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联播:中共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打官司实录记

茂茂

中共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国起诉赵竑民事一案;2011年10月1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费尔法克斯巡回法院开场。

上午:经过2.5小时的努力,原告张宏伟的5名律师和被告赵竑的律师莫虎从60位美国公民中,挑选了9位(2位候补)陪审员。

下午:双方律师向法官、陪审员介绍案情、原告请第一位证人作证。

下午法庭上四个部分的实况如下:

1、最早介入张宏伟诉讼的律师John Tran (越南裔 )开场发言。

他介绍张宏伟要赵竑结账、赔偿2000万美金的缘由、简介起诉此案真正的、最主要的、最活跃的、最大的受益者—张宏伟的小秘孙锦花。

孙锦花:1972年生,1991年作为朝鲜翻译加入中国东方集团,后任张宏伟秘书。98年前后来美国。在奉张宏伟接管美国东方集团之前,在纽约MOODY’s(信用评级公司)资产管理部门任职。2009年8月,张宏伟解除赵竑在东方集团的一切职务,让孙锦花接管美国东方集团和七角公寓。即张宏伟在美国的3000万资产;全权由这个小秘掌控。

(注:让在场所有人惊讶的是,这名有20多年经验的律师讲了25分钟,表现非常糟糕,没有发挥任何水平。根本没有掌握案情、无底气,抓不到案子本质,陈述的都是鸡毛蒜皮的零星小事,许多与事实不符。)

2、被告律师莫虎发言。

在30分钟中,莫虎向法官、陪审员介绍案情、指出原告、被告在此案中的责任、原告必须拿出证据举证被告有问题。如原告缺乏证据,被告就是一言不发,评审团也不会定罪。

莫虎说:据他了解,原告无第一手证据,有的只是银行的对账单。该案的核心不是钱的问题,不是被告是否偷了公司的钱,更不是到底偷了多少钱?是几十万美元或几百万美元乃至上千万美元?案子的核心是;张宏伟将原东方集团核心之一关国亮送进北京秦城监狱后,继而要将另一核心赵竑也打入十八层地狱,因为关与赵知道张宏伟的事情太多。张宏伟在起诉书中要赵竑赔2000万美金,可赵竑连200万都没有。在民事起诉赵竑之前,张宏伟就用一切手段要“灭口”。竟然到美国FBI、联邦检察官处控告赵竑偷公司1400万美金。因属莫须有的诬告,罪名不能成立,但美国政府为顾及脸面,要赵竑承认一个税务上的轻罪。仍旧判赵竑坐监5个月,5个月在家守刑。当莫虎律师说到张宏伟心狠手辣,对其无所不用其极,直至送他进美国联邦监狱之处,赵竑在庭上失声痛哭。

3、原告的第一位证人(原告增请3名律师,这个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Steve O’Connor出庭作证。他说;2009年8月,孙锦花来找他,要他配合解除赵竑在美国东方集团的一切职务,要他到东方集团在美国的开户银行将户口转到孙的名下,以及如何向七角公寓管理公司索要财务报表等等。

4、这位证人没有说完,法官认为已下午5:00,要求休庭,明天再继续。

张宏伟今日没有到庭,他的律师安排他下周24、25出现并作证。

今天开庭的成果是,法官与陪审员开始对张宏伟起诉赵竑一案的真相与来龙去脉有所了解。

美国之音等媒体记者到场。已有多家美国媒体随着案情深入,已联络到庭采访事宜。

对第一场开庭后的感叹是:此案只能使张宏伟和小秘两败俱伤。张与孙互相利用;但双方都出卖了对方。这场企图玩玩美国法庭的跨国要债案全部完结后,中国人的脸面在老美前又来一次丢尽?

2011年10月31日(一)下午

2:05 PM:

莫:午休之前你被问到收购七角公寓的280万美元头款来源,现在你想起来了吗?

张:没有。不知道。

莫:你什么时候知道收购七角公寓项目的?

张:1998年收购完成后,关国亮向董事会进行了报告。

莫:董事会上没有人问资金从哪里来吗?

张:关国亮说一部分来自苏黎世,一部分来自其他来源。

莫:有没有人问来自苏黎世的还剩多少钱?

张:关国亮说只是第一部分收到了,后边的部分还要等。

莫:关国亮有没有报告已经收到部分的总金额是多少?

张:董事会已经批过了,总金额不低于1500万美元。董事们更关心的是到底比1500万美元多多少。

莫:280万美元的头款同你说的15%自筹和85%贷款的比例很接近吗?

张:董事会审批的赵竑的报告上是这么说的,15%自筹,85%贷款。

莫:可实际上280万美元头款已经是25%自筹,75%贷款了。对于这种偏离,董事会还是批准了这个项目?

张:这是具体操作方面的问题,董事会就不管了。

莫:没有人提出这个偏离的问题吗?

张:没有,但不仅如此,还有6年收回投资的问题。

莫:你们三人讨论过280万美元的偏离问题吗?

张:可是已经晚了,已经既成事实了。

莫:你们在收购前没有对此进行讨论吗?

张:我事后才知道。

莫:这么大的投资你事先不知道?

张:对于东方集团来讲,这不是什么大项目。

莫:但对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而言,这可是个大项目吧?

张:是的。

莫:你不知道1690万美元的事情?

张: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莫: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1690万美元的事情的?

张:我上午讲过了,我是在拿到700多万美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时才知道的。

莫:后来你知道这个项目全部都完成了吗?

张:2000年的时候,等项目完成以后。

莫:那么项目完成时一共收到多少钱呢?

张:我问关国亮,关国亮说还要统计一下才知道。

莫:你第一次问关国亮这个问题是什么时候?

张:1997年。关国亮说项目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做完。

莫:2000年时,关国亮告诉你最后的金额了吗?

张:关国亮说他还要进行汇总。

莫:后来你又追问过关国亮吗?

张:关国亮让我问赵竑。

莫: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张:2000年底,2001年初。

莫:赵竑怎么说?

