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心:(变态辣椒被传唤的)20小时

2013年10月16日晚23时左右,有人敲门,自称派出所的。我透过猫眼看到了警服,辣椒抓紧时间在腾讯和新浪上发微博。

开门后,一共来了三个着制服的小伙子,其中一人出示了警官证。进来坐下,对话大致如下——

警:你在腾讯上有微博吧?
王:有。
警:网名叫什么?
王:变态辣椒。
警:最近是不是发了一个关于余姚的帖子?
王:是。
警:你经过核实了吗?
王:我如何核实?我不可能去余姚。这应该是媒体的责任吧?
警:你有多少粉丝?
王:腾讯50万,新浪20万。
警:那你这算是大v了。最近在重点打击什么你也知道,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王:有传唤证吗?
警:有。
警察拿出传唤证。
王:这个会留给我们吗?
警:现在不行,等我们了解完情况,你离开派出所时会给你复印件。
(画外音:辣椒回来了,并没见到复印件。)
王:能拍照吗?
警A:可以。
温心拍照。
警B:但是这个不能传到网上。
温:为什么?
警B:法律规定,这是法律文书,不能对外公开。

辣椒去房间换衣服,警察问我是不是叫温心,我说是。问我有没有办暂住证,我说没有,他们说要办,我说好,我可以去办。警察又问我:户籍是哪里的、来北京多久、租住在这里多久了。我回答完户籍感觉不对,我问:这有关系吗?他们说没有,随便问问。我就没有再回答。辣椒走之前把戒指摘下来给我,我给他带走两百块钱,让他一会儿打车回家。

他们走了之后,我先发了一条微博,说辣椒被警察带走了,请网友关注。第二步打电话给湖南的张洪峰,辣椒之前嘱咐过我,一旦有问题马上联系他。第三步打开微信朋友圈,给所有有可能帮得上忙的朋友发微信寻求帮助。23:30,华东政法大学张雪忠老师第一个打电话给我;23:47,胡佳的电话打来。后来又陆续接到很多朋友的电话,包括著名律师浦志强。当然,这期间还有很多好朋友的电话由于占线未能接听。

17日凌晨1:00,我发了第二条微博,简明阐述事件,请大家持续关注。这时候已经有很多朋友积极地帮忙转发微博、出主意想办法。我刷着平日里熟识的微信朋友圈、刷着微博,想到他平日半夜画画饿了,我都会给他蒸鸡蛋羹吃,想着想着眼泪就落下来,于是发了第三条很私人的微博。我没办法睡觉,黄奎在朋友圈@我好几次,命令我去睡觉;色色猴也打电话来,跟我说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必须休息。看到很多网友说跟我一起等,3:46我在临睡前发了第四条微博。

17日早晨六点多醒来,先打开微博,居然有辣椒的私信,简简单单地三个字,我的眼泪就落下来。连忙翻看微博,凌晨4:29,他发微博表示,为了配合警察蜀黍工作,前两条删掉,希望大家不要再给派出所打电话。我先拨他手机,无人接听状态。这时候很多网友以为他没事了,事实上并不是,我连忙发微博向大家汇报情况。

一早打电话给辣椒的哥哥,由于我没有委托权,跟哥哥商量说好委托律师授权的事情。八点多买了包子去给辣椒送早饭,好说歹说不让见。一回家就看见五岳散人的微博,说辣椒那条微博是从他那儿转的,结果这大哥居然真的去派出所投案自首了,非常感动。于是做了两份午饭。没想到散人这个刁钻出名的美食家,在派出所门口尝过我炒的菜,居然说我手艺不错,信心大增。

中午跟猴哥一起吃饭,查询法律条文、分析各种可能性,心里越来越沉重,做好了辣椒会被关一段时间的准备。下午依旧无法入睡,刷着微博,挨到做晚饭。我装好饭盒,拿好厚外套,准备等到晚上11点接辣椒回家。猴哥又过来,陪我去给辣椒送晚饭,回来一起等待律师。

大约19:00多,正在猴哥下去接孙律师的时候,辣椒的电话来了,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说手机快没电了,自己打车回家。19:45左右,辣椒回来了。大家都非常非常开心。

斗争经验不足,带回来的饭盒翻了几遍也只看到剩饭。经他提醒,才知道他送出来的一次性碗上面有用指甲刻的字。在里面很难要到水喝,除了要水,还有跟私信同样的内容传递给我。感动。

真的没想到,有那么多的网友关注转发,很多很多好朋友都在帮忙。在我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刷着微博的转发评论,就能得到极大的力量。我知道我不孤独,我知道大多数人都在支持我们。

这20小时内很多记者朋友也都很关心。但是在辣椒出来之前,迫于形势,我不敢乱说话,更不敢贸然接受任何采访,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南都记者王星在最适合的时机过来,就聊了一下。我们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当辣椒说“我做得有不妥之处”,并非认同公权力有抓我们的理由。是说从媒体的角度讲,有欠谨慎。然而我们并非收费媒体,这不妥是道义上的。

要特别感谢的是色色猴,他以自己的实际经验分析帮忙。17日上午就过来,陪着我去给辣椒送午饭,又陪着我去送晚饭,还帮忙联系曾经帮助过他的孙晓辉律师,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除此之外,还要感谢太多太多朋友。感谢我们的好朋友战盟老白、黄奎、方放、屠夫、痞人日记、青媒素等;感谢贡献大数量转发率的李承鹏、作业本、潘石屹、任志强、于建嵘、贺卫方、王小山、叫兽易小星、琢磨先生、亭林工作室、何兵、王冉、袁莉wsj、谷大白话、土家野夫、胡戈、北京厨子、张发财、花总丢了金箍棒、性感玉米、胡淑芬、陈村、连鹏、肉唐僧、布小什大师等等;感谢法律界的朋友张雪忠、斯伟江、刘晓原、袁裕来、迟夙生、夏霖等律师;感谢我的朋友清粥小菜、钉马掌的木匠、阿布;感谢给予中肯建议的朋友老榕、温云超、凯恩等;感谢胡佳!一定还有很多很多帮忙出力的朋友没能提到,万望见谅!

感谢主!我从昨天到今天切切地祷告,求神怜悯看顾我们。我知道紫晶姐姐、河蟹哥哥等弟兄姊妹也在为我们祷告。感谢神的看顾。今后的路,我们会走在公义的路上,绝不与魔鬼做交易,求主同在。阿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匿名
    2013年10月21日10:49 | #1

    一群自以为是的公知,一个没有天地良心的政府。老百姓,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