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自大学至今12年化学之路遭遇的安全事故

1.我这辈子遇上的第一次事故,今天看来都不算是事故了。
化大北区实验楼4楼。
我们班的一个2货配置重氮液(分析试验滴定用,那2货配置全班用的50升),然后不知道肿么回事,瓶子炸了。
重氮液溅了我们满身满脸满胳膊。

重氮液的毛病就是溅到皮肤上洗不掉,一块黄。
艹,当时的女生们(虽然长得不咋地)都差点自杀!
因为被毁容了。
其实说句实话,她们毁不毁容我叫的差别也不大。

我们男生倒是很淡定,反正知道最多半个月也就下去了。

就是全班童鞋走到大街上比较拉轰,路人纷纷以为我们是附近剧组拍魔幻剧演小妖精的群众演员没卸妆。
2.大学里面遇到的第二次事故,今天看来特么也算事故。
实验室做灰分试验,每个人领了一个白金坩埚在高温炉里面烧。
温度我要没记错的话是900℃。
时间反正肯定超过一小时了。

这件事情充分反映了大学的人浮于事以及贪污糊弄!
然后还是上面那个2货,他用搪瓷环往外套坩埚的时候,手一抖,坩埚掉地上了。
白金坩埚非常小,比八钱小酒杯还小。
不知道是不是全世界的都那么小,反正我用的是,就那一种。

当时地上还有防火阻燃毯,铺满了。
然后牛逼就牛逼在这了。

防火阻燃毯,噌的一下就着了!
而且不是烧石棉的那种暗火星,就特么是火苗子!
呼呼地……

然后弟兄们就拿脚踩,跟大话西游给斧头帮帮主灭火一样。
然后鞋上就沾到了粘了吧唧的物质,也沾了火。
然后弟兄们就在地上蹭,先把自己的火灭了吧。

然后班座神勇的拿来了灭火器,喷了大概5分钟或才灭掉。
干粉的,我们浑身都是碳酸镁!
本来学校打算处罚我们,但是我们问,灰分分析室的防火毯怎么会燃烧?
学校就今天天气不错哈哈哈了。
后来我们都工作了,都有了经验,聚在一起说,那是个毛的防火毯啊!
特么那就是普通的防滑绝缘毯!
学校肯定是自己把钱给贪了,买便宜货糊弄,没想到出事了!
3.然后就是我,在学校里面也干过一件小事,但是对我的影响很大。
那就是我深刻地意识到,如果你学不会一样本领,那么在化工领域你早晚要死!

那个本领就是:
灭火。

那次我做一个50毫升的小反应,溶剂是乙醚,瓶口塞个翻口塞扎上一个气球略微给一点压。
然后反应完了我把体系倒进烧杯准备后处理的时候,把瓶子随手放在了电热套上(这里我犯了第一个错误,变压器我没关)。

然后我把烧杯里面加其他东西后处理的时候,四口瓶着了!
我勒个草乙醚燃烧真不是盖的!
四口瓶着了之后瞬间就把我的烧杯引燃了,至今我都没看清到底是飞溅火花引燃的,还是顺着残液导流引燃的(我犯的第二个错误,烧杯外壁没有擦,留有有机物残痕)

然后我试过通风橱里的消防沙,也试过石棉布,都没用。

这么小的反应我不敢用灭火器。
用水那属于脑袋进水。

于是我落下了通风橱,断了电,眼睁睁的看着它烧。
足足少了半小时,一个电热套,一台电磁搅拌,全完蛋了。
火才灭了。

这半个小时里面我的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
4.在这里重点介绍一次我放的火。
我估计这种火,全站那么多化工狗,都没放过!

而我,自己亲自放了一次,见到别人放了一次。
属于绝对珍贵的经验!

那种物质叫做叔丁基锂!

是我所接触过的,最易燃的化工原料(别跟我说小众的,冷门偏门的,大众化的玩意,没遇上过比这东西更易燃的!)