张:赵竑说,他的直接领导是关国亮,他需要得到关国亮的批准才能告诉我。

莫:你是关国亮的老板,对吗?

张:是的。

莫:你有权在如何时间辞退关国亮,对吗?

张:是的。

莫:对于赵竑也如此,对吗?

张:是的。

莫:那么在2000年的时候,你有没有再回去问关国亮呢?

张:我问关国亮了。关国亮说他不记得具体的金额了。

莫:你就接受这种回答了?

张:我接受。我一直等到现在。

莫:你等了这么久?

张:关国亮总是和我说要和赵竑核对,一直拖到2007年他进监狱。

莫:从2000年到2007年,你一共问过关国亮多少次?

张:每年董事会之前我都要问。

莫:那你一共问过6-7次,而从来没有得到直接的答复?

张:是的。

莫:从2000年到2005年,你一共问过赵竑多少次?

张:每年董事会时我都问。

莫:关于来自苏黎世的1690万美元,你说自1997年到2010年你从来都不知道这笔钱,是吗?

张:是的。这是我派孙锦花过来接管的原因之一。

莫:为什么苏黎世的钱是汇到离岸岛而不是香港?

张:这是关国亮负责办的。我的想法是汇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关国亮说美国的税率高,所以后来又汇到香港。

莫:你知道这笔钱当初先汇到离岸岛,是吗?

张:不是,我不知道。

莫:你能确定你没有决定把苏黎世的钱汇到离岸岛账户?

张:是汇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不是离岸岛账户。

莫:这么说你是知道离岸岛账户了?

张:关国亮说是出于税务上的考虑。

莫:那你接受他的解释了?

张:他是我们的财务总监。

莫:你问过关国亮开户公司的名称吗?

张:问过。他说是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开的。

莫:他告诉过你赵竑所发挥的作用吗?

张:没有。

莫:你知道这个离岸岛在哪里吗?

张:不知道。

莫:你知道谁是账户的签字人吗?

张:不知道。

莫:当你收到730万美元时你没有问资金来源吗?

张:我问了。我的香港公司财务总监说是从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来的。

莫:汇到香港的这730万美元是贷款还是投资?

张:是投资。我们董事会有文件。

莫:那个公司的财务中记载有这笔投资?

托宾:我要面商法官。

莫:关于汇到香港的730万美元,有任何文件吗?

张:东方集团董事会做过决议,关国亮负责此事。

莫:你并不关心这笔资金的来源,对吗?

张:不是我不关心。我更关心的是决策。

莫:关国亮从哪里搞到的这笔钱?

张:从东方集团美国公司。

莫:你有没有问过东方集团美国公司从哪里搞到的这笔钱?

张:我说过了,是从苏黎世交易来的。

莫:那么此后在东方集团美国公司还剩余多少钱?

张:我已经回答好几遍了。关国亮说交易还没有完成。只要苏黎世还没有成为新华人寿的股东,交易就没有完成。

莫:在关国亮和赵竑处理苏黎世款项的过程中,谁负责监管他们?

张:在苏黎世成为新华人寿股东前,项目并没有完成。苏黎世是2000年成为新华人寿股东的。但关国亮说,股东结构调整还要一段时间,要到2002年才完成。

莫:关国亮向东方集团董事会提交过书面报告吗?

张:项目是经过董事会批准的,不少于1500万美元。

莫:我的问题是关国亮是否提交了书面报告?

张:每年的董事会上关国亮都说项目还没有完成。

莫:我再说一遍,我的问题是关国亮是否提交过书面报告?

张:都是口头的;没有书面的。

莫:从来都没有过书面报告吗?

张:我们有会议议程,是书面的。对于进行中的项目,我们不需要书面报告。

莫:你说过1690万美元是个小项目?

张:不是项目大小,它是个没有完成的项目。

莫:关国亮于2007年下半年被逮捕前,他就从来没有提交过如何书面报告?

张:没有。

莫:你收到过关国亮关于苏黎世款项收支方面的如何文件吗?

张:我知道2000年苏黎世成为新华人寿股东后,我找过关国亮要报告。

莫:你的证词是关国亮从来没有提供过如何书面报告?

张:自2003年起,我都找关国亮要报告。关国亮总说找赵竑要报告。我找赵要,赵说一定要有关的批准,否则他不提供。

莫:来自苏黎世的1690万美元记到了哪一家公司的账上?

张:我不记得了哪一家了,有欧洲的公司,也有台湾的公司。记不清了。

莫:有记在东方集团公司的账上吗?

托宾:反对。

法官:成立。

莫:谁有权支配这笔苏黎世款项?

张:只有我们的董事会有权支配。

莫:你的730万美元也是董事会批准的吗?

张:我们是董事会批准额度,然后由关国亮负责筹集资金。

莫:再来看一下第46号证物。其中既有给你的,也有给关国亮的。你说你第一次见到这份文件是2010年4月,对吗?

张:是的。

莫:请看第五行。你能看出第五行的钱汇到了香港吗?

张:是的。

莫:你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这里说的是苏黎世款项,是吗?

张:是的。

莫: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是关于苏黎世款项的?

张:在美国这边,除了我们的房地产之外,我们只有这笔钱。我知道有这笔钱。只是不知道具体金额。

莫:所以你一直到这时才知道?

张: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向赵竑要这笔钱的明细。在关国亮进监狱前,赵总说需要关的批准。

莫:你知道苏黎世款项中的一部分用于收购七角公寓吗?

张:1998年董事会上,关国亮向董事会报告过七角公寓投资项目。

莫:关国亮的报告是书面的吗?

张:口头的。

莫:你知道其中还有54万美元投资到亚联银行吗?

张:是的。

莫:关于1690万美元,你本人有权支配这笔钱,对吗?

张:不对。必须首先经过董事会批准,任何由关国亮负责执行。

莫:你个人可以支配多少?

张:任何个人都不可以支配。

莫:这样说,关国亮支配的525万美元是没有经过授权的?

