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于百姓逃跑!中国“裸官”报告推出

最新出街的《财经》杂志封面刊出重磅文章“中国裸官报告”,揭示了裸官外逃细节并称金融业负责人已成为贪官外逃的重灾区。评论人士认为普遍的裸官现象传递出官员并不认同执政党描绘的蓝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10月14日,最新一期的中国媒体《财经》杂志刊出了封面文章”中国裸官报告”,详细揭示”中国裸官”的发展、外逃路径及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危害,文章还指近年除国有企业负责人、中资驻外机构负责人和政府官员携款外逃,金融行业内负责人或主管人员外逃,成为贪官外逃重灾区。
该报告同时披露,公安部2006年5月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公布时间,中国已陆续缉捕到外逃的经济犯罪嫌疑人320人左右,直接涉案金额近700亿元。而另一组数据更为惊人,据称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份调研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 。
近年常有超常举动的《财经》杂志,在该报告中大胆披露的数据让公众长期议论的”裸官”现象再升温。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多家中国官媒转载了该消息也实属罕见。今年5月末,香港媒体”凤凰卫视”在新闻早班车节目中曾援引”可靠消息”,指中共反腐还将推出新举措,如正部级以上官员,如果有子女在海外留学,完成学业一年内必须回国,如果逾期不归,官员职位将会被调整;至2014年此规定将扩大到副部级官员;至2015年扩大到正厅级官员,以此来杜绝被公众诟病的”裸官”现象。该消息被转发后曾遭大面积删除,”凤凰网”也就此刊出报道失实的声明。
2010年中国媒体《成都商报》曾报道,最早提出中国”裸官”问题的中央党校教授林喆称中国有118万裸官,相当于每个省有4万裸官。她建议开除这些官员的公职。

裸官对执政党描绘的蓝图并不认同?

中国名博蔡慎坤就此发表最新博文,认为中国裸官普遍性和危害性,向全社会传递了一个可怕又危险的信号:这些了解中国国情的官员,对中国未来并没有信心,对执政党描绘的蓝图也并不认同。最好的解释是”官员们或许最清楚中国的现状和未来,他们先于老百姓之前选择了逃亡。”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楯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裸官”现象早在上世纪90年代既已出现,北京市前市长陈希同因贪腐获刑后,北京官场暴露出很多官员将子女或家人送至海外,在中国社科院2012年的《法治蓝皮书》中曾指出:”46.7%公务员认为他们的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永久居留权,其中县处级以上的官员超过50%。”
李楯认为中国目前的官员透过”裸官”现象也显示出他们毫无理想,且对现行体制毫无信心:”他们嘴里说一套,却把家人全部转出去。”

“中共当局不可能大面积清查裸官”

《财经》的”裸官”报告文章推出并相继被多家官媒转载后,有评论人士结合近期新华网的中央巡视组进入清查阶段新闻,认为王歧山有可能进入”打裸官”的阶段。近日新华网消息表示”历时3个多月,十八大后的第一轮中央巡视正式收官,并进入了最后的整改、’清算’阶段。”
对此李楯并不认同,他表示全面清查”裸官”就会触及中共当局的根本制度:”一定程度的清查是可能的,但想相当大面积的解决这个问题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他们也不会这样去做,这样做等于拆自己的台,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乐观了,这是一个根本的制度性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匿名
    2013年10月16日19:41 | #1

    唯有驅逐黃俄,才能恢複中華!才能從根本上杜絕貪官和貪官攜財外逃!這裡指的驅逐黃俄,不僅僅是要從肉體上驅逐,更要從靈魂思想上驅逐。下面就淺談一下驅逐黃俄恢複中華的事,作家韓寒在《說民主》一文中寫到:“中國共産黨到了今天,有了八千萬黨員,三億的親屬關系,它已經不能簡單的被認爲是一個黨派或者階層了。所以共産黨的缺點很多時候其實就是人民的缺點。我認爲極其強大的一黨制其實就等于是無黨制,因爲黨組織龐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體制本身,所以問題並不是要把共産黨給怎麽怎麽樣,共産黨只是一個名稱,體制只是一個名稱。改變了人民,就是改變了一切。所以更要著眼改良。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韓寒的觀點我不全認同,但他所說的黃俄人數我認可,就是黃俄總共的人數,應該是八千萬中共黨員再加上與他們有連帶親屬關系的人一共是三億多。