我自己放的那次火是在实验室,还是五十豪升小反应,叔丁基锂用了不到一毫升。
我用水冲的时候,都有火花了。

比兰尼镍的火花多多了。

但那时候我对这玩意的危险性还真没直观认识。

直观认识是在前单位。

用叔丁基锂做一个中试,每次大概10公斤左右,叔丁基锂是一个带压罐,每次用之前都要先充氮气让他带正压,然后从另外一个截门往外放。
略带黄色的液体。(纯的叔丁基锂是固体,但是纯的你买不到,没有物流敢运输固体,更没有厂子敢保存固体,都是按照你的需要配好了的戊烷溶液,固体叔丁基锂太危险了,保存是在找死)

我前单位牛人很多,但叔丁基锂都是第一次用,都知道这玩意特别易燃,但谁也没用过,所以第一次特别小心。

放料完毕之后,管路下面立马放一个装满了沙子的桶接残液,边上干粉灭火器待命,地上滴上叔丁基锂哪怕只有一滴,立马用一块浸满了乙醇的大毯子铺上擦!

所以头三次投料屁事没有。
然后人就放松警惕了。
然后有一次放料完了,管路就扔在一边,人就忙活着反应釜去了。

眼看着管路里面的残液往地上流。
当时的工段长招呼地面清洁工用墩布擦一下。
清洁答应一声就往那走。

这时候,叔丁基锂发烟了,然后很快的,毫无预兆的,就引燃了。
这还不是最牛逼的!

牛逼的是,那团火,离开了地面,飘起来了!
我勒个草,我们可是一个年产能万吨的大型炼化厂,里面有一个火球是什么概念?

五A级安全警报啊!(现在是6A了)

当时所有人都急了,抄起灭火器就追上去喷啊!

这时候更牛逼的事情出现了。

叔丁基锂火球被灭火器一喷,碎了,每一个碎沫都是一个小火球,接着烧,没影响,四处飘,做布朗无规则运动。

当时我特么双脚一软就坐在车间三层也就是顶层了,心说吾命休矣!
特么这要是一旦有哪怕一个反应釜爆炸,就是几百个的连锁爆炸,方圆几公里都夷为平地了,还跑个毛啊!
刘翔王军霞也跑不掉啊!等死吧!
这时候,全厂所有的人都被发动起来了,灭火器,防火毯,消防沙,阻燃网,能用的全用了,几百人全厂追火球!

都怕死啊!
这特么,太危险了啊!

最后终于把所有的火球都扑灭了,全场八百多人彻夜没睡,把全厂每一个角落都筛了一遍,确保没有安全隐患残留!

然后那个项目当场下马!
而且boss说了,今后再也不接需要用正丁基锂和叔丁基锂的项目!

那次是我在化工行业,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那真是生死一线!
化工厂连手机钉头鞋都不许穿,任何可能引发明火的行为都会被严厉的处罚。
那次,最多的时候十多个飘来飘去的火球满厂子乱窜啊!
5.当年我还放过一把火,不过那次虽然我放了火,还得到了表扬。

为什么呢?

那次是我做钠砂,做完了之后,泡了石油醚切钠皮的培养皿我想拿去洗,用乙醇粹灭了就倒进了水池子(这是我犯的唯一的错误,有机溶剂是不能倒水池,而是要倒进废液桶的)

水池子四壁都是不知道是啥的有机物,粘了吧唧的。

然后突然之间,就着了……
我靠,火苗子不夸张的说,足足有一米高!

然后我非常淡定的抄起边上的消防沙泼了上去!
然后转身去门口拎过一个干粉灭火器就喷。
不到一分钟,火就灭了。

实验室其他兄弟全过程呆若木鸡。
灭完了之后我自己找了一个事故报告单填好了去找领导的时候,领导都不知道这事儿。
从那之后,我就担负起了每年四次的消防培训。
领导说我小小年纪能这么冷静殊为可贵。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久经考验,习以为常了。
6.给甭管内行还是外行的兄弟们普及一下!

不管是浓硫酸还是发烟硫酸,如果只有几滴滴到了手上的话,正确处置办法就是用最快的时间用大量水冲!