张:是的。他偷了公司的钱。这就是他为什么今天关在监狱里。

莫:你同关国亮在2005年至2007年间发生了争执?

张:不仅仅是争执。

莫:东方集团有没有对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进行过审计?

张:我一直在让关国亮进行审计。但关国亮总是回来向董事会做假报告。关国亮也要对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事负责。

莫:在2005年以前,都是关国亮向你报告工作?

张:是的。

莫:这些报告都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

张:二者都有。

莫:东方集团会保留这些书面报告吗?

张:是的。

莫:自1995年到2004年,关国亮向董事会报告工作的会议纪要有吗?

张:有,所有的董事会会议纪要都有。

莫:难道东方集团把它们都销毁了吗?

张:我们从来不销毁文件。

莫:在1995年到2005年期间,关国亮的报告中有令人怀疑之处吗?

张:没有。因为还没有进行过审计。

莫:关国亮有没有向董事会报告过七角公寓的盈利情况?

张:有。

莫:你们有没有讨论过是否要把盈利汇到东方集团来?

张:没有。因为七角公寓还有贷款没有还请。

莫:你就从来没有要求汇款回来?

张:没有。

莫:你什么时候知道有抵押贷款的?

张:收购七角公寓之后。

莫:关国亮有没有告诉你这笔贷款要十年后一次还清?

张:没有。

3:15 PM:休息。

3:35 PM:继续。

莫:你说过东方集团各子公司的年度计划都要有书面的?

张:是的。

莫:你还说过你用科学的管理方法来管理你的下属的100多家公司?而且你们有审计部,负责对下属公司进行季度、半年度及年度审计?

张:是的。

莫:工资也都有其标准?

张:是的。

莫:费用也有规定,不能都由公司负担?

张:是的。

莫:在关国亮分管财务期间,他从来没有提交过书面报告?

张:不对。在收购七角公寓之前,通常他都有书面报告。收购之后,就没有了。

莫:这么说,在收购七角公寓之前的1995年到1998年期间,关国亮提交过书面报告?

张:是的。

莫:这些报告都在由东方集团保存?

张:是的。

莫:1998年收购七角公寓后,即交由公寓管理公司来管理。1998年以后关国亮有没有提交过如何财务账目、报税情况?

张:没有那么具体。

莫:有没有人对这些进行审查?

张:我们审查了。但我们主要是在等6年的回收期。

莫:东方集团知道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年收入情况吗?

张:我们知道。但我们在等6年的回收期。

莫:你们就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及七角公寓有限责任公司的财务情况在1998年到2005年期间开会研究过吗?

张:开会研究过。

莫:你们询问过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的费用吗?

张:我没有问过。我们一直在等待6年的回收期。赵竑总说房租太低。等6年的期限到了,他又说还需要2年。

莫:你本人是一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对吗?

张:是的。

莫:你手下有5万员工,100多家公司,你是否熟悉财务报表?

张:我不关心那些事情。那是我们的专业人员负责的事情。

莫:你是否关心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和七角公寓的盈利状况呢?

张:我不在乎美国公司是否盈利。即使它赔钱,我们也赔得起。

莫:你是否知道美国公司自1998年以来每年发生几十万美元的费用?

张:不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问赵竑这方面的情况。

莫:但在2005年之前一直是关国亮负责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对吗?

张:关国亮和赵竑联手偷公司的钱。

莫:你有没有查过关国亮的报告是否有可疑之处?

张:没有。

莫:关国亮偷了公司什么?

张:我们将进行追究。

莫:你能列出关国亮所偷公司资产的清单吗?

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追究他的责任。

莫:关国亮从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和七角公寓偷了什么?

张:这正是我要查的。

莫:关国亮偷了多少?赵竑偷了多少?

张:我相信法院将作出裁决。

莫:关国亮从赵竑贪污的财物中分得多少?

张:我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赵竑允许关国亮挪用公司财物。

莫:在2005年前,关国亮分管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是吗?

张:是的。

莫:2005年以后,赵竑直接向你报告工作?

张:是的。

莫:2005年以后,你是否向七角公寓的管理公司了解情况?

张:我们联系过,被他们决绝了。他们说只能向赵竑报告情况。

莫:2005年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请一位律师帮助你收回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管理权?

张:我当时在到处找赵竑。

莫:所以,在2005年到2009年期间,你找不到赵竑,就找到孙锦花,让她接替赵竑?

张:是的。

莫:你知道在1995年到2009年期间美国东方集团公司都有那些员工吗?

张:到1998年、1999年赵竑被派往中国工作的时候,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已经没有什么员工了。

莫:你认识赵海丁吗?

张:不认识。

莫:你知道你女儿在美国东方集团公司领取工资吗?

张:一开始不知道。后来赵竑告诉我,我才知道。

莫:她还住在公司的一栋房子里?

张:我相信我作为公司的领导,我的公司聘用我女儿不是什么问题。

莫:关国亮的太太也在公司的员工名册上?

张:我不知道。

莫:你认为这样做不合适,是吗?

张:是的。

莫:你认识陈勇吗?

张:不认识。

莫:你知道2005年4240房子被水淹的事吗?

张:我后来听赵竑说过。

莫:你没有听你小儿子说过?

张:没有。

莫:你知道修这栋房子花了多少钱?

张:不知道。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是我的,公司挣的钱也都是我的。我多次说过赵竑应该把为我所花的钱向我报账。

莫:你是说赵竑没有按的指示办事?

张:因为赵竑从公司中偷钱。

莫:你有没有向公司补偿租住4240房子的费用?

张:房子不是给我的子女住的;是我本人住的。难道我不能住在那里吗?

莫:这是公司统一的政策规定吗?

张:不是。就是我一个人可以。

莫: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曾经为你小儿子租了4年公寓,是吗?

张:我告诉赵竑多少次,要向我报账。

莫:赵竑没有按的意见办?

张:我自己的工资从未领过。我一直要求将我的所有费用都用我的工资冲销,如还不够,我再另外汇款。

莫:但赵竑从来没有照此办理?

