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撤资移民与爱国爱港

近日有媒体援引数据披露,华人首富李嘉诚连续出售香港和中国内地资产并在欧洲连续投资,被指套现和转移资产。李嘉诚公开表示,他爱香港、爱国家,旗下两大公司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绝对不会撤资。

资本与资本家的不同

如果将投资或撤资与是否爱国爱港划上等号,那就混淆了资本与资本家的不同属性。

资本的属性是单一的,即趋利避害,一切为了利润的最大化。而资本家的属性除了具有人性中先天具有的利己外,还附有人性中后天养成的其它个人品格,例如:社会责任、乐善好施、爱国爱港,或者骄奢淫逸、挥霍豪赌、官商勾结等。

要求长和系爱国爱港,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因为,它们是上市公司,是资本利益集团,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或撤资,都是经过精密策划,规避风险,未雨绸缪,一切为了股东的最大利益,与爱国爱港没有半点关系。作为生产要素的资本,如果不能自由流动,将失去资本的属性。

要求资本家李嘉诚爱国爱港,名正言顺,因为中国和香港是他的根,是他发迹之地,是他成为华人首富的成功之地。李嘉诚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如果要求他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只增不减,或者不增加中国内地和香港以外的投资,似乎强人所难。

因为,资本无国界,虽然资本家有祖国。

移民原因各有不同

香港是一个人口密度很大的海岛城市,对香港永久居民采取严格移入和自由移出的移民管理体制。近代,香港出现过几次移民潮,例如:二战后、六七暴动后及中英关于香港回归谈判期间。

近年来,港人移民国外有增加的趋势。据香港保安局最新数字显示,2013年上半年有3,900名港人移民外地,较去年同期上升8.3%,虽然移民美国者略减,但移民澳洲及加拿大人士却显著增加。移民申请人士多为40至50岁的中产阶层和专业人士。

移民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对移居国的教育及福利制度完善、长者有充分照顾、居住环境理想的向往。有的是对香港回归后特区政府的管治失去信心,对中港矛盾及贫富悬殊等社会问题日益严重的担心,移民以分散政治风险。还有的是受不了香港人多地少、工作紧张、住房狭小昂贵,移民到其他国家可以住相当大的独立房屋和从事悠闲轻松的工作。

不可否认,移民人士中有些是对香港、对国家由期望转为失望,又无能为力改变现状,选择无奈离开或逃避。移民人士中更多的是“人往高处走”的个人需求选择。无论是哪种原因移民,都与爱不爱国爱不爱港没有半点关系。否则,难以解释近百年来移民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浓郁的大中华情结。

香港对移民海外的港人十分宽容,默许双重国籍,没有歧视,来去自由。因此,香港回归前因前景不明朗而大量移民的港人,至少有30%回流。

政治风险将导致撤资移民

长和系从中国内地和香港撤资并转投资欧洲,是商业上的考虑;当然还可从另一个角度诠释:除了及时把握欧洲在金融风暴后的投资机会外,同时评估到中国内地和香港投资的政治风险增加,特别是对未来发展和前景的不确定性。

最近,中国内地几宗官商勾结大案的公开审判表明:中国内地的经商与从政越来越成为两大高风险行业。目前的社会生态环境是,商人与官员如果相处太近,双方都容易出事;商人与官员如果相处太远,商人赚不到钱,官员难出政绩。官商勾结,结成新的利益集团,成为腐败的组织模式。刘志军案是官员与民企勾结贪腐的一个典型,中石油案是官员与国企勾结贪腐的另一个典型。

今年初,和黄旗下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的工人罢工,香港部分媒体煽动抵制长和系属下的连锁超市和其它商业板块。罢工潮平息后不久,就传来百佳超市卖盘的消息。

在香港贫富对立日趋加剧的今天,商人合法经营,赚钱纳税,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似乎成为道德缺失的原罪。资本和资本家选择用脚表态: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不当你的老板总可以吧!市场对长和系的资本运作反应正面,今年股价急升,市值逼近1万亿元,李氏家族身家进账超过200亿元。

可以预测,随着“双普选”的到来,香港的政争将愈演愈烈,撤资移民的规模也将不断扩大,香港亦步亦趋地走向衰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