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掮客门”麻烦的祸水源头—张宏伟

英国每日电讯报最近发表长篇深度调查报道,披露李鹏之女李小琳为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牵线搭桥,让作为中国新华人寿公司的大股东中国东方集团充当掮客,提早两年让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登陆投资中国保险业的内幕消息。由于这则新闻牵扯到了李鹏家庭,因此一石激起千重浪,世界各地各种新闻报道铺天盖地跟进。把因为各种丑闻缠身而照样深藏不露的东方集团大股东,董事长张宏伟也再一次推到前台,进入民众视野。

张宏伟为此发表声明说报道中提到的“李女士”没参加“我公司及关联公司任何”商业行为。有关报道纯属“恶意造谣中伤”。 现年59岁的张宏伟说,“我公司及关联公司”从未向苏黎世出售过任何新华人寿公司股份。不过,张宏伟承认,他的公司曾“协助”苏黎世“开拓中国市场”并为此收取了1690万美元的“费用”,张宏伟说,这是正常“商业行为”。

张宏伟的声明说,在具体经办过程中“出现的内部员工侵占问题”正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张宏伟还说,网上所提到的向多名领导人贿赂事宜,“纯属造谣,系造谣者为掩盖自己侵占公司资产采取的嫁祸行为。”

张宏伟还说,此事已于2009年12月向美国相关法院提起诉讼,“并得到美国法院支持(?)”。

张宏伟声明的几个要点值得注意:

张宏伟所称“得到美国法院支持(?)”的“在美国相关法院提起诉讼”指的是于2011年10月1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循环法庭开审的美国东方公司诉赵竑案(2010-cv-2416).
值得注意的是,张宏伟在声明中撇清“李女士”与新华人寿-苏黎世保险公司关系时,直指赵竑“纯属造谣”。借此向李鹏家族传递自己在“掮客门”事件中的清白无辜。漏子是赵竑“纯属造谣”捅出来的。事实果真如此吗?

张宏伟声明就“李女士”部分的“辟谣”,虽然起到的是扬汤止沸,越抹越黑的作用,但不能说完全是在信口开河。笔者为了准备给当事人赵岩,张宏伟非法侵吞东方公司早期股东股权丑闻的众多受害者之一,和当事人一起旁听了该案件庭审的大部分过程,也查阅了满满一推车,堆积如山的案件。见证了张宏伟在庭审中牵扯出了李XX(男性),王兆国,刘延东,黄孟复,项怀诚等多位高权重之人。但事实情况是无论是庭审过程实录,还是该案的卷宗,倒还真是没有“李小琳”的名字出现。现在张宏伟借题发挥,污蔑屡遭自己诬告陷害的赵竑造谣,完全不顾赵竑在这个被硬栽在头上的案件中也没有提及李小琳的客观事实。张宏伟的祸心无非是在撇清自己的同时,再一次陷害曾经有恩于他而遭到他反复暗算陷害的无辜者赵竑。趁机兴风作浪,借刀“杀”人。

张宏伟无法隐瞒,并且越抹越黑的客观事实是:此事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而是张宏伟自己。是张宏伟头脑发昏,无事生非,小题大做,生生在靠近美国首都的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民事法庭大动干戈搞出一场控告赵竑贪污东方集团总计高达数亿美元天文数字的轻率官司(frivolous case)。被告赵竑被逼无奈,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下公开东方内部账目,说明每一笔栽到他头上的“贪污挪用”公款的出处。从第三者的角度看,张宏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对其前肱股重臣赵竤痛下杀手,必欲置赵竤于死地,个中原因,非一个卸磨杀驴能解释。在启动以天文数字为诉讼标的的民事官司之前,张宏伟,根据庭审质证记录,竟然丧心病狂到花七十万美元聘请以美国联邦调查局退休雇员为主的公关公司暗中调查赵竤,給赵竤罗织刑事罪名。张宏伟慷慨烧钱的策略成功了。最后当局竟以发现赵竤某年一笔70,000.00美元收入没有报税为由,判处赵竤入狱6个月(实事上坐牢五个月)。不知道出于何等仇恨,何种目的,张宏伟竟然用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摧毁了一个曾经担任财政部和世界银行高管的,看似前途无量的,公认为德才兼备,对东方和张本人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的一代才俊的名声和前途。事到如今,张宏伟还要給赵竤扣上“造谣诬蔑”的屎盆子。这种做法,是否太过阴损?

张宏伟宣称“我公司及关联公司”从未向苏黎世出售过任何新华人寿公司股份芸芸,属于明显撒谎伪证。作为新华人寿大股东,东方集团当然是新华人寿的“关联公司”。要说新华人寿从未向苏黎世出售过任何新华人寿公司股份岂不是弥天大谎?这种说辞和新华人寿自己的招股说明书互相矛盾,也和苏黎世公司自己的公开公司资料不相吻合。

张宏伟声明的另一个重要看点是此次张宏伟承认东方公司曾“协助”苏黎世“开拓(投资)中国市场”并为此收取了1690万美元的“(特种服务—引者加)费用”,不过张宏伟说,这是正常“商业行为”。张宏伟首次公开承认:针对这笔费用“出现的内部员工侵占问题”并且正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给付的1690万美元,既然是正常“商业行为”,本应该入账到东方集团公司收入名下。东方集团属于公开挂牌向全社会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的公有(publicly held)公司.其公司收入,包括来自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的服务费用,本应该归入公司收入,归全体股东所有。而且应该依法向全体股东公告。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早在1996年11月给付出1690万美元之后,直到今天,2013年年底,作为东方集团大老板的张宏伟到底做了些什么来证明他在这笔钱的问题上手脚是干净的?首先,张宏伟指示以飞过海的方式偷偷地把这笔服务费隐藏到了位于巴哈马岛的离岸银行(offshore bank).接着,又背着董事会和全体股东,对这笔款项做出切割瓜分,其中除了说不出口的开销外,大部分用于和周斌及石油帮合作购买后来成为张宏伟控股的香港联合能源集团。当然,在这个被张宏伟不知轻重都出来的案件庭审中,还牵扯出张宏伟使用该款项一部分替国防科工委买下海外一个主要用于宇航的钛合金高军事科技公司的内幕。由此推断,张宏伟所说“出现的内部员工侵占问题”。这贪污侵占该笔资金的内部员工,首先是张宏伟本人。张宏伟以飞过海的非法手段贪污了本应属于所有东方股东的巨额财产。至于说到“正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所“出现的内部员工(张宏伟本人—引者加)侵占问题”指的是否是赵岩诉张宏伟一案。此事尚待张宏伟本人予以廓清。

总而言之,在和“掮客门”新闻有关的一系列源自一个轻率司法诉讼的种种麻烦的祸水源头是张宏伟。张宏伟以害人的目的烧钱买麻烦开始,必定以害己的结果告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