张:赵竑说他做了。

莫:你知道公司为你花了6万美元的移民律师费用吗?

张:我需要核实。

莫:如果我说这是移民律师的账单的数字呢?

张:那也要核实。因为赵竑经常把他的花销算在别人身上。

莫:你的大儿子曾经因为手术而发生1.9万美元的费用,也是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负担的,是吗?

张:我知道此事。当时因为事情紧迫,汇款来不及,所以我让赵竑先用公司款垫上。然后向我报账,由我补偿。我子女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个人承担。赵竑和关国亮也必须照此办理。

莫:你本人在美国东方集团公司领取工资有多久?

张:我一直在领。

莫:1994年到2009年期间,你有在美国报税吗?

张:这些事都由赵竑负责。

莫:1994年到2004年期间,你的工资是多少?

张:我记不清了,都是由赵竑定的。我的工资有二个部分,一部分在中国领取,一部分在美国领取。

莫:我记得你说过所有的人都只能从一个公司领取工资,不是吗?

张:我说的是工资总额是统一的,工资可以从不同的公司领取。

莫:你说你的工资是由赵竑来定的?

张:是的。赵竑负责给我定工资,给我发工资,还负责给我报税。

莫:这么说,你领取二份工资?

张:是的,中国一份,美国一份。

莫:但你说过赵竑不能领取二份工资?

张:不对。我说工资总额不能突破,不管你领取多少份工资。

莫:你说过赵竑在中国负责东方集团卫星网络公司期间不能中美各领取一份工资,是吗?

张:没有说过。

莫:你知道赵竑同时在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还领取一份工资,是吗?

张:是的。但他不应该领取那么多。他在中国领取的工资应从美国的工资中扣除。这事当时由关国亮分管。我一直以为是照我说的办的。

莫:你说过公司允许向来访的中国客人提供2000美元零用钱,是吗?

张:他搞错了。如果需要,可以把对我取证的录像拿出来放。我当时说的是,不管是谁都不能允许用公司的钱搞接待,如有需要,钱要从个人账户出。

莫:这样说来,不允许向来访的要客提供如何费用?

张:是的。谁的客人谁负责提供费用,但公司不负责。

莫:如果来的是中国东方集团的人,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可以提供费用吗?

张:那也不行。谁提出接待,谁提供费用。

莫:这么说,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接待的客人的费用一律都要由赵竑个人负担了?

张:如果是他的客人,当然要他个人负担。

莫:这样的话,美国东方集团公司根本不用在这方面发生很多费用了?

张:东方集团的高管们都有接待费。接待他们的客人的费用都应从这里出。

莫:这样的话,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几十万美元的接待费都是没有经过授权的了?

张:是的。

莫:你认识刘庆余吗?

张:认识。他是东方集团副总裁。

莫:1995年,公司给他的太太汇去10万美元,你知道吗?

张:我不知道。

莫:你认识马鸣加吗?知道公司为他女儿花了很多钱吗?

张:不认识,也不知道。

莫:你认识于雷吗?公司为他花了2.7万美元,你知道吗?

张:不认识,也不知道。

莫:他是你女儿的男朋友,是吗?

张:不是。

莫:你认识他的父亲于治洲吗?

张:不认识,只是见过面。

莫:你认识黄孟复吗?

张:认识。

莫:他是谁?

张:全国政协副主席兼全国工商联主席。

莫:你是全国政协委员,是吗?

张:是的。

莫:当了多少年了?

张:18年。

莫:你还当过全国政协常委,是吗?

张:是的。

莫:黄孟复副主席到美国访问的时候,你是否事先通知赵竑让他做好接待安排?

张:我让赵竑做好接待安排?

莫:你没有让赵竑做好接待安排吗?

张:我上次来美做取证,回国以后我专门问了黄副主席他访美时赵竑是否做过接待安排的事。

莫:你问过黄孟复他是否收到赵竑送的5000美元?

张:黄副主席说他不认识赵竑,也没有收到他送的钱。

莫:黄孟复还说什么了?

张:我还问过黄副主席的秘书。他的秘书说没有收到过赵竑的电话。

莫:他的秘书还说什么了?

张:还说黄副主席作为国家领导人访美,有保安人员和秘书在身边,赵竑不可能接近黄副主席。

(当天庭审到此结束。)

谎称30万美金又自认是3万美金

时间:2011年10月5日

地点:弗吉尼亚州泰森角一写字楼18层会议室

实况:被告律师莫虎向原告证人张宏伟取证

莫:“你是否答应过赵先生;他帮你向国际金融公司申请贷款获胜后;可得5%的成功费?”

张:“没有。”

莫:“你是否答应过获国际金融公司3000万美元贷款后,会付相关的某种中介费、成功费、佣金或奖金?”

张:“他自己是美国公司的员工,拿工资。不存在再格外、另外给其它的费用。但是我们做过一个决定,嗯,在贷款总额里边,嗯,有1%作为美国公司的收入,因为美国公司,赵竑代表美国公司负责联络,发生一些费用。同时我们中国东方集团对美国公司要进行利润的考核。他的时间的付出,和差旅费的付出,我们认了个1%给美国公司,这1%美国公司里边,其中有10%可以给赵竑作为奖金。”

莫:“按照你刚刚讲的;付给他奖励了吗?”

张:“没有。”

莫:“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是10%中的1%吗?”

张:“那个10%付了。1%的给美国公司的费用没有付。这1%,从中国东方财务公司付给美国公司、这1%没有付。但赵竑的1%里边的10%,我们是在中国境内提的现金给赵竑付的。然后赵竑带着这个钱入美国境还被美国海关扣留了,做了很多解释,才把钱带到美国境内。”

莫:“哪一年付给赵先生的,1%的10%?“

张:“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应该是在,嗯,98、99,99年或者是2000年。”

莫:“你知道;哪一年国际金融公司的贷款获批准的吗?”

答:“98年。”

张:“你确定是1998年?”

