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争夺战

闾丘露薇

这一个星期,天天都是香港北区(也就是靠近深圳的地区),幼儿园门口大排长龙拿报名表的新闻。家长们有的提前五天来排队,来自内地的家长们,干脆在幼儿园附近支起帐篷过夜。也有媒体报道,有港爸干脆辞职,专心替孩子排队拿报名表。

今年有不少同事的孩子正值读幼儿园的年纪,大家见面,总是要问:“拿到表了吗?”“拿了几家?”政府官员不明白,为何有的家长要为孩子拿十多家的报名表,到头来不还是只能选一家吗?

是不是他们不当爸妈很久,或者从来没有担心过孩子读幼儿园的问题,谁能保证,拿了一家的报名表,然后就能读得上幼儿园了呢?同事想替孩子报家门边上的幼儿园,结果被告知只有两个名额,不多报几家,能行吗?

香港的幼儿园并非属于义务教育,私人办学,自然由市场决定供给。因此政府官员会觉得,报名人多,幼儿园多租点教室,多请点老师,有生意还不做,傻呀?

问题是,要拓展生意,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吗?不久前就有新闻,有办学机构在新开的分部还没有拿到执照前,就开始运营了。再说,既然是做生意,那扩张需要投资,等到这两年的婴儿潮过去,那再缩小,划不划算呢?

今年香港的幼儿园门口为何如此热闹?其实从前些年已经开始了,因为虽然香港的出生率逐年下降,但是自从2001年,香港高等法院根据基本法24条,宣判庄丰源案(即确立了父母都没有香港居留权,但在香港出生的子女可享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加上2003年,自由行推出之后,陆续有大批内地孕妇到香港来生孩子。

2010年,全年出生的双非婴儿有32653名。而2001年,只有620名。从2001到2011,有超过17万名双非婴儿获得了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前些年这些内地孕妇来港分享医疗资源,导致香港医疗服务紧张,并且爆发香港民众抗议,直到2012年4月,梁振英宣布,特区政府可通过使用行政权力,不保证2013年出生的双非儿童获得居留权,情况才得到缓解。

但是这些香港出生的双非儿童,不少选择在香港读书,出现了大量的跨境儿童。这是因为,在过去几年,这些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孩子,无法享有内地公立教育,加上家长们看中香港的教育资源,于是纷纷申请孩子入读香港的学校。而北区,因为和深圳接近,成为算不上富人的双非儿童家长最热门的入学地点。

现在的幼儿园门口排队现场,正好因为龙年效应出现了一个高潮,而这个高潮可以预计,会持续到明年,而接下来,香港的小学、中学入学,都会面临类似的冲击。

去年开始,已经有很多香港本地家长抱怨,无法报读本区的小学,孩子小小年纪,就要很辛苦地跨区读书,批评特区政府,没有提前预期到这样的问题,作出相应调整。

政府拿出来的数据,情况显然没有这样严重,因为从全香港的数据来看,今年要读幼儿园的人数,只不过占了全部学额的七成。只是,媒体不依不饶,分析分区数据,就可以看到,北区的供求并不是政府说的那样乐观,政府也终于承认,北区的学位,确实有点紧张。

北区的港爸港妈们上街游行,要求港人优先,不过政府说,原则应该是“就近入学”。社会上也出现一种争论:这些双非儿童,是否有资格分享香港的教育资源。

双非家长们理直气壮,孩子既然有香港身份,自然有这样的权利,人民日报也发表文章,要求特区政府拿出更多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反对的人认为,既然这些家长们没有交税,自然没有资格享有公共服务,从医疗到教育。

不过既然幼儿园不包括在公共教育里面,那用缴税决定福利的思维,至少不适用于讨论上幼儿园的问题。从我的角度来说,既然是香港本身的政策决定了这些孩子有资格拿香港的身份证,那社会要讨论的是制度本身,而不是针对这些孩子。

当然,这些孩子的父母,不少人用了违法的方式来钻制度空子,比如非法逾期居留,冲入公立医院急症室,然后不付医药费走人等等。也许他们觉得,即便自己得到法律的惩罚,也比不上给孩子拿到一个身份证来得划算,说到底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只是看到他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还觉得香港欠了他们似的,我会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只能叹口气。

或许尝试站在他们的位置,谁不想为孩子创造一个最好的环境?有钱的人可以选择合法但费钱的方法,香港的国际学校、名牌幼儿园里面,多了很多富人的孩子,学校自然笑逐颜开,至于其他的双非儿童家长,几乎就没有了选择。

看到双非儿童家长在幼儿园门口大吵大闹,因为幼儿园的面试用广东话进行,这让平时只讲普通话的家长们无法接受,担心自己的孩子因此吃亏。看到他们理直气壮的批评幼儿园歧视,又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幼儿园开门做生意,学校有权力自己设定入学标准,这么简单的道理,到了这个时候,为了孩子,着急起来,真的什么道理都不讲了。

朋友来自内地,在香港工作和生活,生下来了孩子,一直以来都对香港一些人口中的“蝗虫论”不以为然。但是现在,当她为孩子的幼儿园开始奔波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觉得,“看到那些人,很讨厌”。我记得,同样的话,同样的心情,在她两年前生孩子,但是床位紧张,医院服务质量下降的时候,也有过。

我还是觉得,政府如果对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网开一面是失职,但是政府没有及时面对这些情景,没有提前的预案,而是社会批评一下,动一下,那也是失职,而且要为现在的这种对立负上最大的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