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化的严重恶果浮现

林保华

一胎化的恶果逐渐浮现。虽然事前一些高瞻远瞩者已经提醒,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即使不时有”松动”之说,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最近媒体旧事重提,原因是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根据报导,2013年,老年人口数量将达2.02亿,老龄化水平14.8%。有媒体说,”中国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毛泽东时代,中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导致3年大饥荒。如今习近平时代不断表态要向毛泽东看齐,可是不是进入共产主义,而是陷入老龄化,莫不是共产主义口号已经毛掉牙了?

本来,共产主义是幸福的天堂,那么作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即使不那么幸福,至少也不会痛苦吧?然而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冒牌社会主义,缺乏应有的社会保障制度,社会上贫富两极分化,从而成为远比资本主义还要痛苦的社会主义,尤其在推行”一胎化”后不知反省,没有见好就收。

媒体报导,80后的一对独一代小夫妻,最多可能要管12个老人。这应该是以三代都还活着计算。以25岁组织家庭与生儿育女来说,每一方养自己的父母,再加父亲的父母与母亲的父母。后者这时才75岁左右,以现代的医疗,这个年纪已经不是古来稀。因此如果要独一代再生子女,负担之沉重无以伦比,且不说压不下的房价。

而一个老人要住进一家价格廉宜的公家老人院,要排队等候100年。否则就去承担私营的;如果负担不起,就在自己家里抚养,那么还想好好投入工作吗?但是如果不工作而照顾老人,家庭收入怎么会够?

然而问题还不只是老人的社会保障问题,还有独生子女可能造成他们性格上的一些缺陷。而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口红利的衰退,也就是青壮年劳动力的减少。1970年代末期才启动的中国改革开放,中国人口红利为经济发展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使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以外贸促进经济崛起。但是1980年”一胎化”正式推行,到现在33年了,当时20岁的小青年,现在已经53岁了。

人口红利的减少,意味着劳动力短缺,薪资就必然上涨,到今年7月,中国已经有18个省、市、自治区,再度调涨最低工资。而根据去年的数据,人口超过12亿的印度,年龄中位数是25.1岁,2亿4千万人口的印尼,接近8千6百万人口的越南,他们的人口中位数不到28岁。中国如何与之竞争?所以大量外资转进这些国家就不奇怪了。

因此中国不断有松动一胎化之说,但是为何无法成为事实,原因就是33年的一胎化政策,已经形成顽固的既得利益集团。因为哪里有管制,哪里就是贪污的温床与管道。为了和谐稳定,只能按照”一胎化”的既定方针,从而使人口问题愈来愈严重。

其实,中共高层对此也逐渐心知肚明。因此今年”两会”,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卫生部与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合并成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如此一来,稀释了计生委的原来权力,打破他们的一言堂。卫生部的负责人也可参与意见;而他们原来并非”一胎化”的得益者,会有比较客观的立场。但是半年下来,似乎还没有形成新观念,新领导班子是否被同流合污了?

当然,我们关心计划生育问题,是因为它是一个人权问题,这比人口红利等等更加重要。只是从人权问题切入,计生委的利益集团必然更加反对放宽政策,他们会将这个问题完全政治化而更加无解。

最近媒体借重阳节再度讨论中国的老人问题,不论是受命增加舆论压力,还是自发的关心,这个问题似乎都难以回避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2013年10月18日12:1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