不管是水龙头的自来水还是洗瓶的去离子水。

在车间工作服上溅到大量浓硫酸的处置是立马把衣服全都脱了,内衣内裤都脱,然后光着用水管子冲身子!

如果大量浓硫酸(95%)以上,大量的直接溅到大面积的皮肤上,你身边有什么无毒的液体就赶紧冲,水也行,乙醇也行,食用油也行。

简单一句话,最关键的就是稀释硫酸的浓度以及缩短硫酸和皮肤的接触时间!

不这样活不了!

我曾经亲眼见到浓硫酸直接泼面,人的脸当场就白了,就跟洗澡手指头在水里泡了很久一样,然后非常快,就黑了,那是脱水炭化了。

最后那人死了。
我知道教科书上写的是先用抹布擦再用水冲,因为硫酸遇水放热,但是我告诉你,大量的水流所能带走的热量是硫酸自放热的好几倍!
当被硫酸泼溅的时候最关键的就是在最快的时间稀释硫酸的浓度,减少浓硫酸的强脱水性以及强腐蚀性对皮肤的伤害。
那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事情并不是发生在我前单位,但为了描述方便,就让前单位替我背个黑锅吧!

春节之前,工厂要逐步停产,我们的行话叫停车。
最先停的就是设备,然后是个配套管路,然后是水电,然后是锅炉。
锅炉一停,基本就放假了。

然后,趁着春节长假,开始一年的检修。
来年来了,复产,我们的行话叫开车。

开车之前要先试车。

事情就发生在试车阶段。

有个工段找到机修,说有段管路堵了,让他们来看看。

是一段总长30cm的复合管。

然后机修是个新来的,没测是否带压就开始拆。
我提醒他来着,我说先测测带不带压吧。
新来的还挺叼,直接一句话把我顶回来了:“要不你来?”

毕竟我是技术,他是机修,听他的吧。
我要知道这是他生命中最后的15min,打死我也要让他测个压!

检测管路是否带压,是指将管路两端关闭,用探针在管路上钻一个非常非常小,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小孔,看看被堵管路内部是否有物质,是否有气体,是否带压力的一种安检手段。

因为如果管路带压的话,维修的时候容易喷溅,造成损伤。
然后机修发现,管路里面的扣已经锈死了,管钳根本拧不动,于是他就用钢锯开始锯那段管子。

其实这也算正常操作。
化工厂管路经常锈死,都是直接锯断,然后再换新的。
但是,那次不同!

我当时站在小伙子身旁不到一米的距离,我身边是工段长,那时候我还没救他的命,所以他对我叼了吧唧的。

小伙子锯着锯着管子突然就裂了,然后里面喷出一股黑乎乎的液体。
我们都以为是管油或者有机溶剂。
但是小伙子一声惨叫,脸几秒钟就突然变白了。
是那种手在水里泡了很久的,带着褶子的那种白。

那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
时间太短了。

又是然后,也就几十秒的功夫,小伙子整张脸开始变黄-红-棕-褐-黑,的时候,我反应过来了。
大叫一声浓硫酸!
快救人!

大家赶紧给他冲,找厂子的医务室。

但是已经晚了。

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当时我的裤子也都是浓硫酸。

自己都不知道,事后,一条裤子一双鞋,都完蛋了。
大家赶紧给他冲,找厂子的医务室。

在前前单位工作六年,亲眼所见两次硫酸伤人事件。

一次一死,就是硫酸泼面,就是上面那个,这个无解,最好结果也是毁容,死也反倒是解脱!

还有一次是,硫酸釜罐用碱水中和(溶液是浓硫酸),滴加60%氢氧化钠水溶液中和。
发生了喷料!

