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豺狼和羊 中共教育还能培养什么

在中国的教育系统中,一切都是可以砍价的。无论是入学资格到还是考试分数,甚至老师的介绍信都可以砍价。只要你找到正确的门路而且有足够的现金。中国的老师和家长都这么说。

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一份辛勤一份收获”,在这个腐败运作的社会已经没有了出路。尽管习近平一再强调要反腐败,但是在一个从小学开始就在教孩子行贿的社会,习近平的努力成效甚微。

华盛顿邮报在对中国社会学校教育系统进行调查之后,得出结论:中国的教育系统没有帮助减少富人和穷人的差距,相反,这个系统背后的运作机制在恶化贫富差距加大的趋势。

被华盛顿邮报采访的一位北京海淀区的家长叫杨洁(译音)。她的女儿即将上初中了,但是自己没有多少积蓄,而且没有能帮助自己女儿升学的太多关系。杨洁女儿的舞蹈教师告诉她,自己认识那所初中的关系,可以帮助。杨洁立即开始和丈夫盘算到底自己有多少存款,如果舞蹈老师的关系帮忙后要求回报,自己能拿出多少来补偿。杨洁面对的难题是,如果整个社会都在靠关系和现金来帮助子女升学,自己又怎么可能身在其外呢?

和西方国家不一样,中国的公立学校一般比私立学校要好。私立学校多数把目标锁定在在中国的外国人,或者低收入的民工家庭。

知名的北京景山学校有着天文馆一样的观察台,每一个教室都有大屏幕电视。高级的电脑实验室和奥林匹克竞赛标准的游泳池。而在不远的一所民工子女的私立学校里,教室的墙壁是破裂的,每个班的学生眼中超员,而且唯一的厕所其实就是水泥地上挖了几个洞。

中国的家长们拼命要把自己的孩子要送进最佳学校。在中国,学习成绩也非常重要。很多孩子每天放学后,甚至在周末的两天都要上补习班。

学校里超激烈的竞争使得家长们不惜一切代价地讨好巴结老师。有的给老师送有机大米,有的从海外旅行中给老师带回礼品。而如果不好选礼品时,商店的礼品卡是最佳选择。一位北京的教师承认,有时礼品卡里面的数额打得惊人。这样的礼物会给自己的孩子带来特殊照顾,有时甚至会换来靠讲台近一点的座位。

一位家长承认,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如果老师真的平等对待所有的孩子,那么礼品卡可能作用不大。但是,如果不是的话,那礼品卡就决定了一切。

手中拮据的杨洁开始也给女儿的老师送20到30元的礼品卡。但是其他有钱的孩子送的是200到200人民币的礼品卡。所以她发现送不送礼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什么太大助益。后来她决定不送了,而是把钱省下来让女儿上补习班。

在中国,能够上好一点的初中就等于能上重点高中,也就等于和著名高等学府更近一步。而上了好的大学就等于有好的多的就业机会,高的收入、好的房子、好的婚嫁条件。

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教育在理论上是免费的,是应该政府出资的。而重点学校得到更多的政府资助和更多的捐助。北京的家长们承认,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好的初中需要折合$16,000的贿赂。而超过六位数的好处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按规矩,中学的入学应该按照每个家庭所在的区来划分。但是根据统计,北京著名的中学里只有一半的学生是这样入学的。

中国现实社会的教育就是三件因素决定一切:天赋、钱和关系。和政府官员的关系尤其重要。如果你要认识一个当官的,你可能就少交很多钱。

在中共教育系统的行贿是半合法的,因为一些大型企业给重点中学大笔捐助,从而换来一些入学的名额给自己员工的子女。

尽管中共政府禁止学校收“学校选择费”,但是这种费用却逐年上升。只要叫了这种费用,住在其它学区的家长也可以让自己的子女到好一点的学区入学。这种费用从$5000到$40000不等。

对于象杨洁这样的家长来说,因为手中拮据就只能让女儿走唯一一条路了。因为中国的中学对有“特殊人才”有特殊的录取条件。所以杨洁就让自己的女儿学习跳舞。因为跳舞是杨洁女儿唯一觉得喜欢的“特长”。

但是,在挑选有特长的孩子入学的过程中,行贿也是非常普遍的。所以有时比赛第三名、甚至第四名会被选上而不是第一名。

女儿的舞蹈教师主动提出帮助走门子,杨洁也困惑了。到底是自己女儿的天赋被教练看上了,还是因为贪婪?杨洁自己都在道德和现实的困境中挣扎。她不知如何教育自己的女儿做人。

“我想让她自己看看这个社会中到处是豺狼,”杨洁说,“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狼,也不希望她变成羊。”

杨洁在挣扎后变得现实了。心中不再为道德而两难。

“这个体制,这样的压力,这些贿赂都是那么不公平。但是,到头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力所能及地如何给女儿提供最好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3年10月12日15:33 | #1

