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汇塘渔夫:大学题字广隶透玄机,泣血回忆女警揭黑幕

第三季 第2回《大学题字广隶透玄机,泣血回忆女警揭黑幕》

书接上回,这广隶眼看着四面楚歌,行将落网了。不过,广隶毕竟做过常伪,又是争发伪的头目,对其他常伪的把柄一清二楚,而且本身既然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一般人了,至少比薄熙来和王立军要厉害很多。加上后面还有青红军师,水工帝一直撑着,多次化险为夷。这一次,广隶又出人意料地满面春风地露面了。

原来,广隶乃是京城石油学院毕业的,和广隶同校的还有吴仪,号称中国铁娘子。只是吴仪和薄熙来完全不对路,故而和广隶自然也就不对路。这京城石油学院后来改名叫做石油大学,而且迁到了山东去了,只是一些老人不肯去,留在京城,结果留下一个研究生部。这石油大学正好60年校庆,青红军师觉得广隶在这般风声下若是露面一把,可以缓解对手的气焰,给自己一方打气。故而就找水工帝商量,水工帝也是为难的很,广隶的把柄也被抓的也已经很清楚了,虽然自己一直让西七帝不要动常伪,可是西七帝已然废了这个规定,正步步紧逼,朝广隶举起大刀要砍下来呢。这让广隶出头的事情,如何同七帝沟通,实在费思量。

青红军师献计道:就说为了显示国泰民安,上层团结一致,因为广隶的事情外面疯传太多,若是任凭这样下去,P民的焦点会被转移,不利于西七帝的治国大略。加上若是争发伪系统人心惶惶的话,对七帝也未必是个好事。广隶露面可以安抚争发伪的人马,七帝现在对争发伪手足无措,紧张的很,必然应允。

水工帝道:还是你聪明,此计甚妙,我这就和七帝去说。水工帝让人接通了七帝的电话,说:七帝啊,这几天对广隶的报道有些集中啊,你要治广隶,也不要急于求成麽,尤其是现在争发伪系统人心惶惶,而P民下面又不停闹事,你不靠着争发伪的人,难道动不动就派军队吗?若是争发伪突然瘫痪了,你日子不是还要难过吗?所以,不要太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麽。七帝闻听,心里一紧,因为水工帝说的正是七帝的心病所在。

原来,前些日子,公安部的新部长郭紧急报告,说因为现在整治贪腐,抓了好几个省级公安局长,结果一动一大片,下面人手一下子紧张起来了,而且现役的很多看到风声紧了,大家的屁股都不干净,就有些人想开溜,造成局面有些紧张,若是这般下去,恐怕公安系统要出问题了。七帝问有何解法,郭部长说,可能打贪腐的节奏要慢一些,否则自己来不及应付。七帝道,我明白了,回头和王书记商量一下。

现在水工帝突然来电说起这个,必然有所图,七帝忙问,太上有何旨意?水工帝道:不如让广隶露一下面,显示平安无事,安抚争发伪的人,反正都在你的控制下,我也会让广隶公开向你表忠心,事情不会失控。这样,对你才是最有利的。七帝心里一沉,心想,让广隶露面,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吗?当下沉默不语,水工帝见七帝不语,知道七帝担心此举会伤到正在追杀广隶的人马,就说,其实你不必担心王那里的人,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这个只是做给争发伪的人看的,你内部协调一下不就可以了? 七帝说:我想一下再做决定。

七帝连忙招来谋士和王岐山,说明水工帝来电之意,王岐山听了,心中大不悦,说,这个太上又来干政了。无非就是给广隶撑腰,要缓解我的攻势么。七帝道:这个我也知道的,可是,若是广隶的人马越发消极对抗,甚至反抗,我等是否更加难受呢?若是接着这个机会可以缓解公安系统的压力,于大局还是有利的。王岐山道:七帝通盘考虑,只是不要坏了这里的契机。七帝道,你和手下道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为了这个事情懈怠,这个戏码是演给争发伪的人看的,不要自我挫了锐气。一切抓紧,要在三中全会前搞定。王岐山道:遵旨,我即刻布置下去。说完就走了。几个谋士其实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到七帝定了,就顺着旨意拟定计划。这里七帝就回复水工帝,说可以让广隶露面。

那里青红军师立刻就得知消息了,心中大喜,急忙招来广隶,如此这般吩咐了,广隶听了,连连点头。广隶心里早就知道,自己现在已是笼中困兽,除了手上的超级炸弹以外,别无他法可以保全自己了。可是,七帝如今温水煮青蛙,慢慢收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丢出炸弹,因为炸弹一丢,意味着鱼死网破,大家一起完蛋了。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其实各方心里都是害怕对方丢炸弹玩命的。现在青红军师要自己出头露面,肯定还可以延缓一阵子,说不定就有什么转机了。当下两个商量好了露面时的动作,广隶就信心满满地出行了。

