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陈毅之子组织文革道歉会

据《中国青年报》消息,中共元老之一的陈毅之子陈小鲁,近日在其母校北京八中,组织了一场文革道歉会,为近期频现的“文革道歉风”再加历史砝码。文革期间,他曾任该校的“造反”学生领袖,革委会主任。

《中国青年报》10月15日报道,在10月7日,中共前创始人之一的陈毅之子陈小鲁,会同当年的8名老师和同学,在其母校北京八中组织了一场文革道歉会,文革期间,陈小鲁在北京八中任”造反”学生领袖、革委会主任。今年的8月19日,一封落款”陈小鲁”给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会长黄坚的信,在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的内部博客上流传,信中希望能有一次聚会并代表老三届同学向曾受过伤害的老师们致歉。

陈小鲁为此次道歉会准备了一份文稿。他回顾1966年”文革”爆发,学校随即停课。当年的6月9日,一张大字报贴在八中里,揭开了批斗校领导和教师的帷幕;在陈小鲁展示的已经泛黄的照片里,几百名学生聚集在教学楼中间的大院里,两名戴眼镜的女教师正低着头站在水泥台上接受批斗。一旁的男教师举着一块小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黑帮分子”四个字。身后的平房上,则挂着写有”永远跟着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字样的条幅……。

虽然陈小鲁当年校友为其澄清,陈小鲁本人并未参与打人,甚至还阻止学生公开殴打老师,但陈小鲁认为自己作为当时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同学被批斗、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促成陈思想转变的节点,恰是文革期间的多场政治运动,包括”9.13林彪坠机事件”和1975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等,1991年陈小鲁下海经商,外界也认为他体制外的民间身份,扫清了陈选择文革道歉的障碍。

陈小鲁在道歉会的最后表示:”现在的孩子们可能对’文革’没有什么概念了。我挺希望他们能了解那段历史,哪怕知道我们八中曾有过这么一段黑暗的时期也行,不要再去重演这段历史,不要斗争老师,不要斗争任何人。”

“个人人性之光映照了制度之恶”

早在今年6月北京《炎黄春秋》杂志刊出文革时的一个红卫兵道歉广告,其后多家中国媒体先后发表当年红卫兵的忏悔。其中包括刘伯勤为批斗老师、张红兵为当年举报母亲批评毛泽东导致母亲被枪毙、河北邯郸市委宣传部干部宋继超、湖南教师温庆福等人的公开忏悔。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会再为这股强势的历史反思、文革道歉风加上一道重量砝码。

中国知名历史学者、文革史专家余汝信向德国之声表示,自己在文革初期也是中学生,非常能够理解陈小鲁及这一代人,个人在历史洪流中被挟裹释放人性之恶的痛苦,文革时期使人性扭曲,远非陈小鲁等少数人道歉就能恢复,但这样的道歉,还是闪现出人性之光,也映照了当年的制度之恶,遗憾的是更多的当事人都依然在沉默。

“当局无反思,文革重来还是有可能的”

余汝信也表示,比公民个体沉默或遗忘历史更为令人担忧的是,官媒党媒不断释放出类似毛泽东时代语境下的舆论:5月7日,中共党史研究室第二研究部副主任齐彪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时透露,习近平在1月时除提出”两个不能否定”,也强调:”不能否定毛泽东,否则会天下大乱”; 5月13日,”人民网”转发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早前发表在《红旗文稿》杂志上的文章,指大跃进时期饿死3000万人是虚假的,反右期间没有处死一个右派等;

余汝信说,个体在出现对文革反思的星星之火的同时,并未看现今的中共当局对文革有真正的反思:”当时的胡耀邦时代对文革还是有一些反思的,到了今天,当局的很多做事、思维方式好象又回到了那个时代,和陈小鲁等人的行为是一个反差,不但不反思这段历史,反倒觉得有好些还是值得继承的,我们的党对整个文革的反思是不足的,以前觉得文革再来一次是不可能的,但现在看起来还是有可能的,这应该引起整个民族的警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