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obonos债券

tesobonos债券是一种由第三国计价(主要是美元)的债券,其具体运作原理是:国际金融机构以外币形式(主要是美元)为某国政府或者企业进行外币债券融资,双方约定以美元或其它第三方货币做为计价单位,但是却以该国货币为计价单位支付债券的利息。实际上该债券本质是一种以本国货币作为利息偿付的中短期外币贷款。但是因为是债券而非贷款,而且由于计价单位的原因,该债券在制度层面上并没有严格的风险对冲约束和风险计量监管制度,因此在宏观层面上很难发现和防范该风险。
该种债券存在着巨大的汇率风险,但是因为是债券而非贷款,这种汇率风险相对隐匿,除过企业本身管理者的预见性洞察外,其或有风险很难受到现有企业会计等企业制度层面的监管和防范。
这种债券的好处是,当借入国的货币处于升值的时候,发行该种债券的企业和国家会因为货币升值而减少实际支付的利息,从而实际上降低了融资成本,减轻了其债务负担。但是同时当该国汇率下跌时,企业的偿债压力将会大大的增加。
同时在宏观层面,如果大量企业发行该种债券,无形当中会有巨额的第三方货币(主要是美元)流入国内,而且其中大多数会出现在“经常项目”而非“资本项目‘下,从而在表面上加重该国的贸易顺差,促使该国货币的升值。同样,在该债券到期之后,外币的流出也会加重该国货币的贬值幅度,而货币的贬值,又会进一步增加剩余借入该种债务企业的偿债压力,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获取大量利润甚至促使该国货币体系的崩溃。
1995年墨西哥经济崩盘就是由于大量发行tesobonos引起的;
1997年7月, 泰国进入这种快速死亡程序, 500亿美元的tesobonos到期,而泰国央行只有300亿美元,随着泰国铢的贬值,从而引爆了整个东南亚的经济泡沫,造成了历史上的东南亚经济危机。
我并不清楚中国管理层对tesobonos债券是否有足够的重视和监管,我只知道,在我所学习的会计准则和企业一般性规则中,对tesobonos债券并没有严格的监管和重视。而且从国家层面上,我并未找到更多对于tesobonos债券的警示和分析报告。
在今年很长一段时间内,从国内资金结构的流动趋势上看,外资正在有序的撤离或者为撤离做准备,但是同时,国内的外汇储备却在不断的非理性增长。因此我在早期猜测国际金融家们可能是通过逼迫人民币升值而吸引短期“傻瓜式”热钱的流入来掩护长期投资的有序撤离。但是当时有一个问题,在长期资本撤离后,我假想的“傻瓜式”热钱必然会面临相当大的风险,这一点是所有敏锐的投资者都会洞察到的问题。因此市场上有足够的“傻瓜式”热钱吗?
当时对于这个疑问,我并未找到合适的解释,因此我只能把问题的根本归结到热钱们无视人民币风险的贪婪上。但是直到前几日,当我听同事说某个有强力背景的官二代向外资借入几亿美金投资国内保障房项目时,我突然想到了该项目未来利息、本金支付所面临的汇率风险。而后我又想到了该项资金的进入方式实际上促成了国内外汇储备的增长。在查找相关的历史资料后,我发现了tesobonos债券——这个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许多经济泡沫中起着战略作用的东东。
直到此时,我才突然的明白过来,原来掩护长期投资撤离的并不是我臆想中并不存在的“傻瓜式”热钱,而是无数的外资贷款和tesobonos债券。我终于明白了整个撤退计划的最后一步是怎么回事。
国际金融资本的确高明,任何的风险都被转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并未达到资本利益的最大化,但是就风险收益比而言,无疑是最优秀的。可怜世人茫茫,还在无知当做其帮凶。我真不知道当人民币贬值到来时,整个社会不断增加的巨额负债和货币漏洞要如何来弥补,又能怎样来弥补。
虽然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我有理由相信目前中国市场上存在着天量的中短期外币贷款和tesobonos债券。而这也将成为未来捅破帝国泡沫的重要一根“针”。


这种东西正经讨论一点价值都没有

可不一定,你怎么解释在内外需不振的情况下,外汇占款创新高呢

无需解释,反正跟 tesobonos 无关
中国从未发行 tesobonos 类型的债券
另外墨西哥经济危机也不是tesobonos导致的
只不过一些金融圈李一王林之流的玄幻写手喜欢生拉硬拽而已

人家说的是私募tesbonos,自贸区这种政策加剧了企业部门发行该性质基金的便利性
前阵子有人跟我讨论利率套利,用海外的低息贷款,进到国内赚取国内银行的差额利率。这就是一种tesbonos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