来到了石油大学,自然校长一行早已接到命令,门口迎候,可是,七帝那里也布置好了,无一个有级别的官吏陪同,这个其实也是信号,明白告诉广隶已经被我牢牢控制在手了。一般CP的规矩是,前常伪出行的话,当地诸侯必然相陪,可是,这次广隶出行,连个局级的陪同都没有,明显是在故意给广隶难堪。可是,广隶毫不在意,因为露面就是自己的胜利,接着露面的机会,广隶巧妙地发信号了。

按照常规,广隶自然要说些话,题些字,广隶开口闭口都是七帝,显得好像是七帝的人马一般。只是到了题字的时候,广隶题了八个字:“开物成务,厚积薄发”。这个题字实在是妙啊。说书的见了不由得叫声“高,实在是高!”这八个字里,含着薄熙来夫妇的名字,这是一个。这个暗示薄家夫妻翻案有时啊。而第二个,这“开物成务”说的乃是一个大道理,凡事都要循着事物的路数,自然就可成就;反过来说,若是不按路数的话,一事无成!厚积薄发更有意思,这个乃是讥讽七帝根基太浅,而自己树大根深。

可是,这八个字都是成语,用在石油大学,也是恰到好处,探石油也要顺着地球的路数寻找的,也是日积月累才知道路数的。所以别人根本抓不住把柄。只是看得懂的自然心领神会了。这常伪题字,若是用的古语,一般都是藏着深意的。而广隶平日里说话,几乎很少引经据典,大多也是套话,故而这次突然来了两个成语,自然是别有深意的了。

到了中午,学校自然设宴接风,席间,为了活跃气氛,校长就说了一个当下流行的段子:中国社会就是一个矛盾社会,花一些时间,胡搞了一下,照样不行,将就了几年,又胡搞了一下,就习以为常了。这个段子,把CP49年以后的头目都数了一遍,甚是有趣,桌上的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了,广隶笑道:习以为常就不行了,西七帝号召我等要破除陋习,尔等可有照镜子,洗洗澡啊?这校长闻听,笑容顿时僵直了,不知如何应答,广隶看了又笑道:呵呵,出汗了啊。不错么。同桌的看见这个场景,都忍不住哄笑起来,校长虽然尴尬,也跟着笑了起来。广隶吃饱喝足,满面春风,笑呵呵地和校长告别就走了。

而那里官煤就把广隶的题字一直不漏地登了出来。七帝的谋士们见了,暗自叫苦不迭,可是,又不好说什么,白白给广隶占了一次上风。原来,瘤云衫自从被七帝骂了以后,心中愤怒,处处和七帝暗中作梗,只要七帝那里没有说什么不可以登的,就什么都登,七帝说什么话了,就拼命放大到极致,搞得七帝越来越狼狈不堪,名声江河日下。这个也是七帝当时居然没有把媒体抓住手里的致命错误。

七帝心里明白,可是居然毫无办法。不过呢,暗中就开始收集把柄了。其实,说书曾经说了,CP这里,最黑的乃是中圾委,第二黑的就是中诅部,再往下,就是臭名昭著的中癣部。前两季的说书里提过,中癣部乃是冬青果的地盘,冬青果之后,就是瘤云衫接掌,而如今的中癣部部长乃是瘤起胞,原是四川的诸侯,其实也是一个大贪。上回说的是四个大案中未知的那个,其实就是瘤起胞。

这中癣部原来本是清水衙门,可是,自从电视可以做广告以后,这中癣部就成了肥缺了,而且,中癣部手中仗着审批特权,那个电视剧可以播放,那个节目可以上卫星都是中癣部一句话。而冬青果的儿女,自然就在这个地盘里顺风顺水地捞钱了。凡是冬青果子女投资参股的,肯定都是优先的,若是遇到其他节目有竞争的,中癣部立刻下令关闭那些节目,甚至以往收视率高的节目,若是重播对现有冬青果家族投资的节目有影响的,立刻出面批判,下令不得重播或者移出黄金时段。

前些日子,为了给“好声音”节目让路,中癣部下文控制不得有类似的节目,就是冬青果家族参与了“好声音”的缘故呢。

后来互联网风行了,中癣部也借机发财,凡是有些界限模糊的,吸引眼球的,网站都要去中癣部通关节的,若是没有通关节的,立刻找人举报打压。更厉害的是,若是两个网站有竞争关系的,其中一个买通了中癣部以后,就找枪手到对方地盘发一些所谓的“违禁”言论,然后拍下网照,到中癣部举报,中癣部就以这个为借口,关闭网站几个月甚至一年,等网站重新开的时候,自然流量大减,用户少见了,若是钱少的主儿,就只有关门大吉了。

中癣部还有一个捞钱的地方,就是拍所谓的形象广告片,搞所谓的大外癣计划,这个本身就是烧钱的计划,无论预算多少,钱如何花,都是中癣部自己说了算的,自然油水多的无法计算了。因为拍形象广告的时候,找来的明星都和人家说这乃是义务,不付钱或者很少钱。那边报账都是巨款。

中癣部如今肥的流油,而且为了几个家族私利不择手段,已经引起媒体界和影视界的公愤,可是无从讲理啊。故而有门路的就告到西七帝这里来了。七帝命人暗中查证,也吓了一大跳呢。无奈之下,决定悄悄整顿,可是,西七帝根基浅啊,手中无人,近日就从原来的浙江地盘调了杭州的头目上京城帮忖自己。只是为时已晚了。这里七帝的人马要和瘤云衫的人马开战,也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容后面再表。