五百升反应釜,产品混合着浓硫酸从入料口直接喷出来。
我作为技术员同时也是现场指挥,和六名工人(包括工段长一名,班长一名,工人四名)我们七个人都被大量硫酸喷到了身上。

衣服上和头发上。(带了全防面具,脸没事)

我们六人当场脱衣,就近用进水管(去离子水,做反应洗釜用的)冲。
那是十一月,穿得比较厚。

但就算这样,再用凉水冲的时候,也感到了皮肤特殊的滑腻感!
我们六个人都没事,一点事都没有,皮肤过敏都米有。
当然,事后都剃了板寸,头发没法要了。

但是,死了一个!
四个操作工有一个女的!
大姐害羞不好意思在这么多大男人面前脱光,跑到女厕所脱光,用洗厕所的自来水冲洗。
从车间跑到女厕所时间不会超过三分钟。

就这,已经来不及了。
用水一冲,皮肤就大片的脱落,没有碳化,就是白,特别白,脱水,然后脱落了。
里面的血流的哗哗的!
大姐呼救,附近的人送到医院,在路上就死了。
经过那次事件,我在那个车间说话几乎一言九鼎!
上到车间主任下到普通操作工,言听计从,绝对没人质疑我的指令。

跟我一块共过生死的那个工段,从来都叫我救命恩人不叫我名字。
当时我一边脱,一边命令六个工人都脱,大姐不好意思跑出去我根本就不知道,也顾不过来,我自己都脱得手忙脚乱的,有个工人火力壮穿的少,小年轻脸皮薄,想穿着内裤洗,被我直接骂了,我告诉他,想活就全脱了!
剩下那几个都是老工人,知道轻重,不用嘱咐就脱了个干净。

然后我们六个大老爷们光着屁股冲凉水,十一月啊!
冷死了,不过一冲就发现不对劲了。

浑身发热,而且特别滑腻!
车间的其他工人也引过来水管帮着我们一起冲!

穿着内裤不肯脱的那位,再晚几分钟小鸡鸡就烂了!

我们还没冲完呢,外面就乱了,说大姐浑身是血。

当时那个穿内内不肯脱的小孩脸色就变了。

等到大姐被抬着从我们车间门口过的时候,惨不忍睹,都没人样了。

当时给我洗的,都凉透了!
才停!
不敢停啊!

最后手脚都彻底的冻木了,实在洗不动了,才停的。

嗯,事后感冒发烧了两天,不过康泰克加同仁堂感冒清热,很快就好了。

在那两天里得知了大姐的下场,心有戚戚焉。

唉……

7.有人问我“但是要是叉车撞倒了罐子,然后着了呢。。。。 ”

需要用叉车搬运的二甲苯储罐,应该是国标250升铁桶,二甲苯密度0.86,一满桶内体积大概是200升,那就是170公斤。

一百七十公斤二甲苯如果引燃了,指望车间的灭火器,不管是推车式的还是手提的,不管是干粉的还是二氧化碳的,都绝对灭不掉!

除非有液氮灭火器,而且就在旁边,但这玩意我除了在现在的单位之外,哪怕百强之一,都特么没见过!
液氮灭火器太贵了,而且保质期太短了!

遇到这种情况,正确处置的办法就一个:跑!

一边跑一边喊通知其他人!

二甲苯燃烧要爆炸两次,一次是二甲苯自身开环(也有说是聚合),一次是二甲苯开环之后继续燃烧气体膨胀。
有机芳香族化合物除少数几种之外,都是炸两次!

赶紧的跑,能活算你命大,炸死了也算正常!
要是储藏的液氯泄露了肿么办?

跑啊!液氯又容易爆炸又有剧毒而且对皮肤和上呼吸道强腐蚀!唯一的优点就是沉,贴着地面,能跑多远跑多远然后把鞋和袜子扔掉洗下半身。问题不大!

我就遇上过氯气泄露(特么我发现我怎么什么都遇上过!!!)

当时我就跑了!
皮肤过敏(秋天,穿着工作服,秋裤,袜子)脚和脚踝还有小腿都是红疙瘩,痒,挠破了流黄水。
但是涂了药很快也就好了,国家有专门治疗氯气过敏的药物,特便宜,四块钱一管(药膏,涂得)

有个哥们没跑,戴着面具把电断了(牛逼!他救了全车间的人,包括我,不断电的话一旦有电火花氯气爆炸我们就全都交代了!)
嗓子毁了,声音沙哑的听了都起鸡皮疙瘩,浑身都是红疙瘩。
疙瘩很快就好了,嗓子直到现在也没好,给他打电话还那样,因为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每年春节必定给他电话拜年!

