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习近平站台 红色家族空前大聚会

【多维新闻】10月15日是中共元老、国家主席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百年冥寿,官方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高规格的纪念会,习近平及其母亲齐心作为家属出席,中共红色家族后代的代表空前汇聚亮相。有关人士称,这堪称中共的一次“太子党全会”。据悉,大批红色后代向习家热烈要求参加座谈会,“缅怀仲勋叔叔”,由于人数太多,让习家颇为为难,只能采取“限员”,主要家族邀请一名代表。当日央视新闻联播显示,邓朴方(邓小平之子)、刘源(刘少奇之子)、胡德平(胡耀邦之子)、傅彦(彭真长女)、王军(王震次子)、杨李(杨尚昆之女)、陈元(陈云之子)、李铁映(李维汉之子)以及高岗遗孀李立群均有出席。

习邓家族的政治龃龉

邓小平作为中共第二代领导人,是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的实际决策者,在其麾下“中共八大元老”之说盛行,在常见版本中习仲勋便是其中之一。

习仲勋幼子习远平日前在陕西省官方纪念习仲勋座谈会上曾概括习仲勋一生的两大功勋,其一参与创建陕甘宁根据地,其二则是在“文革”后主政广东推行改革开放。其中主政广东以及推动其成为经济改革的前沿阵地,莫不与邓小平息息相关。

“文革”后邓小平恢复工作,习仲勋也在妻子齐心的奔走下结束16年“反党集团”头目的生活。1978年在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叶剑英的力荐下,习仲勋南下广东“把守南大门”。他回忆说,当时“中央几位领导同志,特别是小平、剑英同志都找我谈话,要我大胆工作,来了要放手干”。

习仲勋在广东率先提出让中央给广东以更大的自主权,允许广东参照外国和亚洲“四小龙”的成功经验,在邓小平等人的力挺下,推行创建经济特区。当众人聒噪质疑声四起之时,邓小平还追溯陕甘宁的传统,提出“特区”的概念,鼓励说“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可以说,当初习仲勋在广东能开一时风气之先,得益于与邓小平政见的一拍即合。

然而,随后当习仲勋被调回中央,处于领导核心后数年,在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上的分歧日益与邓小平爆发针锋相对的政治对立,尤其是在胡耀邦被罢免的问题上。

不过,此后的1988年习仲勋连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有评论认为,尽管习仲勋与邓小平的矛盾歧见显而易见,但这似乎并未影响两家的关系。

2012年十八大后的首次离京视察,习近平南下广东。在广东工业设计城的幸福生活体验馆,习近平回忆起了当年他在福建,邓朴方到访时就提出能不能无障碍上厕所的问题。可见,习邓两家的政治友谊并未终结。

习胡两家两代政治联谊

习仲勋自称“一辈子没整过人”,非但如此,更因曾为即将下台的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仗义执言,而颇受声誉。

自1986年底起,各地学潮风起云涌,当时已经退居幕后的邓小平连续多日指令召开党内民主生活会,指时任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引发学潮的纵容者和责任人,党内元老薄一波、彭真、王震等群起而攻之。首次被通知参加“生活会”的习仲勋忍无可忍,站出来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重演《逼宫》这场戏吗?”他拍了桌子:“这不正常!生活会上不能讨论党的总书记的去留问题,这是违反党的原则的。你们开了这样的头,只会给将来党和国家的安定团结埋下祸根。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干法!”

当时习仲勋与邓小平便公然出现意见分歧甚至对立。据称,邓小平板着面孔反指习仲勋说:“耀邦,也包括仲勋同志大讲特讲民主和自由,为什么今天在党的生活会上一波、彭真同志提自己看法的自由和民主都没有了呢?”

“六四”以后,习仲勋更在1990年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议上,指名批评对民主学潮诉诸武力的邓小平和杨尚昆。

胡耀邦晚年体会到世态炎凉,视习仲勋将个人沉浮置之度外的支持为十分难得的慰藉,非常珍惜。然而事实上,习仲勋与胡耀邦的政治友谊并不起始于此。

胡耀邦和习仲勋早年投身革命。1962年习仲勋因为小说《刘志丹》被打成“彭高习反党集团”的主要成员。随后,胡耀邦在陕西主持工作时因为反对“左”的做法,被打成“彭高习在西北的黑线”。两人先后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备受迫害。

1977年胡耀邦出任中组部副部长。也正是胡耀邦在叶剑英的指示下,与齐心面谈,并在此前不遗余力促使中央组织部彻查习仲勋冤案,亲自安排部署河南省委书记护送习仲勋回京。

