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忠:《新常识》 第六章 党化教育的实质及危害

第六章

党化教育的实质及危害

中国共产党作为篡夺国民主权的专制统治者,一直通过严密的新闻管制和书报检查,剥夺人们的表达自由,压制人们的公共讨论,以使人们难以认清篡权者的真实面目,也无法看到篡权行为导致的种种恶果。不过,仅仅是限制或禁止人们的公共讨论,仍不能让专制统治者完全放心。为了使自己的专制统治高枕无忧,他们认为还必须让人们的心智,始终处于愚昧无知的状态,从而彻底失去进行公共讨论的能力。
专制统治本是人们绝大多数苦难的根源,但统治者却要竭力使人们相信,它是人们幸福的保障。这种颠倒黑白的欺骗,只有在人们普遍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得逞。但一个人若是已经获得了独立思考和自主判断的能力,就不大可能再失去这种能力。防止一个人获得知识是有可能的,但让一个人放弃已有的知识却不大可行。因此,欺骗人们的最牢靠的办法,是从小时候起便一直欺骗他们,也就是从小时候起便开始禁锢和残害他们的心智,以使他们从来就无法形成独立思考和自主判断的能力。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完成这一罪恶使命的手段,就是系统和全面的党化教育。
中国的学生,在小学阶段要修读思想品德课,在中学阶段要修读思想政治课,这是所谓的“中小学德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中小学德育工作规程》第三条的规定,“中小学德育工作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
在大学本科阶段,学生则必须修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概论”等课程。甚至到了硕士和博士研究生阶段,学生仍需修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 与“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等必修课程,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经典著作选读”、“马克思主义与社会科学方法论”与“自然辩证法概论”等选修课程。
党化教育不但表现为在国民教育各个阶段,开设一系列的思想政治课,将共产党的党义和主张全面融入到教学之中,而且还表现为由共产党的机关和干部主持所有的院校,将全社会的教育活动完全置于共产党的掌控之下。究其实质,党化教育就是借助强制性的政治权力,通过各种教育和宣传手段,将执政党认定的哲学理论、政治学说和历史论述等一整套的意识形态,强行灌输给所有的受教育者,以强化人们对执政者及其首领的认同和顺服。
党化教育作为一种系统、全面和制度化的意识形态灌输过程,其目的在于将执政党的意志强加给全社会,但执政党在利用党化教育对社会实施全面控制的同时,也将不可避免地使整个社会遭受全面的腐蚀和败坏。因为,党化教育的目的与正常的教育完全相反,后者力图使人变得睿智、诚实、公正和友善,前者则刻意使人变得愚昧、虚伪、偏私和暴戾。
第一,党化教育使人变得愚昧。教育的本来目的,是为了让受教育者成为有智慧的人。这就意味着在教育过程中,应当尽量鼓励他们接触和了解各种不同的学说,从而对事物形成全面和可靠的见解。一个人只有时常将既有的学说,和不同的学说加以比较和参照,才能不断拓展自己的视野,纠正自己的偏见,完善自己的见解。这种教育过程,亦是受教育者不受拘束地运用自己的理智,去探求知识和发现真理的过程。因此,正常的教育,不但可以帮助受教育者进行知识上的积累,更可以促使他们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和智识上的好奇心,从而使他们的理性和心智得到充分的成长与发展。
不过,一旦具备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智识上的好奇心,人们就能够对各种公共事务加以自主的研究,并形成独立的见解。这对于那些实行专制统治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党化教育的进行,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局面的出现。长期、系统的党化教育,旨在把一整套既定的学说和主张,强行输入受教育者的大脑,并不容许他们对这些学说和主张进行质疑和辨析。
在党化教育体制下,受教育者必须认同执政党的主张,颂扬执政党的首领,而不能表现出任何怀疑或反思的倾向。受教育者的学习内容,被严格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他们耳濡目染的只是一些陈腐的教条,因而难以具备广博的学识和开阔的视野。同时,由于缺乏自由探讨和论辩的空间,受教育者也难以形成自主学习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党化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使受教育者对权力表示顺从,而为了强求普遍的顺从,又必须在众多的受教育者中强求一律。这样一来,受教育者的个性必将被忽视,甚至被当成不守纪律的根由被压制,从而使受教育者对新鲜事物缺乏兴趣,对进8*步表示反感,并对未知事物和不确定性产生恐惧。