不过那次是氯气泄露,从液氯储罐里面压出来的氯气,纯粹的液氯我没用过。

事故说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说说我所中过的毒。

8.氰化钠残液。一般做氰化物反应的瓶子和勺子啊称量纸之类的东西,都是要用高锰酸钾水溶液处理过的,手套啊什么的也一样,而且人还要洗手。
但是有一次,我忘了洗手了,吃的还是馒头,吃了多半个了才想起来!想起来还是因为喘不上来气,心说吃饭吃的也不着急啊?肿么了这是?
然后突然想起来,玛德上午做反应完了就用水和肥皂洗手了忘了用高锰酸钾洗手了!
草的了,当时差点没把我吓死,赶紧翻看化工急救手册。

结果上面写的巨坑爹!
至今我都记得,氰化物中毒30min没死,尚有救治希望。
玛德这不废话吗?
真急性中毒三分钟就挂了。

然后领导和同事们都拿我开涮,这个说小X没事给你掐着表呢,过了三十分钟你挂了你的那些书就成了遗产,能不能让我继承?
那个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老婆的!

其实氰化物没那么危险,氰化钠和氯化钠其实没什么区别,只要注意防护,勤洗手就行了。

9.上面那个基本上是笑话,但是下面这个可就不是了。

反应很简单,很安全,我也没往心里去。
反应完了,洗瓶子的时候发现,瓶子里面都雾了(就是那种磨砂玻璃的效果,一般认为是反应液腐蚀了玻璃)
当时伍了的瓶子还挺好看,我当时还嘟囔呢。

反应是上午开的,处理完了是下午两点多吧,然后到五点半下班的时候,我俩手就开始痒痒,但是挠不到,里面痒痒。不严重,我当时还跟同事们开玩笑说是不是过敏了呢,因为刷瓶子的时候没带手套(反应液都倒掉了,也用水涮过了,就没戴)

同事们也没当真,但到了晚上, 不行了,又痒又疼,骨头疼,骨头痒,挠不到,特别难受,俩手都是!

我都睡不着觉,赶紧挂的急诊去医院,医生说,你是不是最近接触过氟化物?
我一听就明白了!
艹,上午那个反应掉的卤代集团就是氟!
我问医生开店什么药能缓解一下?
医生说,无解,你多吃钙片吧,骨头都被腐蚀了,慢慢吃吧,最少得吃一年。

结果就是,我的手痒又疼了一个礼拜,然后不痒了,光疼,俩礼拜。
吃钙片吃了一年半18个月,每个月去测骨密度。
足足一年半才恢复到正常范畴!

10.还有一次,我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中间的虎口,被液溴烧到了。

怎么回事呢?
因为我称量液溴有自己的办法,从不按照教科书的煞笔办法称重量,液溴太容易挥发了,而且称量的时候对天平损害太大了,而且,挥发的液溴接触到空气就变次溴酸和溴化氢都是强酸,对人体的损害也太大了。

我都是在通风橱内用量筒称体积,液溴的密度是3.119,计算成体积之后称就行了,还准确,还不呛,为了准确,最后一点液溴用滴管吸。

然后我吸液溴的滴管夹在了左手俩指头中间,被残留的液溴腐蚀了。

液溴腐蚀,当时不是特别疼,但是,伤口特别不爱好。
我的伤口位置不明显,还好说。

我有个同事被液溴溅到了脸,被毁容,那才叫惨!