张:“98年亚洲金融危机完了之后,我们在北京搞的新闻发布会,搞的签字仪式,在全国政协礼堂,我记得很清楚。资金到位时间我记不清楚了,签约是这个时间。资金是什么时候到位的,还要进行核实。”

莫:“什么时候付给赵先生的1%的10%?“

张:“应该是资金到位完成以后。”

莫:“付的是现金吗?”

赵:“现金。”

莫:“中国货币还是美元?“

张: “美元。”

莫:“多少美元?”

张:“应该是30万美元。”

莫:“你是说你给了赵先生30万美元现金?”

赵:“对。”

莫:“是在北京给的吗?”

张:“在哈尔滨。”

莫:“具体是谁在哈尔滨将30万美元现金给了赵先生?”

答:“这个是关国亮负责处理的。但我知道是付掉了。关于关国亮安排谁付的,我就不清楚了。”

莫:“这么说在付钱的时候你不在场,是吗?”

张:“我不在。”

莫:“这是经你批准的?”

张:“我同意了的。”

莫:“有没有书面的?”

张:“没有。”

莫:“你知道赵先生是否必须对所收到的钱开个收据呢?”

张:“应该有。那个财务公司是独立法人,关国亮是董事长、法人,他就有权利支付这个费。”

莫:“你知道现在收据在谁手上吗?”

张:“财务公司,如果是查账,应该是能查的出来。”

莫:“在本诉讼过程中你是否去找过这张收据呢?”

张:“没有。”

莫:“但你相信这张收据还是存在的?”

张:“这么大额度的事情,我相信会存在的,但是我不敢保证。”

莫:“这30万美元现金是从国际金融公司3000万美元贷款中来的,是吗?”

张的律师、约翰·陈:“反对提问的形式。他并没有这样说。”

莫:“我重新提问,陈先生。”

莫:“你在哪里搞到这30万美元现金的?”

张:“嗯,我们东方集团有东方集团国际公司,它属于涉外企业,东方国际公司可以到国家外汇局,嗯,换外汇,其它的没有外贸权的企业是不可以的。同时我们东方国际公司呢,跟前苏联做贸易,前苏联也会拿美金到中国来购物,到我们公司来,我们公司也有美元的现金收入。同时我们东方财务公司也有金融和经营外汇的许可证,是人民银行批准的。”

莫:“用美元现金付给赵先生那1%的10%是谁的主意?”

张:“我们董事会做的决定。为了给赵竑那个激励。董事会做完决定之后,赵竑就每次来都追着要这个钱。我们为了调动他的积极性,那么就把他个人这部分支付了。”

莫:“什么时候的董事会;你们讨论并批准支付这30万美元现金的?”

张:“时间我记不清楚了。但应该是,89、90,这一段,这个时间段,董事会做过这个决议。我记不太清了,要回去看一下。有这个董事会决议,我看过这个董事会决议。”

莫:“你刚刚还提到或作证说,当赵先生带着这30万美元现金回美国的时候被美国海关拘留了,你是这样说的吗?”

张:“没有。这是赵竑自己跟我讲的,他入关的时候被海关检查出来了,然后他做了很多的解释工作才放行的,这是赵竑跟我口头解释的。”

莫:“你是说,赵先生说他回美国的时候,美国海关发现他个人物品中有这些现金因而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盘查?”

张宏伟的律师;约翰·陈:“反对。”

莫:“还是我们在说的是中国的海关?”

张:“美国海关。这是赵竑跟我讲的,是美国的海关。”

莫:“你什么时候同赵先生谈起此事的?”

张:“这件事就是他贷款完成之后,在贷款过程当中他就提出这个条件,然后我们做了决议,做了决议之后等着贷款资金正式到账户以后,又隔了一段时间,才做的,给他支付的。”

莫:“张先生,你知不知道付给赵先生的30万美元是否载人了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账册?”

张:“没有。”

莫:“你确定?你能确定吗?”

张:“我想一想。嗯,3000万的1%是30万吧?我纠正一下。3000万的1%是30万,30万的10%是3万,是3万美元。刚才我谈的数字有误,纠正一下。”

莫:“现在你在对自己进行纠正。你是说赵先生没有收到30万美元现金,而是3万美元现金,这是你的证词吗?”

律师约翰·陈:“反对。这是一算就知道的。你是在同证人兜圈子。我们都会算。”

莫:“你不要无端打扰。我在向证人问话。”

约翰·陈:“我要证人知道我反对无端的提问。”

莫:“张先生,关于国际金融公司贷款一事,到底付给了赵先生多少现金?”

张:“应该是3万美金。”

莫:“你刚才的证词还说你知道你们哈尔滨的公司有很多现金,是吗?你的证词不是这样吗?”

答:“不是很多,是我们有这样的收入。”

莫:“而且你手中有足够的现金,支付30万美元都没问题,是吗?”

张:“不是30万美金,是3万美金。”

莫:“你知道这3万美元是如何载入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账册的吗?”

张:“没有记载。应该没有记载,因为这是在国内给他个人的奖金。”

到此,张宏伟在取证现场编织的支付30万美元现金的谎言故事以失败告终。这一戏剧性变化暴露出的谎言和伪证,令当场取证盘问的被告律师莫虎大吃一惊,令原告的律师团尴尬万分、惊诧不已。美国海关的盘查、中国东方集团董事会的决议、东方财务公司的数据······都是张宏伟临场编造的?!张宏伟居然如此大胆,不知道来美国作伪证该当何罪?