    三億多黃俄是個什麽概念?就是說中國大陸總人數是13億多,那麽黃俄就占了中國總人口的四分之一,或者說每四個中國人裡就有一個人是黃俄,香港總人口大概是七百萬吧,而中國黃俄的人數大約是香港總人數的五倍!如果衆多的黃俄,都把他們驅逐到俄羅斯去,能行嗎?人家俄國願意不願意接收呢?人口販子毛澤東就曾用人口向美國總統尼克松誇耀,說要送幾千萬婦女給美國,借此顯示中國人口衆多。另一大獨裁者鄧小平也曾向來訪中國的美國卡特總統要挾說,我們送給你們美國幾億人口,你們敢不敢接收呢?毛和鄧都是人口販子,動辄拿中國的人口作要挾來應對美國的人權批評。但是如果我們真的要把3億多黃俄人口推給已不信馬列的俄羅斯,不也是跟毛、鄧一樣了嗎?還有人主張乾脆把這三億多黃俄都滅掉算了,但如此地搞大規模肉體滅絕,又跟法西斯有什麽不同呢?

    其實說黃俄只占中國人口的三分之二,還是說的少了,我認爲真正的黃俄數量至少占了中國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就是說不僅僅只是共産黨有血緣連帶關系的人,還要算上有思想連帶關系的國人,連同那些認同他們理念和極力維護他們政權的大多數中國人,都應該算是黃俄。共産極權統治向來是綁架人民來維護其專制統治,連我都有很多黃俄思想存在內心深處,甚至潛移默化到連我自己都無知無覺呢。所以,韓寒說的也很有道理,中國人民大多數都是黃俄,共産黨膨脹到巨大的程度,它本身就是人民了。中國的專制問題其實也是人民的問題,不能全都一股腦地推到政府頭上,應該是專制政府和人民相互作用彼此呼應,才産生出巨大的專制“共振效應”的社會心理形態。解決黃俄問題,不能用驅逐他們到俄羅斯,也不能把他們都滅絕了。不能用簡單方式來解決。只能施用“改造人民”的浩大而細膩的工程,改變了人民,就是改造了體制,也就是改變了一切。解決黃俄問題,只能用把黃俄思想從他們內心消除的漸進辦法來將他們改造成中華新民來實現,這個過程注定了要非常艱辛並且漫長。

    再談談懲惡和清算的問題。中國人一般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沒到,認爲凡是做了惡的事後一定要遭報應和懲罰的。事實並不都如此,比如卷公款外逃或私下將資産轉移到國外的共産黨官員及其親屬,他們作惡不但未遭報應和懲罰,反倒過得相當滋潤呢!

    未來我們到底能否清算和懲罰他們,收回他們帶出去的財産呢?這首先涉及到一個摸底的統計問題,到現在爲止中國外移加外逃的資本數量及人口數量還都是個模糊的未知數,曾經中國人民銀行或某個與官方有連帶的研究機構公布了一組數字,馬上就有官方的所謂權威部門出來“辟謠”,說這些數字是“不實”的。那麽哪個數字是實在又可信的呢?目前爲止根本沒有!又是一筆糊塗帳。共産黨就是這樣,越給公衆糊塗帳就越能維護其統治。大家只知道外移和外逃的人數和資金數都是很大的,但具體大到什麽程度,只要共産黨還在統治就永遠是個未知數,永遠是筆糊塗帳,永遠不會給公衆交代出一個清楚的外逃外移官員的完整名單和賬目。

    五毛糞青的一個說法,西方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之所以接受這些外逃貪官和外移資産的共産黨,正說明了這些國家是縱容腐敗的,是比中國更腐敗的,不然你怎麽不阻止還鼓勵這些外逃資金去你們國家呢?這個說法贏得大多數國人的認同,現在中國人民一致聲討外國腐敗政府縱容中國資金外逃的滔天罪行。