党化教育最可怕的后果,是使受教育者产生对学习本身的厌恶。
由于受教育者从小就被当作被动接受陈旧教条的容器,而不是具有理智的主动求知的个体,因此对他们来说,学习将不再是一种饶有趣味的理智历险,而只是一份令人厌恶的苦差。党化教育通过剥夺受教育者作为具有独立人格的学习主体的尊严,使他们在丧失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同时,也丧失了对学习本身的兴趣。
可以说,党化教育不是极力助长受教育者对学习的热情,而是从小就浇灭他们的热情;不是努力激发受教育者的求知欲,而是从小就扼杀他们的求知欲;不是尽力促使学生的理性和心智得到充分的发展,而是从小就禁锢他们的理性和心智。共产党在中国推行党化教育,不是为了让人们变得睿智聪慧,而是竭力使人们变得愚昧无知,因为被统治的民众越愚昧,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越稳固。
第二,党化教育使人变得虚伪。在正常的教育环境中,受教育者不但可以接触和了解各种不同的学说,而且还可以不受阻碍地追随自己的理性,不受约束的运用自己的心智,从而对各种事物和问题形成自己的看法,作出自己的判断。他们对权威学说的质疑,不但不应受到压制,反而还应受到鼓励,因为人类知识的进步,本来就是通过对成见的不断修正和克服而获致的。由于存在充分的自由探讨和论辩的空间,受教育者可以坦率地发表自己的见解,即使自己的见解不合乎权威学说,也不用担心会因此而受到处罚。在这种教育环境中,受教育者习惯于坦言心中所想,因而更容易养成一种心口如一的诚实品格。
在党化教育体制下,受教育者不能自由地对官方学说进行质疑或批评,而是必须放弃自己的判断,完全被动地接受特定的理论和观点。受教育者即使对官方学说有所怀疑,也会因为害怕遭受不利的对待,而不敢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们经常要迫于外在的压力,对自己并不相信的东西表示认同。但诚实无疑是构成健全人格和清白良心的最重要因素,当一个人在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等重大问题上,都必须经常口吐谎言时,他又怎么可能养成心口如一的诚实品格呢?一个连在精神和信仰方面,都无法诚实对待自己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诚实对待他人呢?正是通过迫使受教育者习惯于口是心非,党化教育从小时候起就不断扭曲他们的人格,扼杀他们的良知,腐蚀他们的心灵,最终使他们变成擅于自欺欺人的撒谎者。
第三,党化教育使人变得偏私。正常的教育允许受教育者接触和了解各种不同的学说,并鼓励他们通过对不同学说的比较和参照,形成自己的见解与判断。在这一过程中,受教育者将学会公平对待各种不同的学说,让它们有同等的机会展现在自己的理性面前,然后再以是非曲直本身为标准,来评判不同学说的利弊得失。不同的学说是由不同的人提出来的,受教育者一旦学会了公平对待不同的学说,自然也容易学会公平地对待不同的人,从而逐渐习惯于对他人和事物,采取不偏不倚的公正态度。
但在党化教育体制下,受教育者对官方学说的认同,并不是出于内心的确信,而是迫于权力的压制。他们在受教育的过程中,不能充分接触和了解各种与官方学说不同的学说,更谈不上对不同学说,进行自由的比照和公正的评价。党化教育从人们还是幼年时起,就在不断削弱人们的公正心,因为它迫使人们在看待不同的事物,以及对待不同的人物时,习惯于依据权力的意志,而不是以是非曲直本身为标准。
党化教育迫使人们尊崇权力,不分是非,这和专制统治是相辅相成的。在专制统治下,特权肆虐,公义不彰,人们改善自身处境的主要途径,不是展现自身的才智和美德,而是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讨好手握大权的人。在专制国家,人们最热衷的不是追求真理和持守正义,而是奉迎权威和取悦权力。由于能得到权力垂青的人毕竟有限,那些竞相争取权力青睐的人,除了用尽心思巴结权势人物之外,相互之间还必须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因此,在专制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到处都充斥着谄媚、贿赂、中伤、排挤和背叛。在这种国家,一个人若是难得地具备了公正的美德,对他人将是一种不便,对自己则是一种危险。
第四,党化教育使人变得暴戾。在正常的教育环境中,受教育者不但可以通过比较和参照各种不同的学说,形成自己的见解和判断,而且还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见解。在这种教育环境中,受教育者不但自己作为有独立人格的个体受到了必要的尊重,而且也能学会尊重他人,即使是对那些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也能保持宽容和友善的态度。
