着城管进了办公室,他突然在别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掏出刀,用力向死者的要害部位捅进去,而且一连捅了多刀。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死者背部也有穿刺伤,且没有反抗迹象。

被杀的城管身材高大,夏俊峰知道如果正面对打,他不一定占优势,于是他选择了“背刺”策略。喜欢玩电脑游戏的朋友一定知道,如果背刺技能成功的话,可以让伤害倍增,且100%致命一击,同时附带几秒钟的僵直、眩晕效果,这几秒钟足够夏俊峰再补上四五刀。身材不占优势的夏俊峰,只有通过这种办法,才能在短短几分钟里,杀掉俩人,重伤一人,还能从城管的老巢全身而退,自己几乎没有掉HP。我猜夏俊峰的“盗贼系”技能已经练到大师级了。

看到这里,我相信你对整个案子已经有了大致的认识,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夏俊峰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我推荐你阅读一篇非常有趣的报道——《和夏俊峰、蔚少辉一起蹲班房》,文章刊登在2012年6月的《南方周末》上,作者是南方周末的记者。记者采访了一个和夏俊峰一起坐过牢的囚犯,通过囚犯的视角来描述夏俊峰。如果你不愿意找原文来看也没关系,下面是我的精选和评论。

夏俊峰的囚犯同窗是这么说他的:

—————我是转载的分割线—————

有一种人叫“底眼儿”,刑期特别重,外边没人照顾,人还不行——你要是没什么能耐,起码可以给人洗碗洗袜子吧,底眼儿也不愿意。按屋里人的想法,老夏(夏俊峰)就属于“底眼儿”。没什么能耐,小心眼,爱吹牛,自尊心还挺强。

老夏极少和人谈起家里的事,不提案子。另一方面,他又总爱炫,和道上几个大流氓玩过,一次他一个人出面,平息了一桩很大的黑社会火拼。

有人打牌和老夏起了争执,老夏一个咸菜罐子撇过去,对方想还手,立马被一群人拦住:他都判死了,哪怕把你给打死,他还是死,你能把他怎么样呢?

老夏不喜欢他的律师,老想东想西,“肯定是骗我媳妇钱的”。老夏说,都给我判死刑了还让咱家赔30万,那我就不赔他了,要他不判我死,50万我也赔。

—————我是转载的分割线—————

这篇文章的精华就是上面这四段话。同犯给他的评价是非常恰当的,那就是:没什么能耐,小心眼,爱吹牛,自尊心还挺强。他和其他囚犯吹嘘自己有黑社会背景,认识流氓大佬,还能平息帮派火并。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他就是街头无赖,如果他说的是假话,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人会说夏俊峰当过武警,因为他想吓唬其他小贩,所以忽悠别人说自己练过武,还做过武警。没想到其他小贩就当真了。不知道老夏有没有和其他囚犯吹嘘自己杀城管的绝技:在百万军中,取城管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

他是个火爆脾气,打牌一个不顺心,就抄起咸菜罐子砸人。别人还不敢拿他怎么样,因为他已经是死刑犯了,再判个死刑也一样。火爆脾气的人,来个激情杀人,也是很正常的。

最后夏俊峰给律师的评价是“骗我媳妇的钱”,不知道那位律师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他这个评价是非常正确的。听老夏口气,似乎他有钱,因为他说只要能不死,50万他也赔。

就这样一个人,现在竟然被媒体包装成了悲情英雄,呜呼,中国人的智商还能再低一点吗?就算你要去黑体制,拜托你也去找个靠谱一点的人啊,找这样一个杀人犯,是为了嘲笑中国人是集体弱智么?

最近我听说老夏的儿子画画很厉害,在很短的时间里画技就突飞猛进,于是被著名的制作人路金波团队看上了,要把他包装成下一个韩二,我感觉这事儿靠谱,可以搞。但一定要多找几个画家帮忙代笔,不能给方舟子留任何机会。加油吧路金波,老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左边是小夏的画,右边是谁的画,就不告诉你。

3894487777868983914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4月22日14:02 | #1

    奇怪,这么猛的料,作者应该送到ccav上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