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薛蛮子

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之处就是善于把坏事变成好事,网络大V薛蛮子是深得其中精髓的。事件以情色开始,后来是众星捧月,议论纷纷,合力烹制一桌满汉全席,各方英雄各分一杯佳肴,各得其中滋味。

薛大V是当之无愧的行政主厨。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没有携洋自重,身为美国公民,本来比王局长更有权利去美领馆寻求庇护。估计薛在突发情况下,也动过寻求国籍国“美国”协助的念头,否则也不会主动向民警透露自己是“美国人”, 名字叫”Charles Xue”,还曾试图告诉民警需要找他的律师出面交涉。但薛不愧为欧风美雨、窝头咸菜都历练过的老江湖,意识到把美国人拉进来事件会彻底变质。如果往那个方向走,被抓现场搜出来的肯定不止是被视为嫖资的人民币–政府既然上了门,就不会上错门。所以他干脆以退为进,全面配合,甚至主动溯本清源,声称不是发廊遍地的北京某郊区而是“在海外商务和旅行期间“染上的恶习。

俗话说的好,“态度决定高度,思路决定出路,环境决定心境,格局决定结局”,薛大V后来的表现是思路清晰、知行合一的。先是主动检讨大V心态,检讨自己当年“做大V像皇上批奏章”,然后感慨“我希望能用我的一些经验和教训,警示世人,尤其是我周围的大V朋友应该感谢我,至少我给他们都敲了一警钟”,完全体现了社会主义互联网一代大V顾全大局的高尚情怀。薛蛮子从警察敲门到后来在国家电视台现身说法,展示给组织和群众的是纯正的和谐美。

不只是薛大V的表现可圈可点,海内外媒体们宛如宴席食客,纷纷下筷子,其后舌灿莲花、纷纷表态和发言的姿态和角度更值得玩味。主流媒体依然气象庄严,奏响道德谴责主旋律,无非是薛大V网上网下言行不一,然后凛然质问:谁把薛蛮子推上了皇帝宝座;省级卫视等地方媒体以拾人牙慧居多,薛大V刚出事时笔者在中国出差打开电视正好看到某省台知名主持人用本地方言讲薛蛮子被抓,主持人用手刮着自己脸上已经极度扭曲的肌肉说:“都六十岁的人了,还干这事儿,你说他这老脸往哪搁“。看到媒体公然极力动用公共资源羞辱报道对象,我中午吃的味道端正的东来顺差点全吐出来,这主持人比薛大V品位低一万倍,至少薛老是关起门来搞而且没证据他用了公款;至于网络门户网站一搜薛蛮子,还是下三路的狗血基因,较受欢迎的帖子标题均与“薛和多名小姐集体性淫乱”有关。

当然和大V们一起感到心有戚戚焉甚至有殃及池鱼担心的公知媒体发起了有限度的反击,千方百计往网络自由、宪政人权上扯。在他们那里,薛大V在互联网上基本引领了开启民智、匡扶正义、传播先进理念的一代清流。我最喜欢的凤凰卫视某清谈节目甚至动用了马丁•路德金和孔子,大意是联想到当年孔子正值壮年,周游列国,传道授业,但从来没提到途中性问题是怎么解决的,推测是估计当时娼妓完全合法,孔夫子带领众弟子是“一路嫖过来的“。既然司空见惯,其细节自然不值得记入圣贤书;而马丁•路德金周游全美宣传“我有一个梦“,白天讲的是种族平等梦,晚上大概是无边春梦。老金每到一个城市演讲前夜均要招妓在FBI是有录音的。当然美国有些反动势力想臭掉金老但媒体不买账,据说这属于”政治抹黑“,而且就算是真的,那是私德,与公德无关。中国公知媒体这个判断还是符合常识的。美国主流媒体境界还没低到要伸着舌头刮脸皮恨不得要往报道对象身上吐唾沫的地步。

连孔子都扯出来了,笔者感动之余都有些觉得不过瘾了。孔子出差途中嫖没嫖过无据可拷,马丁•路德金的事迹则因为建立在当时整个美国的政经、文化气候下现在讲给国人总显得水土不服,而且一不留神会犯“颠覆性错误”。但草翻几页中华史书,这种“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的牛人是有的,其中杰出代表是后秦高僧、与唐玄奘齐名的著名佛经翻译大师鸠什摩罗,而且史料报纸黑字,事迹惊天动地,与薛大V可堪一比。

鸠摩罗什七岁随母出家,每天“诵一千偈,三万言“,二十岁受戒,其母曾告之,他将去往东土(大陆)传经说法,途中将历尽磨难。果不其然,公元383年前秦大将吕光攻破龟兹时鸠摩罗什被俘。吕将军见其年轻,硬逼着鸠摩罗什与其表妹龟兹公主成亲。鸠摩罗什起初抵死不从,后被吕光灌酒后与表妹赤身关于密室,鸠摩罗什酒戒色戒全破;据说当时的鸠摩罗什,“愧悔万分,痛不欲生,求死不得“,但是“后为弘法,忍辱而生”。

既然上了决意弘法这条道,辱是要忍下去的。后秦弘始三年(401年),姚兴攻灭后凉,将鸠摩罗什接到长安奉为国师。但眼看着一代宗师、旷世奇才痴心佛法,可能无后,整个领导班子都急了,国君姚兴逼迫鸠摩罗什娶了十名妓女为妻。

超大V一口气娶了10个专业情色工作者做老婆,估计偶尔“聚众淫乱“是少不了的。其他大V们也按耐不住,“诸僧多效之”,庙堂上下,议论纷纷。于是有一天鸠摩罗什把众僧都叫来,面前摆上一个放满了钢针的饭碗,大师吃钢针如吃面条一般,并告诫众僧:“若能见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 (你们如果能像我一样吞针入腹,忍受表面潇洒但万针穿心的痛苦,你们就娶妻,否则就断了这个念想). 结果 “诸僧愧服乃止”,此后10年,师徒合力译经,佛法得以真经足本、世代相传,其无量功德,佛教界无出其右。

公元413年, 鸠摩罗什圆寂,临终前说:“今于众前,发诚实誓: 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焦烂”。果然火化之后“薪灭形碎,唯舌不灰“。 三寸不烂之舌,印证了一代大V鸠摩罗什的预言,也彰显了其身我两忘、“宁愿舍却一身剐,要把佛法传天下”的境界。

鸠摩罗什进长安是401年,58岁高龄,娶10个妓女为妻估计也60出头了,与薛老基本是同龄人。最近盛传薛大V已经出来了,让我们在夜深人静时打开电脑,神游网际之余,等待薛蛮子,看看他的舌头。

作者:黄天波,资深传媒人,先后任职新华社记者、CNN全球总部编辑、新加坡新传媒集团助理副总裁、麒麟电视副总裁、亚太第一卫视台长等,现居纽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