党化教育则恰恰相反,它专断地树立一种唯我独尊的官方学说,并且不容分说地将其强加给所有的受教育者。在党化教育体制下,受教育者对官方学说表示认同,并不是因为在参照了各种不同学说之后,仍然确信官方学说是正确的,而是因为不这样做将会遭受不利的对待。长期置身于这种压迫性教育环境的人,当然难以学会以开放和包容的心态看待不同的意见,也难以学会以宽容和友善的态度,去对待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
党化教育使受教育者一直遭受专断的压制,不能自由形成和发表自己的看法,无法感受到作为有理智的学习主体应有的尊严。长期受到专断压制的人,总是倾向于以同样专断的态度对待他人,他们既不懂得通过与他人进行平等的辩论,以获得他人的认同,也不懂得通过为他人提供真诚的服务,以赢得他人的合作。因为,他们自己的一贯遭遇使得他们认为,贯彻自身意志和赢得他人认同的最有效手段,不是使他人对自己感到亲切,而是使他人对自己感到畏惧。
教育的目的,本是让人没有拘束地运用自己的理智,以使人的心智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不是把人从有理性和良知的生灵,变成没有理性的傀儡和没有良知的牲畜。教育应该致力于让人们获得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划定人们必须思考的内容;应该致力于让人们学会如何追求真理,而不是向人们宣扬既定的“真理”。那些自以为真理在握且容不下反对意见的人,根本不适合教育他人,更不适合管理整个国家的国民教育。否则,对于受教育者的心智来说,教育将不再是一种启发和培养的过程,而是一种灌输和压制的过程。
真正的教育,充分尊重受教育者自由思考的权利,而不是极力限制或剥夺这种权利。自由思考的权利越受限制,人们离人的天性就越远。共产党在中国推行党化教育,正是通过剥夺人们自由思考的权利,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绞杀人们的天性。
党化教育强使人们根据统治者的命令,来评判一件事情是真是假、是好是坏,或者是公正还是不公正。 但每一个人都是自己思想的主人,没有人可以真正放弃自己在判断和感情上的自由,如果掌握政治权力的人,一定要强求他人和自己意见一致,那只会迫使大家口是心非,从而破坏了信义,同时也怂恿人们阿谀奉承和背信弃义,从而破坏了公道。因此,那些想方设法要控制人的思想和心灵的统治者,可以说是一群暴虐透顶的人。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三条确立的党化教育原则,中国必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这等于是要求十三亿活生生的中国人,必须在理智上服从几个躺在坟墓里的死人。统治者利用手中的政治权力,强迫人们接受几名死人的精神统治,这种做法是极其荒谬和野蛮的,因为它既不合乎理性,也不合乎道德。
现实世界中的情况不断发生变化,人类的知识也在不断进步,过去被认为是正确的观点或适当的政策,到今天可能被发现是错误或不适当的。鉴于人类知识具有一种不断进步的趋势,当前人的看法和现今的看法相抵触时,后者往往更有可能是正确的。因此,从理性上来说,应当由今天的人们来判断对错,而不是由已故的死人来左右活人的判断。
另外,前人既已故去,他们与现实世界已不存在任何利害关系。
因此,从道德上来说,也应由今天的生者来判断对错,因为伴随这种判断的后果,也完全是由生者来承担的。死者既然对相关判断已无任何实际的利害关系,也已无法承担任何实际的后果,他们当然没有任何资格来左右生者的判断。当然,人们有时也会承认前人的一些观点是对的,但这是因为人们在经过自主判断后,仍然认为它们是对的,而不是因为人们有认同前人观点的义务。
如果今天中国人的看法与马克思等人的学说发生冲突,任何具有正常理智的人都会承认,应该由今天的活人来判断谁对谁错。但是,中国共产党却显然认为,那几个躺在坟墓里的死人,比十三亿活着的中国人更有资格决定孰是孰非,并且有权力从坟墓里控制中国人的所思所想。中国共产党否认中国人有资格成为自己思想的主人,并为十三亿中国人设定了一项必须履行的义务,即必须在国民教育的各个阶段,不断地对马克思等人的学说表示认同。
在中国实施的党化教育表明,在中国共产党看来,对于诸如“组成世界的最终本原是什么”、“世界最初是如何形成的”、“使得事物存在和变化的最终原因和动力是什么” 、“世界是在空间上是有限还是无限的”、“世界在时间上是否有开端和尽头”,以及“是否存在有别于物质的灵魂”等重大的哲学问题,十三亿中国人并没有权利和资格进行自由的思考,并独立地得出自己的结论,而是必须接受和顺服一百多年前两名德国人钦定的答案。