    我呢,早都想過這個問題了,外國畢竟難以知根知底,哪個外逃的共黨官員也不會腦瓜門上貼著標簽:“本人乃中國的外逃官員”,那些負責審核移民的外國官員也無法全力查證此申請移民者,他的那些資産在中國到底是通過什麽途徑獲取的,這個移民官很難查吧?就是有心去查,也會受到國內官方的干擾,說是干涉中國內政,查也會查無頭緒的,除非這些外國當局也有在中國進行“雙規”的權力,能將懷疑非法獲取資産的人進行雙規和刑訊逼供,才有可能撬開他的嘴,讓他對資産來源吐實。這個怪罪外國,確實有點舍本逐末。根子還在于我們自己國內。如果國內真的敢查敢究,並且據實向外國去要人,要求引渡外逃外移資金的人員,那外國政府很難推卸,廈門走私大案的賴昌星不是從加拿大被引渡回國了嗎?

    今後如果共産黨專制倒了,我們一定要清算,要懲惡,不能對惡行放任不管。已經死了的共産黨作惡者,我們不要對他們挖墳掘墓,那樣不人道,但對于他們要在思想上進行清算和懲戒。對于仍還活著的,比如李鵬,要通過法庭來審判他們的罪行,允許他們對其犯罪行爲進行辯護,不要象共産黨在1980年代審判四人幫和林彪余黨那樣,那是在開一場大批鬥會,不是法庭審判,江青一喊一爲她自己辯護,就以大鬧法庭的名義把她帶離法庭,簡直就是另一場鬥爭會的鬧劇。要允許李鵬爲自己的罪行進行辯駁,當更要按法律證據來定讞他的罪行。

    對于已故的共産黨,要逐條實事求是評定其罪與功。比如1989年胡錦濤在趙紫陽授意下大肆屠殺西藏人,要算罪中一條,但他也有功。趙紫陽也舉起了屠刀,算他罪的一筆。但趙紫陽在八九年的六四中又支持民運,這算他的一筆功勞。鄧小平下令六四屠城,罪記一筆。他倡導改革開放並在高齡南巡,算功。鄧在毛的反右運動時是總指揮何急先鋒,算罪。趙紫陽大躍進時夥同陶鑄在廣東搞“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引發大規模逃港風潮,算罪。趙紫陽在土改鎮壓地主時在槍斃他父親的手令上親筆寫下“同意”二字,把自己的親爹殺害了,算罪。趙紫陽曾對胡耀邦落井下石,算罪。但趙紫陽曾是改革闖將,在主政四川及當總理時,都辦了不少好事,贏得人民信賴,“要吃糧找紫陽”,這算功。就是大魔頭毛澤東雖然犯下罄竹難書的大罪,也不是沒有半點功,如果有功一筆,也應該記他一筆的。就這樣來清算其功與罪。

    如果我們國內列出了詳盡又可信的外逃清單,又堅決向外國政府要人,要求引渡這些外移資産者,並返還他們非法移走的資産,但外國政府真的推诿和袒護,或顧左右而言他地虛以委蛇,那我們該怎麽辦?我的個人想法是,凡惡,必懲!尤其是這種將中華民族血汗金錢移走的極大惡行!可以仿效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Mossad)的暗殺做法,既然走正規的法律途徑向外國要人要錢,他們如果賴著不給,那就派出特工人員用暗殺手段,殺死這些外逃貪官!當然首先要公布外逃清單,曉谕和規勸這些外逃人員回國投案自首,對于補上外逃資金的我們法律上寬大從輕處罰,對于已經揮霍無法補上的,要判處刑罰來懲戒,但對于凡自首的,都不判死刑,可以判無期或終身,但不判死。然後規勸外國政府還人還錢,如果還不行,就使用受過專業暗殺訓練的特工去暗殺這些外逃人員,以示懲惡務盡!讓後來者不敢輕易步其後塵。這些派出的暗殺特工不一定非得是華人,也可以高金雇傭藍眼珠的白人殺手,如果他們的暗殺成績很棒,可以重賞嘉獎並優先讓他們入籍中國。總之,對于萬惡的外逃外移資金的共産黨官商,必須除惡務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