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广:三位北大同龄人继截然不同的命运

作者:倪安 (纽约特约记者)

米吉米•弗劳克鲁兹是CNN一个有关中国社会和政治专栏的作家。最近他专程前往纽约的时报广场寻访昔日校友王军涛。王军涛当时正以“自我囚禁”方式声援在中国监狱服了11年刑的民运人士王炳章。作为中国民主党全委会主席的王军涛,他加入这个由加拿大王炳章家人发起的“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已经在纽约最热闹的时报广场风雨无阻地连续进行了一个多月。

吉米从1971年就开始居住和工作在中国。他于1977至1981年就读北京大学历史系,于1982至2000年担任时代杂志驻北京记者、分社社长。就读北大时,他与同时期在那里上学的三位当今中国的政治名人是同学。他们是李克强、薄熙来和王军涛。

最近,吉米在时代杂志老同事霍华德蔡的陪同下,来到时报广场中心,找到了这位正坐在“囚笼”里、象征性地表示与王炳章同囚的王军涛。吉米说,根据他在北大校园当学生时对王军涛印象,他发现现在的王军涛“发际线后退了,腰围却扩大了。”吉米说,他记得王军涛当时是以较小年纪入学的“神童”,学的是核子物理,尽管他的热情投注于政治和文科。

“1977年秋天当我进入北大时,正值毛主席去世和邓小平改革刚开始,大学沉浸在政治骚动中。许多他的同届同学是文革中在农村或工厂工作的,他们被看作是社会精英中的精英。这些通过文革后首次高考进入大学的精英被称作‘77届’。”吉米说。

在这三个名人中,吉米最熟的是薄熙来:“在北大四年里我遇到了许多有趣的学生,日后他们成了中国分裂的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人物。其中最有权势者、现在成了阶下囚的就是薄熙来。”当时吉米学的是中国历史,薄熙来的专业则是世界历史。吉米回忆道“在我们班里薄熙来有魅力也很合群,他不会不好意思跟像我这样的外国学生说话,目的是练习英文、谈论时事。”

吉米说,作为一个太子党,薄熙来好像命中注定会有一番耀眼的政治前程,但是在大学里他追求的却只是到中国国家媒体去做一名驻外记者。吉米说,在北大两年后,薄熙来转到社科院新闻硕士班去了。

1989年吉米在北京报道天安门镇压,霍华德蔡则在纽约编辑有关中国的新闻。他们都是菲律宾裔。霍华德说,1971年,吉米是菲律宾一个左翼学生团体的成员、作为中共的客人到中国的。后来菲律宾右翼的马科斯政府实行戒严后,他被列入黑名单;之后,他的护照过期,只能留在中国,中国成了他的牢笼。他曾在湖南当农民,在山东当渔民,通过抄写英汉字典自学中文。“四人帮”粉碎、文革结束、邓小平改革开始,他才获得了进入北大和为西方媒体工作的机会。

另一个在北大的同学李克强成了中国的第二号人物。吉米回顾说,李克强在北大学是学法律的,后来获得了博士学位。王军涛说:“李克强不仅过去而且现在都给他留下了好印象。”从“囚笼”里出来休息一下的时候王军涛告诉吉米:“他散发着北大精神——不是门第、种族和血统,而是理性占上风的活力、美德和表现。”

霍华德说他们在时报广场步行区的长椅子上坐下,听王军涛长篇大论地描述他的使命、背景和政治信仰。他们谈话结束后,王军涛又回到了他的“囚笼”里。离开王军涛自我囚禁的时报广场时,吉米指出了这三个近乎同时代北大人生活的宿命和他们截然不同的命运:李克强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第二人;薄熙来这颗陨落的政治明星如今在服刑,尽管是在一个比较舒适的监狱里;而王军涛,在时报广场的一个囚笼里正侃侃而谈其政治理念,他的背景是巨大的新华社屏幕,以及来自中国忙着拍照的游客,他们也许不知道,王军涛的囚笼可能已经摄入他们的照片背景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