也正是因为这份政治友谊,习仲勋与胡耀邦家族直至第二代仍保持着某种特殊联系。十八大前夕,当时的中共储君习近平与胡德平举行私人会谈,当面问计。据传,习近平在与胡德平的讲话中提到“中国所累积的问题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必须要稳中求进求变”,一时引起海内外舆论高度关注和各种猜测。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年长习近平11岁。近年来,胡德平子承父志,著书立说,鼓吹改革,被视为中共红二代中“改革派”的旗手。甚至直到习近平十八大后接位,胡德平尽管年事已高,但政治活动似乎更为活跃。其兄胡德华纵论时政、臧否人物也屡屡得见。当时有分析人士认为,在习近平执政初期风向急速左转之际,当局对其改革派言论的容忍的确令人惊讶。

从陕甘宁肃反死里逃生的难友高岗

高岗是与习仲勋早年创建陕甘宁边区的主要战友。胡耀邦秘书林牧在《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一文中披露:1935年,朱理志、徐海东、郭洪涛在陕北进行极“左”的“肃反斗争”时,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陕北红军和陕甘苏区的创建者就被逮捕,“几乎活埋了”。红一方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将他从肃反受押中解救出来。

高岗事件中,中央高层让习仲勋“劝降”高岗,他却提醒高岗不要乱咬别人;他甚至训斥要与丈夫“划清界线”的高岗夫人李立群,当场撕毁她写的“揭发”材料。

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因参加写作小组两次会议并签署同意出版意见的习仲勋被指借《刘志丹》小说问题为高岗翻案,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

刘家成效力习近平的军中盟友?

惨死于“文革”期间的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则与习仲勋的直接交往不多。经历“高饶事件”、彭德怀八万言书直谏,习仲勋也岌岌可危。而正是在此时,刘少奇被指为习仲勋16年冤狱的推波助澜者。

习仲勋配合高岗、彭德怀工作多年,两人相继出事,加之高岗遗孀李立群的检举揭发,《刘志丹》小说在陕甘宁“肃反”重新翻案的压力下出版,终于令中共高层在1962年对其动手。八届十中全会的最后一天,刘少奇配合毛泽东的思路,大批习仲勋,称“彭(彭德怀)、高(高岗)、习(习仲勋)是无原则的阴谋反党集团”。当然,这也许是并不能完全记在其头上,刘少奇本身也成为这一反党集团的幕后黑手,落得较之习仲勋更为凄惨的下场。

如今,刘少奇之子刘源似乎已经成为习近平笼络的军中太子党支持者之一。2012年重庆事件骤变,刘源被暗指为薄熙来的铁杆。然后经历一段时间的沉寂后,刘源“宣布”复出,不仅依旧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而且出席中共十八大以及2013年两会。在此期间,刘源呼吁维护中央权威,并向习近平宣誓效忠,称“习近平的当选是民心所向、军心所向,我们坚决拥护,由衷喜悦”。

媒体挖掘2000年习近平接受共青团中央刊物《中华儿女》杂志的专访,回顾习近平从政之路。当时习近平已在福建任职,他回忆自己20世纪80年代初自请下放到河北正定,不被理解,只有同时下放到河南的刘源与其不谋而合。

此外,其他受邀与会者也多为中共八大元老家族成员,其父辈与习仲勋虽长期共事多年,渊源较深,但亦多集中在胡耀邦问题上有所龃龉。比如上述所言,王军的父亲王震戎马一生,1949年后在主持新疆分局减租反霸斗争中便以严厉镇反与当时负责西北党政军全面工作的习仲勋发生冲突,王震被撤职处理。杨尚昆则是习仲勋平主政广东时的主要助手,二人恢复工作后先后南下,推行邓小平的改革思路。

此外,有消息还称,同样为“八老之一”的薄一波之子薄熙成也受邀出席。正如上文所述,当年撤销胡耀邦总书记职务的民主生活会,习仲勋与薄一波曾爆发直接言语冲突。

2012年薄一波之子、一度政治前景有望的薄熙来因为妻子谷开来杀人以及下属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潜逃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造成中共近二十年来最大的政治轰动。薄一波家族中唯一从政的政治血脉就此宣告终结。据称,更为严重的是,薄熙来的倒台还伴随着明显的政治动机,令这项被控为贪污腐败的案件备受瞩目。

如今,除陈元不久前卸任国企国家开发银行行长跻身全国政协副主席外,上述家族后代多远离政治核心,但其影响力仍不容小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