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文件让昆山变皮包公司新乐园

2013年9月3日,台湾央行在网站公布了一则新闻稿,这则新闻牵动着在大陆投资的8万8千家台商的借款资金链、台湾78%上市柜公司获利、9百万投资人的投资判断,还牵动了办理人民币业务的61家外汇指定银行(DBU)、55家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的经营策略。

一个月后,台湾的银行、在大陆投资的台商还热烈的讨论着这则讯息。央行到底公布了什么?

这则牵动着融资、获利、投资、业务策略的讯息,就是《央行鼓励业者使用昆山试验区开放之人民币回流机制》。巧合的是,在讯息公布的前半个多月的8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才公布了《昆山深化两岸产业合作试验区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简称昆山三十四号文)条例。

两岸央行独厚昆山台商 人民币跨境贷款拍板定案

这两则讯息有两个共同的关键词:昆山与人民币。两岸央行像是说好似的,一前一后宣布新措施,目的只有一个,要为在昆山落脚的台商,找到人民币融资的管道。

大陆这么多的城镇,为何独独相中昆山?昆山是台商最密集的县市,当地约有6500家外资企业,其中台商就有4200家,昆山约有70%的经济,仰赖在当地设厂的台商。在台商一波波往内地移转时,也逐渐从昆山撤守。昆山是台商投资的样板城市,维持样板城市的地位,成了中国政府努力的课题。

“掌握外汇政策,就等于创造现金。”9月30日,常驻在中国上海的富兰德林事业群总经理刘芳荣,飞到台湾演讲,卖力地解释昆山三十四号文的重要性,台下坐着两百位来自全省的财务人员。前一天,更有25家银行,约3百位的中高阶主管,听着刘芳荣的解说。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如何搭中国政策的顺风车,找到获利的缝隙。

“最近有家规模很大的台商来找我抱怨,大陆某家银行讲好的贷款额度,却一毛钱也拨不出来。”刘芳荣说。大台商都借不到钱,何况是财力不够雄厚的中小企业?面对大陆的银行资金窘困,台商越来越难借到钱,利率也居高不下,“钱荒”成了台商难以施展拳脚的阻碍。

大陆银行的资金不够,厂商借不到钱,台湾的银行则是满手的人民币,借不出去。2013年2月6日,台湾银行首度开办人民币业务,直到8月底为止,存款金额窜升至851亿元,如何把人民币存款借出去,成了银行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边喊钱不够,另一边则是钱太多,为台商开出的人民币跨境贷款融资路径,就这么规划出来。这条资金活水,日商没有、韩商没有,独厚台商,想要承受这份礼物,前提是必须在昆山设公司,还要在当地银行开设专户。不论是股本数人民币百亿的制造业,或是金额人民币50万元的贸易公司。扣除已经在昆山落脚的公司,超过8万家的台商,正在研究是否要到昆山设皮包公司,搭上这条新的资金路径。

这条资金路径,受惠的不仅是台商,还有银行业。台资银行,唯一一家在昆山设分行的彰化银行,董事长陈淮舟5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预估,昆山三十四号文启动后一年内,可望成为彰银最赚钱的分行。

归纳起来,新的资金路径将会带来三大影响。

影响一:借款利率降低 超过7%的融贷压力不再

过去,昆山地区的台商,向银行融资,不是找当地的中资银行,就是向外资银行的香港分行,或是其他地区的分行借贷。向中资银行借人民币,借款利率超过7%,台湾或是香港地区银行的人民币借款利率便宜些,介于4%到5%间。

跨境借款后,台商可以在台湾以1.5%到3%的利率从银行借新台币,然后换成人民币汇入昆山地区银行专户,可省下至少近6个百分点利差。以一家公司借贷人民币3千万元为例,节省6个百分点利差,一年可省下人民币180万元,相当于新台币9百万元,少付了约七成。

影响二:可去化人民币 台湾银行业抢赚跨贷商机

跨境借款路径一开,让台湾的银行“动”起来。“最近很多银行打电话给我,问我们要不要借钱,”在昆山设厂的柏承科技发言人张美龄说。过去,跨境贷款是台湾银行摸不到、吃不到的业务,如今,成了新业务,每家银行都想沾上边。

“货币回流机制下,银行业可在人民币去化管道中增加受益”,渣打银行总经理康晖杰说。通过跨境贷款,台湾的银行可以从提供贷款赚取利差,当资金流入中国大陆,现金管理、外汇避险、信贷管理等,都会为银行带来商机。

“在大陆发薪及营运的企业,可把资金更容易引到中国大陆,通过在大陆工作的民众让人民币得以回流,增加个人财富管理的商机”,康晖杰说。银行想要开创更多的赚钱机会。

影响三:台商回台借款 台资银行港分行寻新业务

融资路径改变之后,在成本考虑下,台商向香港分行借款的额度,可能会逐步移回台湾的银行。“在台湾借新台币换成人民币,比在香港借人民币或是美元的利率划算得多。”张美龄说。

台资银行的香港分行,随着人民币跨境借贷,角色将改变,必须找寻新业务填补,否则重要性将式微。

昆山设公司“门道”多 租税、利润等须妥善规划

这条新的融资路径,对需要资金周转的企业来说,犹如实时甘霖,但也有可能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必须要弄清楚其中的“门道”,才能应付自如。

首先,企业移转订价要妥善规划,才不会日后成为税务负担。举例来说,台湾的母公司通过境外公司,利用股东借贷或是购买货物等方式,把资金借给昆山的子公司,然后,昆山公司再利用这笔资金,下订单向B公司购买货物。从台湾到昆山到B公司,每一次的交易或是资金停点,都可当作移转订价的依据。“企业若与海外关系企业有不合常规交易情况,将可能有许多潜在的税务风险。”勤业众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张宗铭说。在每一个停点的交易价格,做出合理性的规划,不但可以避免成为查税的对象,也可避免重复课税。

此外,在昆山新设的皮包公司与母公司、各子公司间的移转订价,等于是让中国政府多了一道监管企业的工具。“你想要节省税,总要付出些代价。”一位不愿具名的财务长说。所以,子公司的货物、资金流向都必须妥善规划,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其次,利润分布必须规划得宜,才不会成了两岸国税局“找碴”的对象。在昆山新设立公司后,利润要留在哪,成了一大学问。而且“从昆山导出利息,还要被课征15%的税,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成本。”一位股票挂牌公司的财务人员提醒说。

一纸文件,让企业不断撤守的昆山,再度成为热门话题,还成了皮包公司的新乐园。大陆开了融资大门,台商能否把握机会,创造利润,就要各凭本事了。

(撰文:吴美慧,商業周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