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北京与四日市的秋季天空

文:特别编辑委员 山中季广

  喧嚣一时的中国PM2.5话题似乎一下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这次去出差,我期待着能见到北京秋高气爽的晴空,但很不走运,在北京逗留的几天都没能见到晴空。

  暗淡的天空下,故宫、天安门也在雾霾中显得朦朦胧胧。如果说360度看出去都是“毛玻璃”状态的话,大家应该能了解是什么感觉吧。北京市本月公布的一项5年计划中,提出要减少汽车、迁出工厂等,今后将PM2.5的浓度减少25%。

  但是居民们却等不及。电器店里每台售价高达5300元的空气净化器销路良好,标有原产地台湾的“空气罐头”也引发热议。

  “要是过去的北京,现在正是秋高气爽、晴空万里的好季节。对于学大气专业出身的我来说这可真遗憾。但是PM2.5、PM10等数值都正在逐步改善。”北京大学教授朱彤(51岁)语气平和地这样对我说道。

  然而当我问及影响日本九州的越境污染问题时,朱教授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国际学会上,也有人热衷于提出中国的越境污染问题。这是单方面的见解。大气流动不是固定的。日本也是大气污染的发生源。”朱教授这样说道。

  哎?在日本,人们大都认为中国才是污染源。

  朱教授接着说道:“(日本企业)在中国建设工厂,排出的物质都留在了中国,只把收益拿走了。这样的日本企业也是严重的污染源吧。”

  没想到对于越境污染问题的认识,日中之间有这么大的差异。原本还期待着对方能说出“大气污染也累及日本,真是抱歉”之类的话语,看来我似乎太过天真了。

  据说朱教授在课堂上一定会讲到“四日市公害”的案例,将其当做很多发达国家都经历过的大气污染的经典实例。那干脆让就四日市作为“克服环境污染的范本”传授一下经验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又去了一趟三重县四日市。

  四日市是我老家三重县内首屈一指的城市。60年代作为公害(环境污染)之都而闻名,但现在那里的天空却比北京澄澈几十倍。

  四日市环境保护课课长人见敏和(52岁)今年春天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环境会议。在中国政府和天津、沈阳等地方政府负责人面前,他介绍了四日市长达30年的环境治理经验。他还呼吁人们注意,就算恢复了清澄的天空,污染对人体健康造成的损害仍将持续下去。

  但是会场上的反应却比他预想的要迟钝。人见课长说:“中国学习日本积累的环保技术和经验的热情不像预想中那样强烈。对日本方面提出的越境污染话题也没有深入讨论。”我在北京也去采访了一些环境NPO以及空气净化器专家,完全没有听到要学习日本的声音,也没有人进一步谈及越境污染的问题。

  “大气污染总是容易被当成地方性问题。而对于越境污染,当年环境污染十分严重时,日本也曾有着与今天中国类似的心境。”原环境厅地球环境部部长加藤三郎(73岁)如是说道。他曾作为行政官员负责处理四日市等地的环境公害问题。现在他是一家环境NPO的负责人。

  80年代加藤担任大气规制课课长时,被加拿大的气象学家指出“日本的大气(污染)一直飞到了北美大陆”,当时他非常吃惊。加藤说:“我完全没想过(日本的大气)飞到了太平洋对岸。”

  大气的越境污染最初受关注是在1920年代。美国曾抱怨“加拿大的精炼所跨越国境排放有毒物质”。60年代的欧洲,瑞典提出“受西欧飞来的大气和酸雨影响,湖沼都荒芜了”。这些污染案例都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得以解决。

  而日中之间尚缺乏解决越境污染的经验。两国的外交关系也处理得不好。解决越境大气污染的道路还很长。

  原本国界这道线就是人类为自己划定的,然后互相之间又因为呼吸空气的污染程度而仇视。若是立于大气的立场上来看,人类的争执真是挺愚蠢的吧。在天空的容忍程度到达极限之前,日中两国能否也像个成年人一样共同确定一套成熟的规则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