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地产泡沫的秘密因素? 情妇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在中国,包二奶是成功的商人和政府官员“正常生活”的一部分,近年来,这些情妇在腐败丑闻中扮演着越来越明显的角色,甚至会告发她们的“恋人”。

他们和他们出手阔绰的“情人”或许也在推动中国一些大城市日益上涨的地产价格。这是因为这些妇女通常来自农村,她们常常要“恋人”给她们在城市靠近他工作的地方或住家附近购买公寓。这种做法令中国一些大城市的整个公寓住宅区充满了这样的女性。

今天,总部设在伦敦的Aeon杂志刊登了一位二奶的解释,她住在北京一所价值40万美元的公寓里。她说:“当地地产代理商瞄准的是欲在北京的地产泡沫中投资的省级官员和商人。这些男人带着他们的女人买下这些公寓作为投资。”她说,“一半的公寓是空的,令一半都是女孩。”

要具体说出中国有多少公寓是给情妇的住房,这几乎不可能,但在富人当中,包养情妇是一种普遍做法。2007年的一份政府报告说,因腐败丑闻落马的官员中大约90%都有情妇。有一名官员还有18名情妇。一名房地产开发商2011年对《纽约时报》表示,“包二奶就像打高尔夫球,都是昂贵的爱好。” 他每个月要花费6100美元包养一名20岁的艺术学院学生。

早在2010年,国营《北京晚报》估计单单在北京就有20万名情妇住在公寓里,并说,如果她们被赶出北京,会造成房价的“转折点”。

从那时起,住房价格一直在上扬、上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1. 匿名
    2013年10月12日17:09 | #1

    “The Secret Factor in China’s Housing Bubble? Mistresses”~~~~ 嗯,《大西洋杂志》的这篇文章写的很对,就是这样,二奶买了楼也是抬高房价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是不争的事实。

    全中国各地都有数量巨大的二奶、小三们,居住在包养她们的“老公”给她们买的楼房里。多年前我入职时,我们总经理在给我们培训的第一课讲的就是要尊重客户,包括党政官员或富商,如果他身边带着一个女人,二人显得甜甜蜜蜜的,但一般而言绝对不会是夫妻关系,可能是他的二奶或三奶以至N奶,他如果没接受是他的妻子,你就不能对他称呼是“您夫人”“您妻子”“您爱人”之类的。如果他介绍说这是他爱人,那也不一定真是他婚姻关系的原配,只是假借的“夫妻”,可以顺着他的说法称他的爱人,但在交往沟通中要避免引起他的尴尬,如果有别的他女眷在场,更要避免引发不必要尴尬。

    全国各地都有党政官员或中外富商包养着中国女人,二奶、小三、n奶、小N什么的。很多楼盘都是冲着二奶作销售对象的,这早都是“公开的秘密”了。

    安徽省合肥市四里河的万家华庭·城市公寓曾打出广告:“如果你不能给她一个名份,那就送她一套房子!”

    北京位于东四环内的后现代城,是京都最有名的二奶楼群。而北京二外附近的珠江绿洲,则是北广和二外的女孩被包养的集散地。还有很多呢……

    上海的古北新区和金汇花园都是著名的台商包养二奶的小区,据说台湾商人都时兴分享二奶,男性朋友之间相互交换他们的情妇,乱七八糟。台湾《中国时报》的台湾人在上海系列报道曾专题以“古北二奶村”报道过上海的台商二奶村的详情。厦门吕岭路的吕岭小区等是台商在厦门包养二奶的聚居区,台湾媒体曾连续报道过台官、台商尤其是金门的台湾官商在厦门包养二奶的详情。

    包养二奶的不止台湾商人,也有香港商人,据报住在珠江三角洲地区的香港人的大陆情妇就至少超过20万人之众,她们由定期来广东做生意的港台老板包养着。这么多香港“甜爹”周末乘火车从香港来广东,以致这条铁路线被称作“情人特快”。也不止香港商人包二奶,连香港货柜司机也包,比如商人多从罗湖口岸进入内地,而货柜车多从皇岗口岸进入内地,于是在皇岗口岸附近的渔农村、皇港村、皇港新村、水围村等地就成了著名的二奶村。香港当局在1997年统计报告说,香港商人在广东省的非婚生子女多达50万。现在香港回归16年了,相信二奶数量和非婚生子女数量又将创下惊人的新高。

    广州的五羊新城、林和村、黄村等都曾是赫赫有名的二奶村,虽然其中某些城中村后来都拆迁改造了,但二奶们仍在周边新楼盘买了房子安顿下来。广东东莞市的樟木头是有名的二奶镇。深圳罗湖区的怡景花园、庐峰翠苑等都是著名的二奶聚居区,罗湖区的蔡屋围、下沙村、黄贝岭等等都是全国知名的二奶村,前阵子新华社记者还暗访黄贝岭并报道了这个二奶村及其周边,还有乱七八糟的站街女大白天公然在公安眼皮底下揽客卖淫。

    总之,包养二奶不但是沿海或一线城市,而是全国各地大中小城市都有的一道“风景”。连中国女人到了国外,都要以被包养为“傲”,以高低不同档次的卖屄为“业”……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和社会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