这也意味着,在中国共产党看来,就重大的哲学问题而言,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都可以自由地思考和写作,恰恰是十三亿中国人完全缺乏自由探讨的能力,他们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具具只知道进食和睡眠的肉体,对各种重大哲学问题的思考,只能由一百多年前的两名德国人来代劳。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并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长期垄断执政权的理论基础(注2)。因此,中国共产党垄断国家权力的做法是否正当,首先要看马克思主义是否正确。但对于马克思主义正确与否,显然应由全体中国国民,而不应由中国共产党自己来判断。如果由中国共产党自己来判断,那就像由犯罪嫌疑人自己审判自己一样荒唐。若是由全体中国国民来判断,那么任何人都不能强求他们必须认同马克思主义,因为这种强求认同的做法,等于又否定了中国国民的判断资格。中国共产党迫使中国人必须认同马克思主义的做法,实际上是篡夺了中国人的判断权力,就像是犯罪嫌疑人篡夺了法官的审判权力。
实际上,自主审查各个政党的党义和主张,并自由决定是否将执政权授予给某个政党,本来就是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应有的权力。
但中国共产党先是篡夺十三亿中国人对自己国家所享有的政治主权,然后又利用它所篡夺的政治权力,进一步篡夺十三亿中国人对自己心灵所享有的精神主权。
在中国共产党的眼里,马克思这个已在坟墓里躺了一百多年的德国死人,远比今天的十三亿中国活人,更有资格决定中国的政府形式以及执政权的归属。这种荒谬绝伦和暴虐透顶的做法,可以说是一切叛国行为中最严重、最恶劣的叛国行为,因为一般的叛国行为只是出卖国民的外在利益,而这种做法出卖的却是国民本身:中国共产党为了维护自己的专制统治,竟然不惜把十三亿中国人的心智和灵魂,囚禁在伦敦海格特公墓中一座黑暗和狭小的坟墓里!一个国家的国民教育所遵循的原则,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所遵循的原则是密不可分的。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是以承认国民具有自治能力为前提的,其国民教育旨在使国民成为有知识的人,因为国民的知识越丰富,民主政治就越成功。专制国家的政治制度,则是以否认国民具有自治能力为前提的,其国民教育亦旨在使国民成为愚昧无知的人,因为国民越是愚昧无知,专制统治就越稳固。
在一个国家主权由全体国民平等享有的民主国家,政府以及政府权力,是全体国民作为主权者实行自我治理的机制和手段。国民教育的基本目标,就是把受教育者培养成具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因而具有自我治理能力的公民。民主国家的国民教育,实际上就是国民进行自我教育和教育后代的过程。
人类是这个星球上唯一能够主动追求进步的生物。既然国民都是有理智的生物,也就不可能主动压制和扭曲自身作为人类所具有的追求进步的天性。因此,民主国家的教育,往往会尽量合乎人类追求进步的天性,不但要尽量反映人类知识进步的趋势,而且要尽力推动人类知识进步的步伐。这就要求国民教育的开展,既要便于受教育者接触和了解各种各样的新知识,也要确保受教育者享有充分的思想和表达自由,以利于知识的创新和进步。
但在国民主权被少数人篡夺的专制国家,政府以及政府权力,只是专制统治者压迫其他国民的工具。专制统治者在理智和道德上,均否认国民具有自我治理的资格。专制国家的教育,主要是为了压制受教育者的自由思想,扼杀他们的独立精神,千方百计地使他们成为缺乏自治能力,只知道对统治者一味顺从的奴隶。
另外,专制国家的教育,完全违背人类追求进步的天性。它不是欢迎知识的进步,而是敌视知识的进步。国民教育的主要任务,不是努力使受教育者紧跟人类知识进步的步伐,而是用一些过时和陈腐的教条,紧紧束缚受教育者的理智和心灵。整个国家的教育不是致力于社会的文明与进步,而是刻意使社会停留在蒙昧和落后的状态,这可能是人们所能想象到的最邪恶的事情。
从它所造成的各种危害来看,党化教育确实是一项极其邪恶的政策。中国之所以一直实行这一邪恶的政策,是因为中国的专制统治者,也就是那些严密控制国民教育的共产党人,本身就是中国最邪恶的一群人。这并不是说那些手握权力的共产党人,生来就是邪恶的。他们之所以变成了最邪恶的一群人,完全是因为他们背负着人世间最邪恶的东西,亦即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力。他们从人们还是幼年时起,就一直不遗余力地荼毒中国人的心灵,完全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心灵,首先已被手中的权力所腐化和毒害了。

注2:按照中国共产党自己的说法,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都只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体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