1、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付出1690万美金“黑钱”

2、香港上市公司联合能源集团有黑钱730万美金

张宏伟为灭口而三箭齐发起诉赵竑的悬案,历经二年来美国联邦刑事法庭、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民事法庭审理,已全部结案。除马里兰州民事诉讼案尚未进入取证便被原告撤诉外,美国联邦刑事法庭法官和弗吉尼亚州民事法庭陪审团均判决:原告的所有指控全部不能成立,被告赵竑没有偷窃原告一分钱财产,没有给原告造成一分钱损失,对原告没有一分钱赔偿的责任。原告张宏伟在三案审理过程中,不得不承认或证实他十五年期间涉嫌触犯美国、中国及香港法律以及上世纪90年代涉及金额超过2000万美元的黑钱交易。

张宏伟在大陆能操控、染指东方集团、东方家园、东方集团财务公司、锦州港、新华人寿、苏黎世、联合能源、民生银行、海通证券、美国亚联银行、中国能源公司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甚至可以带着香水味特重的付某随温家宝出访印度,但美国法庭及评审团不能接受任何人以谎言和伪证来掩盖事实。

11月10日大陆《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他们对话张宏伟时,张说:“如果是黑钱我不会傻到去起诉”。但10月6日在美国取证时,张宏伟惊爆的黑幕证实他来美国起诉“做了傻事”。从取证的实况显示,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为入股新华人寿保险公司付出1690万“黑钱”,张宏伟承认他将其中的730万美金洗钱到香港,该笔黑钱在香港上市的联合能源公司中。

在三案审理过程中发掘出大量证据证明,原告张宏伟欺骗了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证券监管部门,欺骗美国移民局、国税局、联邦调查局、联邦司法部、欺骗香港证券监管部门、多家媒体、贿赂中国政府官员等等。

为此,我们继续公布取证、庭审时的实况:

被告律师莫虎先生把案卷中关于乌兰木伦的部分首先拿了出来,放在桌面上,以提示原告接下来将要求张宏伟就其同乌兰木伦的关系往来提供证词。时间是2011年10月6日,地点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泰森角一座写字楼18层会议室,法庭记录员、摄像师一应俱全。

莫虎(被告律师):“张先生,当年和福国际公司收购特时泰国际公司多数股份时总共付了多少钱?”(莫律师显然认为有必要把乌兰木伦的事稍微放一放,需继续追问苏黎世黑金如何变成张宏伟对香港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

张宏伟:“应该是五、六千万。记不清楚了。”

莫:“是港币?”

张“港币。”

莫:“港币对美元的汇率是多少?给我们一个大概的数字。”

张:“七、八百万美金吧。”

莫:“你的钱从哪里来的?”

张:“有七百多万美元从美国这边转过来的。”

莫:“这笔钱是从和福国际公司拨出来的吗?”

张:“和福?是从美国的离岸公司转到和福,然后收购特时泰。”

莫:“所以,从这个离岸公司的七百多万美元转到了和福国际,和福国际又用来购买特时泰,你成为特时泰国际的控股股东,对不对?”

张:“不仅仅那七百万美元。还有别的钱。”

莫:“其它钱从哪里来的?”

张:“香港公司自己也有的。”

莫:“其中包括香港的东方港务控股公司的30万美元吗?”

张:“东方港务,东方集团香港,都有。”

莫:“其中是否包括宏丰投资有限公司的700多万美元?”

张:“没有。”

莫:“你知道宏丰投资公司在1997年汇款700多万美元到和福国际吗?”

张:“宏丰?我不知道有个宏丰。宏丰跟东方集团在香港设立的公司没有关系。”

莫:“如果我告诉你,宏丰投资公司收到来自美国那边离岸岛账户700多万美元,而这700多万美元还转到了和福国际,这能帮助你回忆起来吗?”

张:“这些事我不关心它。不光是我当时不关心,我现在也不关心它。我只关心让关国亮什么时候把钱打到和福账户。关于他从哪来钱,通过哪个账户转,我不关心这些东西。”

莫:“但你知道钱从离岸岛账户来,至少700多万美元是这样来的,不是吗?”

张:“我知道是从美国这边来的。后来知道是从美国的离岸公司来的。”

莫:“当时你有没有问关国亮先生他从哪里的离岸岛账户弄来的钱,然后又转了个圈子打到和福国际的?”

约翰·陈(原告律师):“反对提问的形式。但你可以回答。”

张:“我没有必要问他这些问题。我关于钱到账,不影响我收购公司就行。钱从哪来的,对我来说不重要。”

莫:“张先生,你不在乎钱的来源,只要你收到钱就行了,这样说可以吗?这是你在告诉我们的吗?”

约翰·陈:“反对提问的形式。但你可以回答。”

张:“我关心的是合法的收入。只要是合法的收入,哪来的都没关系。”

莫:“如果你不问从哪里来,你怎么知道是合法的呢?”

张:“我相信关国亮先生是遵纪守法的诚实的人,当时是遵纪守法的人。关国亮负责整个集团的资金调配。我不可能每笔钱都问他来龙去脉。我不管这些事情。这些小事我不管。我不管这些细节。”

莫:“张先生,这可是1997年或1998年,700多万美元对你来说是小钱?”

张:“是一小笔钱,是的。”

莫:“如果关先生告诉你钱来自一个离岸岛账户,你就不问钱怎么来的?”

张:“我没有必要问这么细节。他是整个东方集团的副总裁,又是主管资金和财务的董事。我没有必要问那些东西。”

莫:“这是1997年,1998年。你有没有问过关先生他汇到香港700多万美元后还剩下多少余款?”

张:“还剩下多少余款?”

莫:“是的。”

张:“我问了。”

莫:“在汇出30万美元和700万美元之后,你有没有问他还剩多少钱?”

张:“他说还剩1000万美元左右吧。”

莫:“你有没有问他这1000万美元在哪里?”

张:“没有问。”

莫:“那么是谁在管理这些瑞士的钱,瑞士付过来的这1500多万美元呢?”

张:“应该是关国亮在管理。”

莫:“东方集团里面有人在监管这笔钱吗?”

张:“就是关国亮作集团的监管。然后这边由赵竑负责,具体负责。”

莫:“东方集团没有进行监管?”

张:“我已经说过了,是关国亮在监管。”

莫:“关国亮有没有提供给您关于瑞士这笔钱及他用这钱都做了什么的任何文件?”

张:“没有。不需要文件。”

莫:“都是口头的?”

张:“口头的。”

莫:“这家特时泰后来变成东润拓展了,是吗?”

