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土地 刻不容缓:致80、90后民工朋友的公开信

打压粮价,农业为工业输血,使得8090后的农二代们对种地无热情,而城镇化似乎为他们提供了一条阳光大道。然而在城镇化,土地流转等改革背后的阴谋是是让农二代们失去土地,沦为产业工人。64年来,农民作为国内殖民最深重的受害者这一事实仍将在未来延续。而保卫土地,就是保卫自己的生命线。

一、土地真的不值钱吗?

年轻的朋友们,除了民工,我无法找到另一个词来准确的定位你们,虽然我知道你们一定不喜欢这个词,因为这个词就意味着失去和“低贱”。朋友们,如果我说,在你们以后生命时光的某些时间里,将会在死亡线上挣扎,你一定觉得我是在吓你们。是的,虽然工作没有前几年好找,但终有活做。而刚刚在家乡的县或市里买了房子,虽然每个月有房贷,但房子可是要升值的,有了小孩,小孩由爷爷奶奶带着在城里上学,虽然一年见不了一次,但终有了盼头。生活虽然不那么如意,但总还过得去。

比起农村来,你们更喜欢城市。原因之一是种粮食现在赚不了钱,这的确是,可是背后的原因呢?中国的粮食是“不够”,2012年从国外进口6500万吨。进口的粮食中大多为转基因,质量根本比不上自己生产的粮食。而且国家的粮食储备制度平抑粮食价格,简单的说,本来市场缺粮,粮食价格就应该上涨,可这个时候国家就把储备粮投入市场,又从国外进口劣质粮食,价格一下就降下来了。而且这个市场机制有问题,市场根本没有区分我们种的好粮食和国外进口的劣质粮食,结果劣质粮食一来把好粮食价格拉低了,这就是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所以粮价是当涨不涨,背后就是要农村为工业输血,牺牲农民的利益,俗称“剪刀差”。

可是你认为在死亡线上挣扎,这怎么可能。现在经济正在下滑,而中国这些年发展得这么好一是靠出口二是靠房产,现在这两方面都在下滑,中国经济已经找不到新的增长引擎了,以前年年都闹得民工荒今年也不闹了,这预示着经济岗位和绩效的减少,而失业的你们背负房贷、小孩念书费用。而你说我就回家种地吧,像08年那样,可到时候真的有地可种吗?

二、农民将失去土地,在城镇化和土地流转改革的背景下。

12小时工作制,没有双休日,你们像牛一样没日没夜的劳作,你们鲜有休息时间,也不会去关心国家大事,话说回来—关心了又能怎么样呢,制定政策的人不会向你们征求意见。你们天真的认为作为农民受盘剥的日子一去不返,你们现在是城里人,殊不知,一张网正悄悄的正向善良单纯的你们撒来,要将你们剥夺得一干二净。这张网有两个好听的名字,一个叫城镇化,一个叫土地确权流转。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剥夺农民的土地,成为无生产资料的产业工人。

有的朋友要提出意见了,粮食小农生产方式,根本没法给国外的农业相比,所以国外的粮食甚至比国内便宜,所以我们现在要进行土地确权流转,就是要做大农业,提高生产率。不否认,生产率是一个方面。土地集中有利于提高生产率,是造福大家的一件事。真的是人人都有福享吗?那是建立在明晰的产权制度的基础上,在目前的权贵控制一切的体制下,还是只有农民遭殃,权贵喝血。农民对于土地,只有30年的承包经营权,也不能继承,而只有在生产集体内享有。所以如果你转为了城镇户口,那么就失去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那么你说,我就保留农村户口,那么小孩入学将会付出一笔高额的借读费,也不能享受城市的社保和医疗。即使保留农村户口,也不一定能享受到土地的收益,因为现在的土地确权其实是为以后剥夺农民工土地埋下了伏笔,比如确权确为30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而30年到期后还能享受到土地的收益吗?那还不一定,还是因为这个土地集体承包经营权,说不定有人加入到你的村集体,那么按规定他也可以承包地的啊,所以到时候谁该承包多少还得重新定,