    TMD,在中国,到处都有腐败

  2. 匿名
    2013年10月12日18:15 | #2

    所以说是“全民皆腐”!
    不要把中国人民想的太好了,其实天底下最坏的就是中国人民了!
    从来都是中国人民的腐败在支撑着这个共产党的专制政权,不要说只是党腐败,而人民就是干净的,人民就可以撇开责任了。或者另外一种论调,党不腐败了,或终结了一党专制,人民就会不腐了。根本没有的事!人民如果不“缺德”,共产党早就玩蛋了,还会象今天这么猖狂。正是人民自甘堕落、自愿腐败,才挺住这个王八羔子的共惨专制政权。 刘大磕巴曾天真地说,中国未来的希望在民间。在个屁!民间都是特特特腐败的,中国人民再这么腐化堕落下去,任何自由、任何民主、任何制度、任何法治都将拯救不了这个民族的加速坠落!撇开江蛤蟆的说教式“德治”不提,但国人如果一直没有良知和道德,就纯纯是寄希望于什么制度变更,那绝对不会有任何成效的,因为任何制度变更或体制转型,或者革命或改革,背后都是有强大的道德做支撑的!不是说制度变了,人心道德就自然会跟着变好了,根本没有的事!美国为啥在大英帝国那么强大军事压力下挺住了,通过武装革命建立了北美殖民地的民主政体,就是因为一大帮有道德的人民在那里。同样法国大革命也是法国的向往道德的人民才取得成功的。近来,中国又掀起了机械式崇尚英美的“和平式革命”而反对法俄的“暴力式革命”的思潮,某些对历史无知的白痴儿也跟着“从众”、凑热闹说风凉话,把中国人里敢于革命的死磕派性格跟法国、俄国革命的性格来相提并论,更无知说什么美国革命就值得推崇,法国大革命就不值得赞赏,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没有法国大革命哪能有什么美国革命的成功呢!铁的事实是没有法国的全力支持,美国就打不赢英国,就取得不了革命的胜利,就无法独立建国! 中国人民就是一群又缺德又智障的白痴儿,包括我们亲人的上一辈,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包括我自己在内,更包括受我们愚昧的子孙后代在内,都概莫能外! 改造白痴又愚昧又腐败的中国人民,只能从每个人自身做起,当然如果出了道德圣人或集体思潮转变一新,起的作用会更大,在此之前最后每个人都不断反省自新,凡事象鲁迅所说多自问“从来如此就对吗”,努力不与任何腐败或丑恶妥协,不随便“自私”地去移民,而是移除共产党为代表的“江湖习气”,移除我们自身的愚昧、腐化和所有不道德的懦弱,如此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才会止住堕落的进程,才会有所希望。

  3. 匿名
    2013年10月12日18:31 | #3

    “在此之前最后每个人都…”应为”在此之前最好每个人都…”
    上面我留言打字有误,特更正一下。

  4. 匿名
    2013年10月13日00:16 | #4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刻有下面这段碑文:
    In Germany, they first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but by that ti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up.
    –by Rev. Martin Niemoller, 1945

    它的中文意思是:
    在纳粹德国,起初他们追捕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捕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捕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此后,他们追捕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却再也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于1945年

    所以,在争取自由的道路上,一定要坚守道义,要抱团行动,要勇敢对邪恶势力发声!刘晓波遭受不公系狱了,就大家一起为之发声抗议。许志永被捕入监了,就大家一起为之声援抗争。……

    自由是个人的,但在独裁专制下去争取自由却需要大家心齐,抱团行动,不能各人自顾门前霜,他人受难就置身事外,或沉默不吭气,默认专制的无理,心里想跟专制较量不是以卵击石么,他们有枪杆子,“谁跟你刘晓波扯那个蛋”,这样子是非常不道德的!

    正如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所说的那样:“没有任何人会是一座孤岛……我们都是整个大陆血肉相连的一个整体。”
    这首诗如下:

    No Man Is An Island

    by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e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中文大意是: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约翰·多恩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保其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所以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坚守道义,热爱自由!
    愿每一个中国人都“因真理,得自由”!

    愿每一位中国同胞也都能记取胡适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来的!’”

  5. 匿名
    2013年10月13日01:30 | #5

    他人自由的受损,就是我们每个人自由的受损;反过来讲,我们为他人的自由而呐喊而声援,也就是在为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自由在做争取!这样,当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自由受到侵害时,都会有其他人为我们呐喊、声援和力挺,我们才不会孤独地面对专制铁墙感到无助。专制正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将热爱和追求自由的人们分而治之从而各个击破的。专制其实也最害怕自由的人们联合起来对抗它,因为这将是为其送终的噩梦!

  6. 匿名
    2013年10月13日23:25 | #6

    小骂帮大忙,墙外楼发贴总被屏蔽,我去年买了个表!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