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回升势头减弱 工业品反弹成强弩之末

在“银十”的尾巴上,之所以工业品能够扭转弱势,在于包括9月份信贷加速回升、资金面压力缓解、进口及下游阶段性补库,以及部分生产企业借停产检修减少发货导致现货市场可流通货源并不多。

  然而,进入10月中下旬,这些利多因素会逐渐消退。我们认为,近期公布的数据揭示三季度由政策红利叠加补库周期引发的经济回升势头正在减弱,而四季度由于企业会为了实现或赶超年初制定的年度生产计划而加大开工率,工业品面临产量和库存双生的供应压力,而终端消费因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回升和资金成本高企,四季度补库将重新弱化。再结合美国债务上限谈判的不确定性,工业品反弹或已成强弩之末。

  经济回升势头减弱

  比较能反映经济景气度的“克强指数”经历7月和8月份回升之后,再度拐点向下。其中9月份发电量也较8月份的同比增速回落3个百分点,至10.4%,1-9月份发电量增速也只有7.2%。铁路货运近两月内虽有缓慢复苏的迹象,但恢复力度依然缓慢。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铁路货物发送量为291944万吨,同比增加近0.5%,其中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为237454万吨,同比下降1.5%。而9月份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量环比仅仅是回升了98亿元。

  进出口方面,9月出口同比增速大幅回落,基数效应存在一定不利影响,但不是主要因素,更多体现为经济环比增长动能的放缓。由于时滞的原因,过去两年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大幅升值将继续成为抑制出口的主要因素。

  物价方面,下游补库力度减弱。由于9月份补库存势头减弱带动生产价格环比增长放缓,导致工业PPI同比降幅收窄,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不排除出现滞胀的风险。

  货币政策或再度收紧

  9月份信贷数据显示,当前我国信贷投放初现提速迹象,信贷的继续加速增长,或将成为助推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再度上涨的背后推手,未来应合理控制信贷投放水平,引导好社会通胀预期。前三季度7万多亿元的增长规模,成为仅次于2009年前三季度投放规模的历史次高,并且成为近3年的前三季信贷投放新高,毫无疑问贷款的过快投放会对物价上涨产生一定影响。

  虽然今年物价走势将较为温和,但考虑到新一轮物价上涨周期已经开启,今后货币当局应将通胀预期管理提上日程。因此,在PPI环比回升,可能导致企业原材料成本增加的背景下,本来资金成本就相对偏高,一旦通胀和房地产泡沫倒逼货币政策再度收紧,四季度企业利润将面临下滑的风险,补库活动将持续低迷。

  供应压力将再现

  从10月份的情况来看,大多数工业品将出现产量和库存双升的趋势,供应压力将再现。

  分品种来看,有色金属中的铜,其在上期所的库存从3月份的22万吨的历史高点回落至9月底的15万吨,而10月11日当周库存重新升至16.1万吨,结合8月份铜精矿大量进口,我们预计精炼铜产量将延续增长势头。再加上9月份未锻造铜和铜材进口环比增长18%,达到45.8万吨的年内新高,未来铜供应压力将陡增。铝方面,铝社会库存从3月份的131万吨降至9月底的53万吨左右,但是10月11日铝社会库存较节前大举增长6.6万吨,升至59万吨左右。再加上,西部地区为了稳增长将给原本属于“黑户”的电解铝新增产能转正,铝行业面临电解铝产能和产量新一轮释放的压力。

  煤炭在国庆节后的绝地大反弹,在于环保整顿对煤炭中小企业带来的停产整顿的压力。10月11日,环保部环境监察局透露,本月到明年4月,将根据“大气十条”启动重点针对京津冀地区的大气污染专项执法检查,以地方普查和环保部抽查等形式结合,尽量减少秋冬季节的重污染天气。而冬储等题材炒作,也缓解了供应的压力,实际上目前煤炭产业过剩格局未变。

  化工品方面,我们关注到只有塑料存在期现严重倒挂,一方面在于中石化等企业的垄断,通过控制出厂价格,增加停产检修的产能,实现保价的目的;另一方面,由于现货企业普遍面临资金成本高企的压力,为了减少库存暂用资金,特别是消费企业纷纷降低库存甚至零库存,这给予了资金在塑料这个品种上的逼仓的可行性。然而随着价格持续走高,原先停产检修的装置会重新复产,在需求没有加速回升的情况下,这种期现严重倒挂的现象将改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