据报道,浙江义乌195名公务员户口“非转农,义乌一个农村户口价值百万,想想看,他们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不付出任何劳动就赚了上百万,利用制度的漏洞,而被剥夺的却是农民。以后的户籍制度改革,也会给很多有权者利用职务之便而牟利,比如最近炒的沸沸扬扬的房姐龚爱爱事件,那可以拥有好几个户口和名字的啊,而合理推断,如果一个公务员是不是也可以既有农村户口也有城镇户口,这样就可以享受城镇的公共服务如社会保障和教育,同时享受农村的土地红利,这和你们的无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过去城镇户口非常难得,因为城镇户口就意味着“吃国家粮”,不用交农业税不说,还享有各类福利,即使在90年代,也常常听说谁花钱买了个城镇户口。而现在北上广大城市户口由于也包含各类福利因此而难得,据说中央编译局的常艳就是为了北京户口成了她局长的情人,衣局长没把这事给办妥而让常艳把这件事捅出来了。现在放开的小城镇户口迁移都是没有包含福利的,为了鼓励农民买房增加政府的卖地收入而让民工们往口袋里钻。通常轮到普通老百姓的都是吃亏的事情,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以一部分人贫穷为前提。由于的教育等公共设施的困境,民工们不得不往城里迁。而这个时候土地权属留下的空档为权贵们提供了饕餮盛宴,再加上未来的户籍制度改革,使得权贵以各种方式如土地流转占有土地,民工沦为产业工人。90年代的国企改革与这一切何其相似,无数工人下岗,而国有资产贱卖给权贵,权贵完成资本主义社会需百年完成的原始积累,现在这一切发生在农村,这就是城镇化和土地流转的实质。

三、土地流转陷阱。

即使土地流转,也是充满了陷阱,权贵们在想方设法的榨干农民,常见的有以下几类。

(一)不直接与流转公司签约。比如河南孟津县一个村庄让村民与村委会签流转协议,而不是与公司签订流转协议,后来公司经营困难无法支付流转款,村民们就苦了,无法直接去找公司啊,而村委会跟公司勾结,不去找公司要流转款,最后村民是上访,还是没收到流转款。如果直接与公司签约,那么就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而且农民也可以事先谈判合同的惩罚性条款,如不按期给流转款农民有权收回土地等,从而避免损失。

(二)土地收入的非货币化计量。有的公司怎么给农民的流转租金呢,用股份,就是你以土地入股,给你多少股份,年底分红。这个听上去没什么问题,而且好像还成了公司的股东。可是你只是小股东而已,没有经营权,连年地分不分红都需要由大股东决定。他们就会像中国股市坑股民那样,比如根本不分红,明明公司是盈利的,但做成账面亏损,然后就没钱分红,而在私下里却悄悄转移资产,使公司成为空壳,那时你的股份一文不值,而土地也打了水漂。其实这种方式只是那些没有现金的皮包公司大规模兼并土地的一种手段而已,一把米都不想蚀就想偷鸡。

(三)土地层层转包导致村干部从中渔利。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将土地从农民手中租过来,一些农民再从村干部手中租地,而村干部从中赚取差价,差不多30-200元每亩,由于土地层层转包,地租也稍贵。由于一些地方没有建立土地流转交易过户制度,土地究竟是怎么流转的,最后由谁种也是不清楚的,村干部正是利用这一漏洞,利用”土地承包者”这一身份冒领国家各种种粮补贴,使真正的种粮户的种粮成本摊高。

(四)土地用途被破坏。虽然相关法规要求流转土地不破坏原有土地用途,可是谁来监督以及该如何处罚呢?是土地所有的村集体还是土地承包人,或者是“有关部门”,法规上并没有明确。而流转土地改变用途的比比皆是,有的甚至盖上了建筑物。如果他们有一天不给租金了,农民收回土地来做什么呢。而有的土地由于种上经济作物导致土质被破坏,而无法种庄稼,流转者这时就撕裂合同,可农民拿回来的只是一块废地而已。

四、社会行动。

民工朋友们,常常有人说你们脏,素质差。可是这一切是你们自己的原因吗?如果有足够的钱,谁会穿得破破烂烂呢?即使文化低素质差,也有制度的原因,因为在公共教育领域农村的投入是非常少的,而资源的不足使得大家会为了蝇头小利而争的头破血流。所以首先是要从制度上找原因。如何避免此噩运,改变目前受压迫的状况呢?就需要社会行动。我们不是要从比我们弱小的人那去寻找利益,去压迫他们,而是要联合他们,一起向国家机器索取我们应得得利益,参与公共,进行社会行动,而这,才是利国利民利子孙的事情。而关于社会行动,还有很多需要学的和做的。(完)

独立维权记者:独孤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10月22日00:57 | #1

    现在,我只要一看标题就能闻到软文的那股子骚味儿,都不用看内容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