再说薄熙来,自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一时间心里激愤,庭上高呼“这不公平”,结果居然忘了当庭上诉,被法警架出庭外,白白浪费了一次表演的机会,本来手里准备的很厚的演讲稿,也一并作废了。薄熙来自然要上诉了。可是,因为一审的时候公诉人毫无准备,被薄熙来打得措手不及,西七帝也被弄得焦头烂额,手下人为免再出洋相,索性二审不开庭了,直接书面审判。可是,流程呢也是两个月,故而,为了薄熙来的案子,西七帝只好把那个三中全会延迟再开,为的是到时候已经盖棺定论,不再为薄熙来的案子折腾不休了。二审其实审不审都是一样的结果,这个就是一个流程,算是按照法定程序走过了。

这个也是CP滑稽的地方,其实,若是真的按照法律,那么薄熙来的审判漏洞百出,也就无所谓法律之尊严。可是,偏偏还是要装模作样走完法律程序,显得自己很公正似的。这个其实除了有自慰功能以外,旁人无人信服的,尤其是薄熙来的拥戴者。最近就在网上破口大骂呢。只是,薄熙来的拥戴者不想想,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远比这个审判要邪恶的多,多少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说书的最近看到一个重庆女警察的自述,颇为经典,拿来说书,看官也好知道在一个邪恶制度之下的人性之扭曲,之变态:

这个自述,如今在大陆网上是被彻底删除的了,好在如今网络科技发达,有个专门的网站,搜罗被删除的文章,叫做自由微博,可以再现这类被删除的文章。说书的看了几遍,觉得这个和以往知晓的有很多相似,故而相信确有其事,真有其人。

参考:重庆女警自述“黑打基地”和劳教经历

看官,这个是王立军出事前就已经放出来的女警察,所以说书的以为这个还是比较客观的。只是类似的警察还有很多,依然蒙受不白之冤。可是,其中又有多少人在自己得势的时候就像专案组那样对待过别人呢?王立军整别人的时候不择手段,自然知道有一天他被整的时候下场如何。

尤其恶劣的就是那个三个归零手法,和反右及文革时候的手法如出一辙,这个乃是大恶也。人若是穷凶极恶到了这个地步,其实是比纳粹还要凶残的了。而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这些警察本来都是同事啊,是同类啊!若是对警察同仁都可以如此心狠手辣,残暴无比,那么对其他的人就更不在话下了。薄熙来就这样一条罪,死上100回都不为过呢。只是这是西七帝居然对此毫无追究,将来还是祸害一个。而西七帝自己恐怕也难逃报应。

故而说书一直在说,CP制度邪恶,故而人在这样的制度下也会十分邪恶,邪恶到了无法想像的地步,就是明知错案,也要搞下去,这样人类所有底线,生物界的所有有底线亦不复存在了,可以无限错下去的啊。若是文革再来一次,何人能确定这类事情不再重演呢?这个已经重演了几多回了。只是这个重演,就在这几年,说书的想着都觉得害怕呢。这可是21世纪啊。

其实,对任何人而言,家庭乃是最要紧的,这个也是社会的基础构成,若是家庭可以随意破坏,社会自然动荡不安了,故而历朝历代,从来没有破坏家庭的做法,古时候家人不可以为自家人犯法作证的。而只有从CP开始,才是这般野蛮和凶暴。而薄熙来,自己也是知道疼爱儿子的人,如何可以使得如此恶劣的做法?如今老婆也作证自己犯罪,可算是报应呢。

另外一个,以后看见什么失足报告团,也就知道这里面其实都是有猫腻的,都是不可信的东西。而老虎凳等酷刑,现在居然还在使用,可见圆圆门徒说的酷刑也都是真的了。这个西七帝若是还不除去的话,将来也是恶名难除了。其实,CP和其争发伪的最大罪恶就是“作恶授权”,这个乃是让人变成恶魔的最要紧的关键所在。

薄熙来在重庆的时候唱红打黑,风光无限,自然,就不应该有人去京城或者市府上访了,否则如何解释他的成果呢,为此,薄熙来花了许多银子要属下搞定上访人员,可是薄熙来居然就是遇到一个根本不怕他的主儿,而且还是个民营企业家。这个企业家,就是要手下去上访,按理薄熙来如此手段,一般人怕也怕死了,何人竟敢如此大胆,如此猖狂呢?

此人口气大到何种地步呢?据说当年他夸口道:就是广隶要来查我,也不怕的,我可以让广隶帮我忙!这个比之常伪还要厉害了。

而就是这个人,在美国打了一场官司,这个官司,居然引爆CP诸多黑幕,CP众多高层,常伪级人物全被卷入其中,堪称史上罕见。

最为滑稽的一幕就是这个官司爆料出月月鸟人的女儿卷入其中,成为大陆媒体的头版新闻。究竟何等人物,如此神通,且听下回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