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卡洛夫milan:神人马占北

大概在二年级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我去看赛马节。那天我穿上虎皮藏装,还弄了个小腰刀,到了以后发现满地都是白花花的帐篷,却发现最精彩的两个节目骑马捡哈达和骑马打靶都快结束了,接下来是叫“佳昂”的表演,就是表演的人把自己最好的藏装和饰件穿在身上,腰里挂着每家祖传的藏刀绕圈,其实就是土豪给大家炫一下自己的宝物,亮瞎屌丝们的狗眼,节目比较无聊。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了那个人,他看起来五十多岁,头上绑着康巴红缎子.身体很壮.也身穿着虎皮藏装.腰里挂着很长的一把藏羌刀.带着茶色眼镜.留着大胡子.后面背了一把叉子枪,相当威武霸气。我看着自己的小腰刀和装束,就觉得像霍比特人弗罗多遇到了刚铎王子阿拉贡,我拉着父亲激动的说:“这才是真正的康巴藏族,标准的康巴汉子!!”。父亲看了一眼说:“哦,这个是马占北呗,禅古那边谁不认识他”。我想了想马占北这个名字好奇葩,听起来就像……..“他是个回民”父亲说道。我的腿当时就软了一下,感觉跟小比利练了几个小时摔跤一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我还说不清,想象一下有一天希姆莱指着一个小伙子说:“看,这才是我们高贵的雅利安人”结果发现是个犹太人,大概就跟这个感觉差不多。

不过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一个回民穿着藏装参加赛马节,父亲说这就要问你外公了,他两算比较熟的了,于是在外公家我终于搞清了这个人的来历。

马占北大概一两岁的时候就来到了这边,他的父亲是回民,母亲是甘肃的汉民,七八岁的时候,他爸爸就被西北军阀马步芳抓了壮丁,不知在哪死球了,从此再没见过。后来他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了,因为各种隔阂,他只能跟回民小孩玩,要知道我们这个地方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百分之九十八,那个时代一个单亲小回民在这边生活非常不容易,就像一个巴勒斯坦小孩生活在以色列。

直到有一天,外公的一个玩伴发现马占北在山头上念佛珠,外公听说后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怎么关注,直到外公有一次去捡牛粪,碰见了马占北,看见他手上绑着一个佛珠,外公就决定跟他坐下来谈人生谈理想,两个人用两种语言混合使用勉强交流,让人回想起了智人第一次和尼安德特人交流的感人场面,马占北跟外公说他已经信了佛教,外公问为什么,马占北说有一次他在山里放羊,不小心滑倒滚下来了,满脸是血。一个僧人把他弄到了家里,给他洗了脸,伤口抹上香灰,还给喝了一碗枣子粥 ,他就决定信佛了。外公心想这果然是背叛了安拉的回奸,于是以后出去放羊也就找他玩,因为宗教上的认同,渐渐的就跟其他藏民小孩打成一片了,后来马占北穿起了藏袍,说着一口流利的康巴话,但名字没改过,他说这是父亲起的,不能改。因为性格豪爽,也得到了老人的认同,邻居们就经常给他们家送酸奶和青稞面,这让他们母子两度过了艰难的一关,这时候的马占北除了名字就完全是个藏人了。

1958年末,藏族人发动了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叛乱,遍及整个藏区,包括青海.甘肃.云南.四川和西藏本土,家乡半数以上的男人都参加了叛军。其实藏族人就这样,哪个地方干仗了,其他部族就得跟着干,谁不干谁懦夫,谁不干谁傻逼。从明朝开始,藏族就爱叛乱,清朝还跟着沙俄和蒙古人叛乱,民国的时候川藏战争叛乱,大家也不要觉得这是什么民族仇恨,只是我们很喜欢叛乱这种酷酷的感觉而已。那年外公十四五岁,由于亲人都去世了,他也就义无反顾的参加了叛军,在叛军聚集点,头人们分发美国空投的武器,外公至今还跟我吐槽说狗日的汤姆逊根本打不准,我想很大原因在于这个呆老头根本不会使用,就在整理编制的时候,马占北也提着一把步枪过来了,外公很奇怪说:“你跟共党有仇?”马占北说没有,外公又说:“那你丫傻逼吧,你没必要跟我们打仗啊…你又不是藏民,况且你家还有个母亲吧。”马占北说:“你们打谁我就打谁,你们是兄弟是亲人”。大家很感动,觉得多了一个陪葬的就收下了,战役一开始,没受过训练的他们虽然勇猛,但不是解放军的对手,很快就打散了,外公跟着小股部队到了四川一带,跟当地叛军打游击,至于马占北,就不知下落了。60年初外公在理塘被俘,但因为年纪小,关了半年就给放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家乡大部分男人再也没有回来,当然,大家也以为马占北死在了战场上。

直到62年的时候,外公正在祁连县接受电影放映员培训班的课程,基本成为了藏奸,这时候竟然听说马占北回来了,外公很是激动,接受完培训就立马赶了回来,才知道分开的几年马占北经历了什么。原来在被打散后,马占北被藏北的游击队收下了,走遍了整个藏北(藏北作为无人区跟西伯利亚一样可怕),还见到了康巴叛军的首领山东汉子姜华亭,打了近四年的游击亲手击毙了几个共军。后来听说部队要撤到尼泊尔,马占北就不干了,说实在太远了,老子要回家了,就跟另外一个称多人扎西回来了。大家都没想到,当初参加叛乱,坚持到最后的竟然是一个回民,尼玛就跟日本人投降了多年,一个台湾人衣衫褴褛的回来跟他们说我为天皇尽忠了,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大家都夸他牛逼,是康巴汉子!从那以后他的事情受到宣传,听说连邻县的人都很崇敬他,之后马占北因为识字,且藏汉语都非常流利,竟然进了县政府,这期间他娶了一个藏族姑娘,生活安稳,直到文革开始后,一个不知情的汉民官员给他戴高帽,他不知道马占北在当地的人气,你能想象一个脑残跑到五迷群里说阿信是人妖的后果吗?….晚上那个官员就惨遭围殴………即使在那么疯狂的年代,马占北也没受到太大的迫害,文革结束后,马占北就在县政府一直工作到退休,基本上每年的赛马节他都参加。

马占北的母亲在过了几十年安稳日子后在治多去世,去马占北家吊丧的人非常多,全是藏民,马占北今年大概七十多岁,也搬到了西宁,身体依然非常硬朗,还老去寺院干重活,我妈她们那一代见了还都喊马叔叔,队长本人也非常尊敬他。而马占北,早已是藏人社区耳熟能详的康巴回民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3年10月14日12:55 | #1

    我在康巴藏区,也待过9年,性格内向,但也经常打架,环境使然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