哦对了,液溴的伤口是黄色的,永远不结疤,永远不化脓!
就那么烂着,非常好辨认。

所以有一次网上说有个小孩子被泼了液溴,照片一发就被我打脸了!
特么那绝对不可能是液溴

11.再说一个真事。

是北大的。

本世纪初,北大大幅度修订过本科化学实验课。

把里面的高压氧化,高压加氢,以及涉及到氰化物的反应都删了。

其实化大类似试验早就删了,因为太危险。
但是北大牛,说锻炼学生。

结果内年,北大很少有的自杀的人数居然比试验死亡人数少。

内几年死了仨!

俩硕士一博士!
话说去过北大的都知道,北大化学楼在主校区外面,101大教室那边,跟主校区隔着一条马路。

而且北大的实验室特别小,通风橱也小,我们化大的实验室室内面积完爆你们北大!

死的那个博士,实话说,纯属活该,自找的!

事情是这样的……
博士做了一个100ml左右的反应,用到了氰化物。
本来按照实验室规定,所有反应液,瓶子,药勺,冷凝管,称量纸都是要必须在高锰酸钾水溶液里面泡的。

但是那天正好博士的高锰酸钾用完了,他就找了个废液缸,倒了进去……

刚倒完博士突然想起,废液缸的PH没测,赶紧丢下瓶子往门口跑,结果没跑到门口就扑街了。

氰化物中毒其实看起来很舒服的,没有尸僵,没有血凝,皮肤粉扑扑的特好看。

当时发现他的同学没事是因为氢氰酸在空气中并不稳定,自己会分解,分解产物无毒。

高压反应釜必须带表,压力表。
但是国内的压力表有很多种,标尺也很坑爹。
比如有mpa表,pa表,10mpa表等等。

某硕士,北大的,做压力反应的时候,表拿的是10mpa的表,但是打给当成mpa的表了。
8个压就变成了80个压。
压力反应釜都有一个安全阀,是一个钢片,压力太高就会崩飞,以防止反应釜炸裂。

崩飞之前会鸣笛!
这是为了警示,让你赶紧闪!

结果硕士把脑袋凑了过去……
安全阀直接从眼珠子打进去,后脑勺打出来,打穿了一堵墙进了隔壁。

脑袋里面都打浆了!

最后一个其实很倒霉。

他的试验溶剂是乙醚,但是放置的时间有点长了。

乙醚按照规定是要低温保存的,但是他当初从冷库里面领出来本来很快就要用,结果很长时间都没用。

再用的时候,发现内盖很不好开(北化试剂瓶500ml都是两层盖)她就随手着了铱镊子撬了一下……

乙醚的瓶子就直接炸了,碎玻璃全身都是,缝了八百多针,据说浑身上下翻得跟烂地一样。

坑爹的是,内盖直接嘣进了眼球,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只能摘除。

所以一个北大帅哥就变成了弗兰肯斯坦,还特么是独眼的……

12.中国石化集团-燕山石化-东方化工厂,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这个地方的神奇之处在于,著名网文《金麟岂是池中物》里面居然也有这地方。

而本穷在这地方工作了好多年。
但可惜,本穷是临时工的临时工的临时工,跟国企正式员工相比,各种不公各种待遇差距各种歧视。

下面讲讲渡劫失败的。
反应釜的搅拌怎么设计是门学问。
杆式的,锚式的,单十字的,双十字的,还有一个大专业叫流体力学,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讲怎么设计搅拌的。

但是,搅拌杆仅限于小反应釜,也就是说,五千升以下的反应釜采用搅拌。
一万升以上的,一般都事鼓气,用气体形成翻涌。

东方的大釜一般不清洗,因为是连续成产,注料出料而已。
但定期得安检,否则粗了事那可就是生态灾难。

某次安检,检查完了木有问题,于是洗釜,用碱液。
然后发现,机修师傅失踪了一个。
咋都找不到。
到处找,燕山石化护厂队(正跟八经的条子编制,前燕山石化派出所)几百人都掘地三尺了!
没找到。

然后,一万升的釜洗完了,碱液要排掉,在滤网上,发现了机修大哥的手表,机械表,但是皮质的表带已经没了……

其他的你们懂,我就不用再说了吧?
其实碱液并不能那么快的腐蚀皮肤和骨骼,但是,热碱液可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