张:“对。”

莫:“后来又更名为联合能源,是吗?”

张:“对。对。”

莫:“联合能源是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你是董事并担任董事长,是吗?”

张:“对。”

莫:“你的女儿,张美英,也是联合能源公司董事,并且是公司中一位官员,是吗?”

张:“对。”

莫:“你在联合能源中的股份比例是多少?”

张:“68%。”

莫:“你女儿持有的股份比例呢?”

张:“她没有···。”

莫:“你确定她没有吗?”

约翰·陈:“他还没有回答。”

张:“她没有股份。”

莫:“你持有香港的联合能源公司所发行的普通股的68%,是吗?”

张:“是的。”

莫:“收购特时泰51.58%控股股权的700多万美元钱来自于和福国际,而和福国际的钱来自于离岸岛账户,对吗?”

张:“对。”

莫:“你在联合能源所持有的68%股权是在你个人名下,对吗?”

张:“对。”

莫:“你知道离岸的钱有多少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吗?”

张:“我听赵竑谈过。100多万美金。”

莫:“你确定是100多万美元吗?”

张:“是进到哪个账户?”

莫:“从离岸账户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账户的。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账户的钱是多少?”

张:“那就是买七角公寓的时候,汇了200多万美元。”

莫:“200万美元或者说279万美元用于收购七角公寓?”

张:“应该那数,差不多。”

莫:“你知道离岸账户的钱有多少汇给关先生的?”

张:“不知道。”

莫:“关于进到离岸账户的1500多万美元,在中国的东方集团的公司账目中有所记载吗?”

张:“嗯,董事会有记载,账上没有。因为记账的话,必须钱到账之后才能记。董事会记载有这个钱。”

莫:“所以苏黎世保险公司支付的1690万美元在东方集团中没有任何会计记载或财务记载,对吗?”

张:“东方集团没收到这个钱,它不需要记账。只是董事会记账了,这笔钱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知道就行了”

莫:“我说这是帐外资产,对吗?”

张:“不是。这几个,嗯,中国的东方集团,美国东方集团公司,香港东方集团,是相对独立的。除了股权交易以外,统管的,其它账务都是独立的。”

莫:“那么哪一家公司对苏黎世保险公司来的这1500多万美元入帐了呢?”

张:“哪一家公司的帐户里?”

莫:“是的。哪家公司,不论是在中国,在香港,还是在美国的,将所收到的这笔苏黎世保险公司来的1500多万美元入账了呢?”

张:“这个是在关国亮的帐户里面记载的。”

莫:“入了他的私人帐?”

张:“不是他个人账户。财务公司,他分管财务公司,和集团的财务。关于他记到哪了,我就不清楚了。”

莫:“你问过关先生哪家公司将这笔1500多万美元的钱入账了吗?”

张:“我不需要问这个。他主管财务。我不管财务。没有必要问这个。”

莫:“张先生,你从这个离岸岛账户收到了730万美元,是吗?”

约翰·陈:“反对提问的形式。”

张:“对。”

莫:“从离岸岛账户到东方港务控股,以及你记不得的,可能叫宏丰的,然后通过和福国际,投资于或收购了特时泰的股份,然后特时泰演变为东润拓展和联合能源,对吗?”

张:“对。”

莫:“离岸账户中的部分资金还用于收购七角公寓,大约279万美元,对吗?”

张:“应该是。”

莫:“你不知道苏黎世保险公司到离岸岛账户中有多少钱到了关先生那里,对吗?”

张:“对,对。”

莫:“而且你在1997年时根本没有问关先生,是吗?”

张:“没有。”

莫:“你在1997年时问过赵先生1500多万美元发生了什么,除了你收到的和进入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以外,余款去了哪里?”

张:“我问了。他说在那里存着呢。”

莫:“存哪里了?”

张:“在账户里存着。”

莫:“哪个账户?”

张:“他—离岸公司账户嘛。关于哪个离岸公司,在哪里离岸的,我不清楚那个。”

莫:“你是说赵先生仅仅告诉你存在离岸岛账户中了?”

张:“对。”

莫:“是什么时候,哪一年?”

张:“应该是1997年,香港公司用完一部分钱收购公司之后,不长时间,我来问这个钱还有多少?他回答就是,说余款都在离岸公司账户上。”

莫:“他告诉你多少钱了吗?”

张:“没有。”

······

莫:“张先生,请告诉我,你说你在联合能源的约68%属于东方集团的,只是用了你个人的名义持有,对此你有任何文件来陈述吗?”

约翰·陈:“这是个复合问题。”

莫:“不是。只是为了帮助翻译···”

约翰·陈:“是个复合问题。”

莫:“不是。是个连续性问题。”

莫:“股份由你个人持有,是吗?”

张:“你要是关心这个,我可以讲给你听。”

莫:“我的问题非常简单,张先生。我不是想请你把整个故事都讲出来。关于香港上市公司联合能源中68%以上股份由你个人持有,而你是为中国的东方集团代持,有文件吗?”

张:“所以我要给你讲。你又不想听。我给你怎么解释呢?”

约翰·陈:“反对。”

莫:“不讲故事,能解释吗?”

张:“我给你二个时间段。在2005年之前,香港这家公司,2007年之前,香港这家公司是为东方集团而持有的。2007年无论是中国大陆的东方集团,还是香港的联合能源,都进行了股份制的改制。首先,那么,香港东方集团,我已经把其它的股份,已经全部收购了。也就是说,香港东方集团其它的股权都收给我自己了。东方集团的股权,我从70%多已经到95%了,95%左右。”

莫:“这样说来,离岸岛账户来的700多万美元进到特时泰,然后变更为东润拓展和联合能源,变来变去成为你个人的投资了,是吗?”

