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让赞:阿贡仁波切遇害,海内外官方鸦雀无声,有苦难言

唯色注:曾在我博客上多次留言、披露当局诸多不为人知的“治藏政策”的藏人网友“维基让赞”,是境内的、体制内的、了解诸多情况的藏人网友,我也曾将他的留言专门在博客上开帖,如:2011年11月24日的维基让赞:藏事解密2011(一);2012年2月22日的维基让赞:统战部与藏历新年;2012年5月21日的维基让赞:有关“国外藏胞”的政策。以下是他于2013年10月14日在我博客上的新的留言,之前他曾留言:
“阿贡仁波切今天在成都遇刺身亡,成都公安报道已逮捕三名藏人刺客,仁波切慈善一身,铿锵耿直,对西藏目前存在的问题直言不讳,为什么会招惹被害,值得怀疑,尤其是被同胞以经济纠纷杀害原有更是蹊跷。刚得知部分内情爆料,就在仁波切遇害前两天,他的侄子已向成都藏胞接待办汇报,有人威胁,但没有人引起官方注意,此消息确实,此内情无法在国内报道,大家都害怕。 让赞维基”

2013年10月8日,阿贡仁波切在成都遇害意外圆寂,消息震惊海内外。成都公安局当日晚间发布新闻通报,称上午在成都武侯区一小区内发生一起刑事案件,三名藏族男子刺死一名英籍男子及其侄子和司机,警方全力侦破,三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当晚8点22分成都公安的官方微博也发布了这一消息。用词也很微妙: “经犯罪嫌疑人交待和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土登古沙(男,藏族,甘孜州德格县人)、格递江措(男,藏族,昌都地区江达县人)、次仁班觉(男,藏族,昌都地区江达县人)等3人与被害人阿贡(男,藏族,英籍华人,英文名TARAP SHETRUPAKONG)及其侄儿罗嘎、司机久美旺杰因经济纠纷,于案发当日上午11时许前往被害人家中谈判,双方言语不和发生冲突,3名犯罪嫌疑人持随身携带的刀具将3名被害人刺杀致死。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对杀害3名被害人的事实供认不讳。”

此后几天内,尽管阿贡仁波切遇害的新闻广泛在海内外媒体报道,尤其是在藏人网民世界里,铺天盖地地赞颂和祭奠着这位大慈善家,国内许多寺院和学校也公开诵经悼念这位真菩萨,却不见北京和达兰萨拉的官方声明。只见第17世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在其英文网站上发表声明,表示对他7岁时就相识的阿贡仁波切被杀感到“震惊”,向其家属和寺院成员表示哀悼和慰问。希望阿贡仁波切作为社会活动家的济世助贫的遗志将得以继承。中国国内外一些宗教团体有对仁波切的赞誉之词及祭奠法事之报道。

那么,北京和达兰萨拉为何至今闭口不言?其实两边都有难言之隐。

首先,从北京方面,阿贡仁波切向来是一个难以伺候的活佛,经常不听话。完全不是像国外一些西藏专家所说的那样,“他小心翼翼在政治问题上发表意见”。从他1990年开始在藏区从事慈善项目的工作以来,起初正是改革开放时期,但阿贡仁波切也曾多次被拒签入境过,不是因为他的项目违反了当局的法律,而是这位活佛固执、不好管教,始终如一坚持自己的底线,言语虽不多,但常常提出一些刺痛当局神经的问题。比如说,他从来没有按照当局潜移默化的指示批判过达赖喇嘛,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赞美过党在过去六十多年的业绩。

为了给国内外塑造一个爱国海外藏胞的形象来反击海外势力,北京当局在2006年10月份特意安排,有意让在伦敦出访的贾庆林接见阿贡仁波切,据说当时北京命令加威胁,如果不见国家领导人,从此别想回国。在痛苦中阿贡仁波切作了妥协,此时他的公益项目已经根本无法没有他。违抗北京命令就等于他从此远离西藏,他的慈善事业也就在藏区必定是个句号。阿贡仁波切的确在伦敦与贾庆林会了面,但北京的宣传效应完全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活佛也没有从此就范,紧跟党的指挥,反而巧妙利用了这个机会,毕竟此时他也早已练就了如何应付中国官员的本领,随身携带着与贾庆林合影的照片,进一步扩展了他在藏区的援助项目。大家从媒体一定看到了阿贡仁波切在拉萨和甘孜参加六十“大庆”的报道,但从来没有听说他说了些什么,他在宴请和茶话会上的讲话北京是永远无法公开的。

另一方面,阿贡仁波切在中国从事的所有项目是在最边缘的藏区贫困地带,帮助的是成千上万的孤儿老人和上不起学的儿童,修复的寺庙是共产党自己曾经破坏的,宣传这位仁波切也就等于暴露了这些地方贫穷落后和建设失败的局面,与当今宣传格格不入,北京更无颜面,只会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如果此时去世的是一位国内的爱国喇嘛,如此慈善忘我,今天中国必定又诞生了西藏的喇嘛雷锋,完全符合当今树新风学雷锋的号召,可以大肆宣传。阿贡仁波切突然被害圆寂,北京的遗憾是没有成功调教好一个“爱国”喇嘛,可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再说达兰萨拉,尽管说是走向了民主,依然是半官僚的保守社会,与真正的民主制度仍有一定距离,尽管比北京进步许多,但对异议者和任何与北京联系的个人一向拒之千里,这些人很容易被排挤在外。达赖喇嘛尊者提倡要与汉人联系,也经常在各处接见国内来的汉人,但流亡政府接触的汉人是有选择性的,基本上是海外汉人民主斗士。

流亡政府一些官员也在不同场合讲话时多次谈及,反对任何个人与中国政府官员有关联,一些经常回国的人士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谴责。目前从海外常回来的喇嘛活佛基本可以分三类,一类是悄悄回来悄悄回去,没看到办什么具体的事,最多也就参拜几个寺庙,吃几顿官方的请客。他们的行踪非常保密,好像是生怕流亡藏人及流亡政府的谴责。另一类是近几年出现的现象,有个别喇嘛与中国政府保持良好关系,回国发展,甚至去内地讲经,闷声发财。还有一类是彻底投降,回国唱红批达赖喇嘛,有个别人还混上了政协委员。这三类人虽然是极少数,但对达兰萨拉毕竟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警钟,暂时没有相应的对策。

而阿贡仁波切是个特殊的情况,他虽然与中共领导人见面,也参加了国内自治区成立的“大庆”,虽然没有像在藏区一样大力援助流亡政府的诸多项目,尽管对流亡政府有些难言之痛,但达兰萨拉清楚地知道,这位仁波切在藏区的功德无量,也从来没有支持中共的言论,所以无法反对,但也从来没有积极赞誉支持。如今阿贡仁波切在成都被害,已有个别议员放言质疑死亡真相,流亡政府似乎是在静心等待事态的发展,得罪中共是小事,得罪民心是大事,也就只好选择沉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