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与自贸区

凡事总是有因有果,总不会是贸贸然的冲动,自贸区也是如此,它是国家改革的必然产物。

今天早上10点,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一位银行界的朋友在现场激动地给识局君致电,毕竟,对于这个国家而言,很久已经没有如此大刀阔斧地改革了。

针对揭牌现场,有人说怎么国务院层面领导没来,由此怀疑自贸区没有以前那么受到重视。

(这里顺便提一下,今天揭牌仪式里面,介绍的第二个人是王茂林,很多人会奇怪,为何他不是官员,只是一个生产力学会的领导,为何会排在第二位。因为2009年,曾担任过湖南省委书记的王茂林曾来上海和浦东调研,课题是“建立上海自贸区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并通过生产力学会给中央提交了报告,受到高度重视,从此开始了自贸区推进历程。)

其实可以理解部分人的担忧,毕竟,在中国,领导是否出席的确某种意义上显示了重要性,比如浦东改革开放是李鹏来揭牌的,级别不可谓不高。

但对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而言,高层背后的关注其实比大部分人想象得要密切得多。

今天下午两点半,多部委与上海在上海市规划展示厅楼上召开自贸区相关情况记者说明会,透露出负面清单将会制定2014版、2015版等详细内容(负面清单内容可参考上海市政府官方网站)。识局智库今天也将为读者来独家披露,高层尤其是李克强总理,是如何推动自贸区建设的。

识局智库独家获悉,上海早在两年前已经上报了自贸区方案,彼时的自贸区申请的名称为“上海自由贸易区”,通过商务部和另外一个著名的实权部门上报,当时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进行了一个长篇的批示,核心内容是“拟同意”。

唯一的变化是,当时领导人将“上海自由贸易区”改为了“上海自由贸易园区”,而且那个时候,商务部较为积极(并以此形成了一个传统和延续,现在大家看到,今天揭牌上,商务部一把手来了,而且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都是商务系统在牵头方案),而另外一个拥有审批大权的部门并不是太积极。

此后,由于高层临近换届,此事就缓了一段时间。不过上海市方面对此非常关注,上海高层2013年春节后就继续调研自贸区,指出自贸区是2013年上海首要任务。

何谓首要任务,就是比上海建设国际金融、航运中心还要重要的任务,为何这么说,因为自贸区一旦推进,能够推动金融和航运中心目前遇到的很多挑战得到妥善解决。

业内人士或都知道,尽管上海四个中心规划获批,尤其是金融与航运中心(本质上讲是顶帽子),但上海方面能够自我改革的空间很小,所有改革都要到部委审批,所以进展很缓慢,而一旦自贸区获批,实质性的试点就会快很多。

当时,李克强先生还是副总理,不过,当时自贸区方案已经汇报到李那了,上海方面人士告诉识局君,李副总理表示支持。

到了2013年3月份,李克强总理上任不久就来到了上海,对自贸区非常支持,其中讲了一句话是:就28平方公里吧,你们抓紧推进,XXXXX(注:这里隐去),你们先上半年把方案做好,下半年再逐步推进。

这就表明了高层的态度,识局君现在带大家回到当时的会议上。那次在上海的调研中,李克强总理在3月28日开了现场会。

在这次会上,李克强总理主要谈了几条,核心的是一句话,其赞成这个建议,就是在上海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这个时候李克强总理把“试验”两个概念提了出来。

大家要注意到这个变化,此前相关称呼是“上海自由贸易园区”,后来国务院一位副总理把这个称呼改成“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而李克强先生在上海这次调研中正式采纳了上述副总理的说法。

事情继续得以推进,3月29日,李克强总理在上海开了会,这个会上专门把浙江、江苏、安徽的领导请了过来。

这次会议上高层讲了些什么呢:李克强总理表示他赞上海有关同志的一个说法,他也表示自己在辽宁工作时曾经初步设想在辽宁搞一个250平方公里的类似的自贸区,但相较于上海,上海的区位条件更好。

李克强当时就提到,你们(上海)做一点突破,而这种突破完全有条件“用开放来带动改革”,关键是把方案做好了,走起来一步步走,总要在探索中前进;而且整体上是个探索,不是是现在有个方案我把它落实就行了。

所以其提出了要求,“28平方公里也不用走得太慢了。得拿出总体方案,随后一步一步的实施。”其表示,上半年拿出总体方案,然后分几步步全部实施。

在这个座谈会上,其还表示,一线放开,国家部委的事情就交给国务院XX同志来协调。二线管住,则是上海的事情。

事实上,也正是李总理在3月底这两个会议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回忆起上海争做自贸区的经历,上海市市长杨雄透露,今年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外高桥保税区调研时,对于上海自贸区试点方案表示支持,并明确这是重要的促进改革的一个措施。

“当时他(总理)一再问我,上海是不是要改革,我说是,态度是表得非常坚决,我说我们没要政策,我们要改革。”杨雄透露了一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调研时的态度,总理肯定了上海的积极和主动,敢于自己挑重担,并强调一定要把改革放在第一位,制度创新放在第一位。

李克强总理是把自贸区当成一个全国改革试点的先锋,并非是针对上海特有的优惠,所以后来大家看到自贸区税收等优惠并没有,这也体现了国家层面的意图。

之后自贸区申报工作就进展迅速,上海方面重新向国务院进行了申请,各个部委会签也较为迅速,全国人大在立法方面也给与了国务院以肯定。

所以说,改革必然是艰难的,归咎于利益集团等的理由可以理解,但有信念的改革必然会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毕竟,现在的经济发展模式的确不能再走牺牲环境、资源的模式,符合国际规则的经济发展模式乃必然之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