张:“从2007年以后,完成了法律手续之后,都变成是我个人拥有了。”

莫:“张先生,我看到联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年报和公开的信息披露中说,你在联合能源的普通股中持有68.1%股份,对吗?“

张:“对。”

至此,已经把张宏伟黑金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的事情问清楚了。莫虎律师还未及发问关于乌兰木伦的资料,约翰·陈说,摄像师请我们停一停,又该换录像带了。

—–

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打官司的5个存疑

备受媒体和大众关注的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国起诉赵竑民事一案,不能按原定预告的程序进行了!缘由是张宏伟人在大陆,不能来美国法庭作证。张宏伟通过他的律师于今日向弗吉尼亚巡回法院声言:这个周末;张宏伟要为儿子办婚事。张宏伟将出庭作证的时间延期到2011年10月31日,本来翘首以盼、明天要列席旁听的中外媒体和大众大失所望!

张宏伟突然“告假”,让关心此案的媒体及大众存疑:

1、10月31日 张宏伟就真的会来美国法庭作证?

2、张宏伟的儿子真的大婚?既然婚庆是周末,为何“老子”于4天前都不能出庭?

3、11月3日是该案最终判决日,张宏伟如不出庭作证甘愿败诉,能掩盖涉案的哪些高官?

4、张宏伟为何陷入如此窝囊、进退都难以如愿的困境?被告赵竑连200万身价都没有,却要赵竑赔偿2000万。为灭口?!要置赵竑于死地?!

5、无论张宏伟“躲”还是“不躲”,美国东方集团之火,必定烧至大陆的东方集团以及香港的联合能源公司,将引发大陆证券监管机构和香港廉政公署调查,其后果是什么?

以上5个存疑,结合5天开庭的实况,是否已经有所之解?

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国起诉赵竑一案,要赵竑赔偿2000万美金一案,10月1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费尔法克斯巡回法院开场,7位陪审员已经出席了5次庭审,原告证人除张宏伟之外全部作证完毕。

按原告起诉的状子,该案只有三个人和美国东方集团有关,张宏伟、赵竑、小秘孙锦花。

因此该案三位主要证人是:张宏伟、孙锦花、赵竑。孙锦花上周即开庭的第二天、第三天已基本完成作证。但这位1997年以假结婚来美、2000年获美国绿卡的小秘,因对大陆政治一片空白,作证时;以为自己的证词是保护张宏伟,但实际上不仅引火烧身,还给张宏伟的起诉埋下一个又一个地雷。

10月25日、及10月26日,原先的告示是张宏伟到法庭作证,但因张的“理由”而延期,原告律师则要求法官让被告赵竑出庭作证。

按美国民事诉讼程序,通常,原告不可能叫被告代替作证,虽然法律准许这样,但极不正常。(注:原告请当地律师;法官具偏向性难免。)但赵竑在作证时,如能应对得体,如实将原告清算账目的去向、牵涉到那些中共最高当局的腐败,让评审团了然并认可,对被告赵竑并非不利。

况且此案因张宏伟在开庭之前取证时的交代,李克强、王兆国、刘延东、黄孟复、韩长赋、杜青林、张新枫等等是他的保护伞和后台。张宏伟如对美国评审团不作伪证;这批王牌保护伞将在美国法庭上全部曝光。随着曝光,这些王牌保护伞也逐一被他自己烧为灰烬。

11月7日,美国维吉尼亚法院判决中国政协委员、东方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张宏伟打官司败诉。7名陪审员一致认定张宏伟起诉赵竑的所有指控均不成立。

这场官司已经有了结论,但大陆有多家媒体竟然否定这一事实,有的甚至说;张宏伟赢了这场起诉,张宏伟不予否认。但有媒体说,张本人有表态,还要上诉,要将官司打到底。

请了5名律师、多名保镖、有很强后台的张宏伟为何输了?

1;美国司法没有责任为1690万台底下的黑钱裁决出:二老板可得多少?三老板(马仔)该拿多少?大老板少了多少钱?

2;原告张宏伟在庭审时过分失态、伪证贯穿全案的始终。

3;辩护律师莫虎精通美国法律、经验丰富、辩护时太精彩且太具说服力了。

美国几乎所有庭审是公开的,据说;有一家机构(国安部?媒体?东方集团?)已化几万美金买下该案子庭审全过程的记录(每张记录8元美金)。为了不让平民百姓遗憾未亲眼所见、这场前所未有过的实况,特公布我们当场记录的第二部分(因庭审时有中英翻译,使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如实地速记)。

先述两个精彩的场景:

一;当法官、原告、被告、律师、证人、媒体记者等都坐定后,突然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在法庭每一个角落弥漫,一个身材高挑、上下穿绿色名牌西服、佩戴着名贵首饰的“女明星”驾到!

“这是谁?”除了张宏伟,几乎所有人都向“女明星”投射出狐疑的眼神。“这个妖气十足、极其神秘的女人来干嘛”?

她叫付玉宁。2001年;中国东方集团二老板关国亮曾说:“张宏伟最近和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女人搞到一起,大家称她为小付”。2005年;张宏伟曾说:小付从芝加哥回到北京了。2004年12月24日他和关国良分家时,他从中获益12.8亿,就是听了小付的建议。2010年初;有人在北京问小付,你何时给张老板生孩子?未料小付说,我到底跟谁生还不一定呢?

庭审过程中,小付使法庭不再庄重,她当庭收发短信或打电话。庭审休息时,有媒体记者为打听小付的来头,拿出名片要采访,但刚才还猖狂至极的她却拔腿就溜!

二;双方律师选择陪审员,只见被告律师莫虎对陪审员说,各位女士、先生们,你们谁知道法庭中的家具、座位是如何安排的?40多位候选的美国公民全部摇头。莫虎说;在美国法庭;无论是民事还是刑事,检察官和原告的座位永远是靠近陪审员的。

原告和被告有什么区别?原告要拿出证据,举证被告有问题。如原告拿不出证据,起诉是站不着脚的。被告一言不发,陪审员也不会定他有罪。

莫虎说,什么叫证据?在法庭宣誓后说的话。但有可能撒谎。文件是证据吗?有的也可能作假。那一部分是真的?美国陪审员不需要懂得法律知识。陪审员即一般老百姓,只要用基本的智慧,共同合作就行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